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是剑自己动的手!

    邬老爷子的两个老友觉得情况不太对头。

    “邬老哥,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吧。”

    “我家也是。”

    俩老头说着就起身。

    邬老爷子脸色有些阴沉:“你们俩怕什么?这几位尊上修为强大,只要有他们在,我们不会有任何危险!等会让你们看看这小丫头片子的嘴巴是怎么被割掉的!”

    俩老头担心把邬老爷子得罪了,又坐了回去。

    邬老爷子满脸阴森:“你到底是什么人?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不然,我让人把你活刮了!”

    老东西显然也是富贵日子过多了,言语中处处透着高人一等。

    苏九虚空拔出归魂剑,往前一指,“金銮殿,酬劳到,必杀之。”

    剑锋划过寒光。

    几个打手瞬间运转元气,攻之。

    苏九长剑迅速往下一滑。

    咔嚓!

    元气落在石桌上,直接劈成两半。

    “啊!”

    邬老爷子尖叫一声,从凳子上掉下来,往后退。

    两个老友也吓得地坐在地上。

    几个打手的招式还未落下,动作却很明显的在空中停滞了一下。

    错愕,震惊,惊恐的情绪在他们眼底划过。

    已经容不得他们多想,他们动作只是短暂的停顿,便又再次与对方相撞。

    忽地,红芒乍现。

    几人胸腔阵痛,脸色惨白,直接吐血,

    红芒划出一圈漂亮的光晕,便将几人凶狠的震飞。

    嘭!嘭!嘭!

    几道重物落地声。

    败的太快了!

    门外面人都没看清楚。

    萧木张了张嘴,眼底带着震惊。

    刚刚那几个,应该跟他是差不多的,即将突破七阶元皇的……

    咕嘟。

    萧木吞口水。

    就这么简单的被她一招撂倒了!

    邬老板的脸色变了,连忙去扶摔倒的老父亲:“爹!您没事吧?”

    邬老爷子白着脸,往后缩,“我与这个疯子无冤无仇,她,她居然恶毒的想要杀我?快,快让人杀了她!”

    邬老板心虚,连忙看向三位供奉,“尊上,交给你们了!”

    三个供奉的眼神,早在几个打手被打飞的时候,就变了。

    他们这两年一直都只顾着修炼,还没有真正的遇到过什么对手。

    刚好可以练练手!

    苏九轻轻甩了下归魂剑,掀起眼皮,笑的邪气:“邬老板,您这可是犯规啊。”

    “闭嘴!你敢害我爹摔倒,我要你的命!”

    邬老板绷着脸,恶狠狠地瞪着她,一副大孝子愤怒的样子。

    苏九红唇勾起,遗憾的语气说:“邬老板既然想当孝子,就不该来金銮殿下任务,因为我们金銮殿非常、守信。”

    最后一个音节落地。

    长剑飞起,直奔对方命脉。

    完全无视三个虎视眈眈的供奉,这可把他们惹恼了。

    当下出手阻挡!

    两个三阶元尊,一个二阶元尊,招式使出来,便是强大的杀伤力。

    狂风突兀的起来,吹的人脸生疼。

    围在门口张望的众人,用袖口遮住脸,眯着眼睛往里看。

    元尊高手对战,速度快到他们应接不暇。

    萧木昂头,看向风暴之中应对三人的人影,暗暗地攥紧拳头。

    我杀还是不杀?

    不杀就没机会了,杀的话太下作了!

    怎么办?

    刺啦——

    他咬牙,拔出长剑,猛地半空一指:“狗东西,敢暗算金銮殿!”

    言毕。

    他冲向了邬老板。

    萧木:“……”

    是剑自己动的手!

    邬老板有点傻眼,完全没想到对方突然扭转方向。

    他心急的护住邬老爷子,胳膊就被砍了一剑,疼得破口大骂:“你这阴险狡诈的小人!”

    萧木心里也郁闷的呕血,对杀主仇人下不了狠心。

    他把对自己的愤怒转接到了邬老板身上。

    没伤及性命,完全发泄式的,劈、砍、刺、挑。

    邬老板修为不高,但也是有修为的。

    他虚空拔出、许久不用的几乎都要生锈的剑,狼狈的喊:“快来人啊……来人啊——”

    几个打手受内伤,却还有还手之力。

    听见喊声,他们赶紧冲过去,将邬老板和邬老爷子护在身后。

    尽管如此,邬老板身上还是受了不少伤。

    萧木深吸一口气,也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了神。

    以全盛状态,对付几个受重伤的同等级,这对萧木来讲并不是难事。

    双方再次交战。

    此时。

    门口的吃瓜群众炸开了锅。

    “我,我不是眼花吧?痉挛段尊主的妹妹,一个人对付三个元尊?”

    “内什么,我怎么感觉,邬老板偷鸡不成,还可能蚀个爹啊。”

    “……”

    众人没敢应声,纷纷看向了邬家父子俩。

    邬老板身上道道被剑挑出来的血痕,抚着他爹,站在走廊下。

    风暴过于大,以至于邬老爷子听不清外面在说什么。

    他只是冷静下来,不停地问:“金銮殿,金銮殿是什么地方啊?我也不出门,怎么会得罪那个地方呢?”

    邬老板嘴巴像是被人缝起来一样。

    屁都不敢放一个!

    噗嗤——

    一个打手被砍了手臂,疯了般尖叫起来:“啊……我的手……邬老板……你这个天杀的——”

    噗嗤!

    萧木趁机将他一剑封喉,杀的毫不犹豫。

    其他几个打手也是气喘吁吁,恨恨地道:“要不是我们受伤,你才不是我们的对手!”

    耳濡目染之下,萧木逐渐九化,脱口就是,“呵,谁叫你们倒霉受伤呢?下辈子别受伤了。”

    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郁闷地吐血。

    苏九有毒!

    他咬着牙,不再废话,迅速的冲过去。

    试图用打架,消除自己被崇拜苏九的事实。

    萧木并未发现,体内元气在消耗,脉络却犹如火烧。

    等到察觉到不对劲之际,便是“叮——”

    七角星盘骤然出现。

    成功进阶到了一阶元尊。

    打的正带劲的萧木:“……”太突然了吧?

    正在挨打的打手们:“……”太突然了吧!

    门口的吃瓜群众们:“……”刺激啊!

    萧木的主场。

    本来就可以完虐,这下升级,更是毫不费力。

    等到他打完之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周围狂风似乎停下了?

    他眉心一跳,忽地抬头。

    众人也猛地看向半空中。

    趁着众人走神,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邬老板,悄悄地打开侧门,拉着邬老爷子,打算逃走了。

    此时此刻,他才清楚的明白过来——自己玩脱了!

    与此同时。

    众人看向空中眼神,猛地一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