第1047章 作死作一双

    萧庄主和黄庄主脸色铁青。

    这丫头晚辈长晚辈短,话却句句刺挠人!

    他们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也是各种尔虞我诈的争斗,能不清楚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两人心里窝着火,看向慕聆凤的脸色更加难看。

    要不是她在这搓火,他们能遭到一个小丫头揶揄吗!

    慕聆凤顿时涨红了脸,又没法发作。

    以她现在身份,根本没人买账,甚至会引起山庄之间矛盾。

    蓝飞燕眼神闪了闪,心里忽然打起了歪主意。

    金銮殿的桩桩件件,似乎都在说明不一般。

    倒不如让这个傻子去打头阵?

    想利用慕聆凤,她就敛起了针锋相对,“两位伯伯,要说起来,聆凤妹妹跟萧哥哥在地西城的时候也是患难与共的,但是……”

    她巴拉巴拉的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把慕聆凤因为萧晋源遭到苏九的胁迫和打压说的绘声绘色。

    慕聆凤本来想反驳,问她胡说八道什么?

    但是萧庄主的脸色逐渐因为她的话缓和了,这让她心里也打起了主意。

    她爹恨她恨的要命,慕聆雁死活都不可能让她在青木山庄翻身了。

    让她一辈子活在慕聆雁的手下,她还不如死了!

    她明明还有更好的前途!

    要是她能跟萧家,还有其他山庄打好关系,兴许能把青木山庄抢回来呢?

    思及此,慕聆凤适时开口:“没有没有……蓝姐姐过誉了,我跟萧哥哥也不是很熟……”

    眉眼低垂,面颊泛红。

    蓝飞燕眼底藏着不屑,面上不显:“聆凤妹妹,要不是在地下城那个地方,以你跟萧哥哥肯定成婚了。”

    未出嫁的姑娘名声有多重要,慕聆凤还是知道的。

    她下意识皱眉,僵硬的笑:“蓝姐姐,你别瞎说……”

    蓝飞燕铁了心要把她绑死,“怎么没有呀,你不是都跟萧哥哥住在…呃,不不,我记错了。”

    慕聆凤脸色一青一白,冷厉的:“你别胡说!我没有!”

    蓝飞燕咬着下唇,满脸无辜,“我说我记错了,对不起啊。”

    “你……”

    慕聆凤像是被人喂了一口屎,吐不干净,一嘴的臭味。

    萧庄主对慕聆凤的态度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聆凤是吧?你快坐下……”

    如果这真是儿子心爱之人,且与他已经发生关系,那他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带回去!

    万一她有了晋源的骨肉呢?

    慕聆凤紧咬下唇,透透的看向蓝飞燕。

    她似乎有点明白蓝飞燕不安好心了,却又骑虎难下了。

    蓝飞燕眼底带着得逞的笑,声音很怜爱:“聆凤妹妹,你别跟萧伯伯客气,若非是苏九,你跟萧哥哥……唉……造化弄人啊。”

    一句话,就把萧庄主的火气又挑起来了,“聆凤你放心,晋源的仇我一定会报,连同你的那一份!”

    慕聆凤心里的抵触,因为这句话又诡异的消失了。

    反正萧晋源是个死人了,她也用不着真的付出什么。

    她并没有发现,站在萧庄主身后的萧少主危险的眯起眼睛。

    慕聆凤是从小专宠,完全没有经历争权夺势的毒打,自然没有防备这些。

    蓝飞燕也没多想,反正她的目的是对付金銮殿。

    慕聆凤的存在,只会让萧庄主更憎恨金銮殿。

    因为要不是苏九杀了萧晋源,萧晋源回来,两家交好,亲上加亲,双方都能坐回少主。

    虽然这是假的,至少萧庄主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黄庄主没参合进去,他只对地下城恨之入骨。

    他不在意金銮殿,恨道:“我们最关键的目标还是酒城!”

    萧庄主收敛情绪,“金銮殿和酒城,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黄庄主点点头,“有没有跟赤焰山庄联系到?”

    蓝飞燕和慕聆凤脸色一变。

    赤洵是苏九那边的人!

    两人眼神闪烁,颇为不安。

    但是想到她们回山庄都各自权变,赤洵应该也是?

    两人心里带着侥幸,转了话题,“其实还有件事,两位伯伯听说过天道盟了吗?”

    这大概是两个人离开地下城之后,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

    萧庄主:“天道盟,以前范围不大,最近动作挺多。”

    黄庄主:“岂止是动作多,跟不少门派的来往都很密切。”

    蓝飞燕和慕聆凤心底一咯噔。

    但是为了对付金銮殿,两人都选择了隐瞒,敷衍了过去。

    等解决掉金銮殿和酒城,她们再提天道盟这茬,应该也不迟。

    八大山庄底蕴在那,断然不会被天道盟吃掉的。

    *

    海市街道上,人挤人。

    至少石城主没见过这么热闹的海市。

    他惊讶的:“这些人都是要对付酒城的?”

    护卫:“不能吧……”

    虽然酒城被八大山庄针对,但是以他们酒城的作风,这些门派是绝对不敢过来对付酒城的!

    可以说,酒城在西亚立足的方式,是会把人搞出阴影的那种!

    风情潋滟的眸子,四下看了看:“先回酒城再说。”

    石城主不再停滞,迅速的带着人往酒城走。

    他们正要要穿过主街道,金銮殿占了十间店面,他们不想注意都难!

    石城主直接张嘴:“我滴乖乖,这玩意啥时候建出来的!”

    风情也挺惊讶的:“金銮殿……这个名字倒是稀奇。”

    石城主耳廓微动,“金銮殿?等等……金銮殿?我靠!”

    风情斜眼看他,“怎么?”

    石城主像是火烧屁股一样,赶紧往酒城冲。

    风情指尖捻着红纱,斜眼看向金銮殿,脚尖一转,就往金銮殿走去。

    护卫们看了看跑走的石城主,又看了看往金銮殿走的风情。

    啊这……

    我们跟谁走啊?

    哥几个想了想,干脆像个守卫似的,立在了金銮殿外面。

    本来他们还担心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结果大家就跟没看见一样。

    护卫们:“……”

    是我们酒城没威严了?

    还是你们飘了?

    他们哪里晓得,实在是酒城的护卫这段时间出现的太频繁,大家伙早就见怪不怪了!

    石城主一路冒火,跑进酒城大门,就喊:“方统领!方统领——”

    偌大的前厅。

    酒城能说得上话的,全都在那站着。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慢条斯理的翻阅信件。

    顾鸿低着头:“这些都战少让属下之前调查的门派,还有部分在风情手里。可惜还没来得及交给战少,他就出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