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一个傻逼,一个二逼

    顾鸿白了他一眼,“你爱信不信,反正这个苏十我以后要喊主母喽~”

    方统领手扶下巴,“真哒?”

    顾鸿就纳闷了,“主公之前喜欢男的你担心,现在主公喜欢女的,你又不相信,你咋这么难伺候呢?”

    方统领喉间一哽。

    哪里是他难伺候?

    他没见过苏九,但在青颜公子和战少那得过肯定的答案,对这位九爷十分的特殊呢。

    难道,主公喜欢是苏九的妹妹?是我搞错了?

    不是,九和十差的很远啊!

    我很难搞错啊!

    方统领皱着脸,“行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若是老石回来的及时,八大山庄还没到齐,我们去给主母送个礼?”

    顾鸿摊手,表示没意见。

    他颠了颠脚,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刚刚经过偏院,那住的人是?”

    方领主叹了口气:“是那位九爷的朋友,暂时住在这的。”他走到旁边坐下,又开始科普了:“我听说,那位九爷刚来酒城的时候,咱们主公要把酒城送给她,说是省得她找地方了。”

    本来方领主是抱着吐槽的方向讲的。

    结果。

    顾鸿咬着茶壶嘴,表示挺理解的:“就冲着苏十的相貌来讲,确实让人愿意为她倾其所有。”

    方领主:“我在说苏九,我没说苏十!”

    顾鸿反驳:“苏九是苏十的哥哥,那苏九就是主公的大舅子,主公讨好大舅子,不是正常吗?”

    怎么每次都是他有理呢?

    方领主一脸郁闷,“反正,幸好主公喜欢的是苏十。”

    顾鸿斜眼看着他:“你见过苏九吗?她长的什么样子?”

    “皇甫葬月呢?皇甫葬月,你给我出来!你别以为你躲起来就行了,我告诉你,我今天跟你没完没了!”

    突兀的吵闹声。

    还是个耳熟的

    顾鸿狐疑地看向外面,“什么情况?谁呀?”

    方领主捏了捏眉心,头疼的很,“苏九的朋友之一,主公下令对他封口金銮殿的一切。”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他也喜欢苏九吧。”

    “……”

    忽然无语。

    顿了下,顾鸿问:“确定没把苏九和苏十搞混淆吗?”

    方领主摇头。

    这他哪里知道啊?

    “皇甫葬月,你有种玩阴的,有种你出来啊!”

    很快,那道喊声就近了。

    隐约后面还跟着一道急促的喊声:“颜醉情,你听我说,你冷静点行不行?”

    “滚呐——我挖不到墙角,也没你的份儿!”

    颜醉情回头就怼。

    两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皇甫云阙黑着脸,却又不得不追他:“这里是酒城,我都跟你说了,我一下午都没看见葬月,她肯定是出去了!”

    颜醉情边走边回头:“呸!你肯定帮你妹妹说话了,是不是你派她故意给我假情报的?”

    嘿!

    话题一转,锅盖在皇甫云阙身上了。

    皇甫云阙被泼脏水,郁闷地吐血,说话也很冲:“我今天就想跟你说的,是你自己急吼吼的把葬月拉走的,现在出问题了吧?你活该!”

    颜醉情两眼冒火,“你说我活该,肯定是你搞的!”

    皇甫云阙也被气急了,“对,就是我搞的,你有本事打我啊!”

    “我打——”

    颜醉情原地蹦起来,手指蜷起,照着皇甫云阙的脑门就是一个响亮的脑瓜崩子。

    “啊!”

    皇甫云阙捂着头,脑袋就鼓起一个包,“颜醉情,你这个傻逼!”

    颜醉情单手掐腰,开启嘴炮模式:“我是傻逼,你是二逼,哔哔哔——”

    顾鸿认出颜醉情,好奇的走出去,“你不是那个……”

    “我不是!”

    颜醉情都没看见人是谁,光听见声音,就炸毛,像个二哈一样龇牙咧嘴。

    顾鸿眼梢一抽,看向另外一个。

    “你没事吧?”

    皇甫云阙疼得都快掉眼泪了,张嘴就冲:“废话!你给我打一个试试有没有事?”

    顾鸿:“……”

    一个傻逼,一个二逼,挺登对。

    方统领看着皇甫云阙,先是愣了下,而后失笑:“原来下午不是你跟诸葛小姐出去的啊,你跟你妹妹的背影可真像。”

    终于解密了!

    皇甫葬月和诸葛红姝出去石锤了!

    皇甫云阙恶狠狠地盯着颜醉情,气愤的又骂了句:“傻逼!”

    颜醉情咬着上唇,用下牙刮了刮,有些心虚,嘴上却不饶人:“二逼!”

    顾鸿:“……”

    方统领:“……”

    取得挺贴切的!

    一场闹剧,暂时结束了。

    为啥是暂时呢?

    因为颜醉情去皇甫葬月门外守着了,他要好好跟她算算账!

    皇甫云阙头上的大包,愣是好几天没有消下去。

    和颜醉情的结的梁子,更大了!

    皇甫葬月和诸葛红姝此时还在金銮殿后院。

    赤洵把自己了解到的事情告知。

    诸葛红姝就放心了,“原来慕聆凤现在已经不是少主了,真是报应!”

    赤洵赞同的点头。

    皇甫葬月瞥眼苏九和墨无溟,祁绍和谢忱,最终眼神在赤洵的脸上转了转。

    她可能是得了一种“长得有点姿色的男人/女人都可能喜欢姝儿”的幻觉当中。

    诸葛红姝发现她一直盯着赤洵看,悄悄踢了她一脚。

    她扭头,眼底带着一丝藴怒,还有点酸:“你干嘛老是盯着赤洵看?”

    皇甫葬月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闷闷地:“……我担心他喜欢你。”

    话几乎是含在嘴巴里说的。

    但是诸葛红姝离得近,听力也灵敏。

    她耳后根发烫,忍不住小声驳了句:“我又不是银子,人见人爱。”

    皇甫葬月抿了抿唇,小声的反驳:“又不是人人都爱银子……”

    “……”

    诸葛红姝没吱声,脸颊发热起来。

    ——以前也没发现她这么会说话!

    赤洵瞧着俩人的互动,悄悄看了眼另一边的苏九,“……”

    老大!我好像发现了大瓜!

    苏九递给一个“淡定”的眼神。

    赤洵:“……”

    原来我吃了一个过期瓜。

    苏九蜷缩在墨无溟怀里,语气淡淡地:“也就是说,目前赤焰山庄,青木山庄,蓝天山庄都来海市了。”

    赤洵忙举手:“赤焰山庄不算!”

    苏九有些好笑:“行,不算。还剩下,黄氏山庄,陈氏山庄,紫霄山庄,白日山庄,绿岭山庄这几个是吧?”

    萧木端着热茶进门,听见紫霄山庄的时候,略微皱了下眉。

    他将热茶放在苏九手边,“趁热喝。”

    语气挺冷硬的,但是透着关心。

    赤洵:“……”

    诸葛红姝:“……”

    这货不是来刺杀老大/苏九的吗?

    现在透出来的关心是几个意思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