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老爷子,我是来杀人的

    “害,不像我生了一个女儿,赔钱货。”

    “我家倒是儿子,没有半点出息,要不是邬老哥接济我们,我们日子难过喽。”

    邬老爷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传授经验般说道:“那也不怕啊,你们还有孙子,外孙,从小给他们培养好,一定要养儿防老,好日子在后面呢。”

    “邬老哥说的对!”

    “向邬老哥学习!”

    两人齐声奉承。

    邬老爷子笑容满脸的。

    丝毫不知,他的好儿子带着索命阎罗,已经到了邬家前院。

    邬家不愧是有钱。

    装饰极其奢华,到处都充斥着“有钱”两个字。

    邬老板进门就给手下人使了使眼色。

    因为早就做过安排,下人连忙去后院通知了。

    苏九只当没看见。

    萧木眼神一紧,“老大,等会要小心点。”

    嘴巴比脑子快。

    萧木:“——?

    我他妈提醒她干嘛?

    我是来找机会杀她的啊!

    像是看穿了他的懊恼和窘迫,苏九轻轻拍了下他肩头,“机会多的是,慢慢来。”

    “……”

    萧木瞬间梗住。

    她到底有没有一点自己要杀她的自觉?

    郁闷。

    邬老板并没有请苏九他们进前厅,只是让他们在院子里,然后去银库抬钱去了。

    邬家大门敞开。

    跟过来的围观群众都在门口张望。

    看着伫立在院子里的少女,众人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害,小姑娘长的挺漂亮的,估计出不来邬家大门喽~”

    “希望小姑娘不要自找死路,邬家的供奉最少也有元尊等级吧?”

    “她哥也是作死,我要是有这么倾国倾城的小妹妹,还不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男人叹息着,又说:“没有人会不爱美人,牺牲了一个妹妹,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哪里还需要建立什么金銮殿啊!蠢人啊蠢人。”

    他们声音极大。

    门内的人只要不是聋子,就听得见。

    围观群众大抵是根本不在意他们听见,挺肆无忌惮的。

    毕竟,院子里的两人,在他们眼里俨然即将成为两具尸体了。

    萧木见苏九神色淡定,并不为所动,不由得瞪了一眼外面胡说八道的人群。

    等待了片刻。

    邬老板带着人出来了。

    大约是为了膈应人,明明金银兑换1:100,一百万银子只要给一万黄金。

    他偏偏故意用箱子装了几十个小箱的银子,让人一箱箱抬到了前院。

    邬老板摸着扳指,用眼睛的余光看人,“一百万两,你们要清点一下吗?”

    苏九轻轻摆手:“不用不用,我绝对相信老板的人品!”

    邬老板心里有点不得劲。

    她连看都不看,等会完不成任务,那还有什么落差感?

    思及此。

    邬老板大手一挥:“还是看看比较好!”

    抬箱子的下人懂事的将箱子打开。

    邬老板笃定金銮殿完不成任务。

    所以这一百万两银子,只多不少!

    苏九用非常开心的表情,说着很不好意思的话,“哎呀真不用!这做生意就是要信任客户嘛!”

    靠近箱子,她已经开始银子收进空间袋里了。

    邬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几十个空箱子了。

    邬老板:“……”

    稳住,钱还会回来的!

    他绷紧脸上颤抖肉,直接步入正题,“酬劳收了,任务什么时候完成?”

    苏九抖了抖空间袋,丢进袖带里,“邬老板当真要杀邬老爷子是吧?”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

    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透着浓浓的危险。

    仿佛是索命阎王,给他的最后一次选择机会。

    邬老板心里虽然奇怪一个人的气质变化这么快,却仍旧固持己见。

    自信过度的他,下巴高抬:“自然!”

    苏九目光落在他脸上,那是一种冰冷刺骨的眼神。

    她红唇掀起,一字一顿,“如你所愿。”

    延毕,她迈脚,往后院走。

    众人又是一愣。

    我淦!

    她就这么去杀邬老爷子?

    就连萧木也愣了一瞬,赶紧跟上。

    邬老板背着双手,脑袋一晃一晃的跟过去。

    因为他有意让围观群众看戏,没让人拦着门。

    加上他和之前同去金銮殿老板们打过招呼,由他们带头走,把人都领进了邬家。

    在邬老板的设想里是:金銮殿的人很快要被邬家的供奉虐杀,这种打脸式的碾压,得有人传播出去!

    而这些来看戏的人,就是传播消息的渠道。

    不作不死。

    他还在为自己的主意沾沾自喜。

    苏九已经迅速的找到了邬老爷子的居住的院子。

    同为元尊高手,只要需要用威压覆盖邬家,便可以得知其他元者在哪。

    简单快捷。

    萧木跟在后面,见她从容不迫的背影,眼皮狠狠一跳。

    身为即将步入元尊等级的人,他自然能察觉到前方弥漫着浓浓的压迫感,更加知道苏九目标明确的基点从何而来。

    那些吹牛逼的话,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她真是元尊!

    嘎吱——

    僻静的偏院。

    两扇木门应声而开。

    邬老爷子还端坐在椅子上。

    只是在他身后多了一排人。

    三个供奉,五个打手。

    他们看见两个年轻人进来,眼底掠过一丝藴怒。

    这个姓邬的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也需要他们出手?

    邬老爷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因为这些人突然过来,说要请他看一场好戏。

    家里养了这些高手,邬老爷子是知道的,骄傲的同时也有点怕他们。

    现在他们友好的说要请他看戏,他当然不能推辞,也不敢推辞。

    他看着推门而入的一男一女,奇怪的问:“几位尊上,他们是来唱戏的?”

    “老爷子,我是来杀人的。”

    少女清冷的嗓音,跟随着步伐,逐渐拉近。

    邬老爷子脸色一变,顿时像变了个人:“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敢来我们邬家放肆,打出去!”

    苏九抬抬下巴,直言道:“您儿子花了一百万两要我杀您。”

    邬老板刚到门口,就听见这话,脚下一个趔趄。

    他连忙冲进去,喊道:“爹,你别听她瞎胡说!”

    邬老爷子当然不信苏九的话,黑着脸,指着她骂道:“你这个胡说八道的死丫头,信不信我让人把你的嘴巴给割了!”

    怒吼声落地。

    后面看戏的围观群众也差不多到了。

    他们伸着头,往里看。

    少女冷着脸,迈脚往前走。

    邬家三个供奉站在后面没动,主要是瞧不起来杀人的年轻男女。

    几个打手倒是尽职的往前几步,靠近邬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