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墨·傻子·无溟

    蓝斐抿唇,“我刚进门的时候,发现旁边贴了你们金銮殿还收人的告示。你看我合格吗?”

    刚刚才被拒绝的顾鸿:“——?”

    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

    赤洵:“呃,蓝斐,你是认真的?”

    尹力:“欢迎你加入金銮殿!”

    蓝斐:“谢谢!”

    “等等!”

    赤洵脑袋有点懵,用胳膊肘拐了尹力一下,“你知不知道她是谁?你就欢迎?”

    尹力眨了眨眼,“我知道呀,蓝飞燕的妹妹嘛!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蓝飞燕是蓝斐的敌人呀。”

    大家族争抢权势,极少有什么真情。

    何况对方是蓝飞燕,那个扬言要用丹药收买老大性命的坏女人!

    蓝飞燕是坏女人=蓝斐是好人。

    赤洵无言以对。

    他看着蓝斐,提醒:“你想进金銮殿的话,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们金銮殿所有人都跟你姐有仇,若是起了冲突,我们不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你姐,甚至可能会迁怒你。”

    尹力:“欸,你这……”

    赤洵:“闭嘴!”

    尹力:“……”

    闭嘴是闭嘴了。

    只是跟蓝斐挤了挤眼睛,仿佛在说“哥信你!”

    蓝斐被逗笑了,认真的语气:“赤洵,在蓝飞燕这个问题上,我一定会站金銮殿。”

    赤洵抱着胳膊,又问:“那如果是蓝天山庄呢?”

    蓝斐皱起眉头,反问:“若是你呢?”

    就算蓝家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蓝飞燕身上,但是吃喝用度,从不缺她。

    就凭她接受了作为蓝二小姐的好处和利益这一点,也不能轻易的背叛家族。

    赤洵没吱声,显然跟她是同样的想法。

    啪啪——

    鼓掌声响起。

    一抹黑色身影,从门口走出来,不吝啬的夸奖道:“有情有义的人,谁都喜欢,欢迎你加入金銮殿。”

    几人抬头。

    少女斜倚在门边,姝丽的脸庞,熠熠生辉。

    身着一袭黑色长裙,银线绣着一簇簇的花,

    后门光线照在她的身上,周身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好看的要命!

    几个人恍然了一下。

    赤洵回神,快速走过去。

    交代了自己刚刚捏造苏十这件事。

    本来心情挺愉快的苏九:“……”

    我有一句妈卖批想讲!

    她抿起唇,特别不解:“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要隐瞒身份的?”

    扬了扬宽大的袖口,撩了下垂在旁边的长发。

    她要是想隐瞒身份,何必穿这种难穿的女装?

    赤洵一脸无辜:“我是听尹力他们说的啊,说你是尊主亲妹妹。”

    苏九:“……”

    想飙脏话。

    她之前说的那些,完全是为了坑人一百万两!

    然而,还不等她解释。

    后腰忽然一紧,男人大手握住细腰,把她捞了回去。

    墨无溟就站在她后面,这会儿就变了脸,不讲理的:“你看,他们都不知道你的身份,走,跟我回房间,把女装换下来。”

    单手把她抱起来,转身就走。

    ——我他妈是不是太宠他了?!

    苏九伸手就是一个猴子偷桃。

    嗷——

    墨无溟的脸又变了,略微微有点扭曲。

    他低着头,用一种委屈又可怜的眼神,盯着怀里心狠手辣的小女人。

    苏九从他怀里跳下来,斜着眼:“谁叫你又突然反悔的?”

    归根结底,还是他的错!

    “……”

    墨无溟没吱声,用一种看后妈的哀怨眼神,盯着她。

    苏九被盯的心虚:“有那么疼吗?”

    墨无溟磨牙,极其幼稚的:“断了。”

    苏九有点想笑,又忍不住嘴贱,“泥捏的也没这么不禁用啊。”

    不禁用?

    墨无溟眸光转深,攥住她的手腕,“回房用用!”

    苏九:“……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墨无溟:“有关于男人尊严问题,很至于!”

    苏九抓住他手,“我不方便!”

    墨无溟冷着脸,“有手就行。”

    苏九嘴角抽搐,干脆耍赖:“哎哟哟,不得了了……肚子疼……嗷……”

    墨无溟:“……”

    你把我当傻子吗?

    苏九蹲在地上,做出蔫巴巴的样子。

    墨·傻子·无溟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这次先放过你。”

    苏九忍不住偷笑,抬起头又一脸可怜兮兮:“外面还有人等着呢,咱们快出去吧?”

    墨无溟手在她细腰上紧了紧,臭着一张脸,又把她抱了回去。

    赤洵他们还在原地站着。

    还没从刚刚那个“咻地”一下不见的情况懵逼中回神。

    直到他们两个人走过来。

    “属下顾鸿,见过主公!”

    率先开口的是顾鸿,但是听战流云说过。

    ——“冥大?他像一座行走的冰山,惹他生气,你看一眼都让你压迫的喘不过气。”

    那时候他还觉得是扯淡!

    闻名不如见面。

    强大的上位者,哪怕是气息,都带着浓浓地压迫感!

    仅仅一眼,顾鸿便知道,战流云没有夸张,甚至形容的还不够贴切。

    这个男人身上少了一种人情味。

    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酷,只对他在意的人有耐心,不在意的人好似随时可以成为一具尸体!

    “嗯。”

    墨无溟冷漠的回应了声。

    他没见过酒城所有部下,但是重要成员的名字,他都知道。

    顾鸿是二战收进酒城,二战也不止一次跟他提到过这个人。

    他回应后,又不客气地问:“你来这作甚?”

    我是来看戏哒!

    顾鸿可不敢实话实说,“属下刚回来,路过这里,觉得热闹就过来看看。”

    你猜墨无溟信不信?

    当然不信。

    但他也没拆穿,冷冷地:“看完了,就回去。”

    呃,我还没看完呢。

    顾鸿清了清嗓子,不依不舍的:“那,属下先回去了!”

    大瓜,主公喜欢的人是个女的!叫苏十!

    他一溜烟的就跑了。

    蓝斐觉得很惊奇。

    在她的印象当中顾鸿是一个很难被驯服的人。

    他在某阁的时候,因为性格太过放纵,经常被阁内长老针对。

    进酒城好像也是一时兴起?

    “蓝斐公子?”

    苏九轻声喊了句。

    墨无溟双眉竖起,看了眼:“女的。”

    蓝斐:“你……”

    ‘好’字,又咽了回去。

    苏九无语的看了眼墨无溟,“酒城没事要忙吗?不是说八大山庄要联合对付酒城吗?”

    墨无溟冷着脸,特别的狂:“来就来,都杀了。”

    赤洵低头:“……”

    抠手指。

    蓝斐昂头:“……”

    嗯,金銮殿改建的不错。

    苏九:“……”

    尹力:“……”

    尴尬的能再抠出一座金銮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