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金銮殿他妈的是搅屎棍吧?

    *

    金銮殿的建立非常之快。

    不,应该说墨无溟手下的人太过迅速。

    连天加夜赶工,将十家店铺连起来,并改了格局。

    十家店铺的前厅全部清平,空出来,再垫高,铺上上好的大理石。

    数十个台阶,往上延伸,立起一个高高的门庭。

    门庭两边摆放着石雕,整个就是气派!

    说金銮殿是拔地而起,也不为过。

    尤其是在这个闹市中心,左右两边,以及正对面,都是矮一截的酒楼饭馆的店铺。

    金銮殿格外的引人注目!

    当然,也引起了附近商家的不满。

    也怨恨对方既然在这里建立门派,为什么买对面的,不买他们的?

    这个位置买地皮,首先就是贵。

    不买他们的位置,却耽误他们做生意,实在是可恶至极!

    以至于,在金銮殿正是开门,对外宣布接受各种任务的时候,就有很多找茬的人过去。

    金銮殿进入门庭之后,是改建后的任务大厅,那里有金銮殿任务的详细解释。

    一群人是抱着找茬和围观的心态进来的。

    等看到墙壁上的任务介绍,瞬间懵逼。

    【任务介绍】

    金銮殿接收一切杀人越货的任务。

    如下:

    杀人:根据对方修为和地位算钱,起步价,10W两。

    手或脚:根据对方修为和地位算钱,起步价:10W两。

    割头/拦腰斩杀:根据对方修为和地位算钱,起步价,10W两(需要验收尸体,另外加钱。)

    下面是许多零零散散的身体部位,价格不等。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他妈也太嚣张了吧?

    不怕被人报复吗?

    他们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杀手组织!

    忽然,有人在隔壁的大喊:“这里好像还有任务介绍……”

    众人赶紧往隔壁区。

    又是一面任务介绍墙。

    这面墙比较温和,全是药材名称。

    大约是接任务,帮忙去找药材的。

    结果往下一看任务地点:泾川森林。

    众人:“——?!”

    泾川森林那是什么地方?

    有几个进去还能出来的?

    金銮殿是不是想出名想疯了!

    人群里不乏有一些炼丹师,看见可以下任务,找药材的时候,就心动了。

    泾川森林那个地方常年阴雨潮湿,生长着不少珍贵的药材。

    曾经也有不少人愿意冒险去找药材,后来因为收益太少,就没人进去了。

    这对炼丹师而言是一个极大地损失。

    现在有人愿意接任务进去找药材,他们怎么能不动心?

    不过……

    “这上面罗列的药材名,泾川森林真的有吗?”

    “不知道啊,毕竟我们也没进去过泾川森林。”

    “是真的!”

    有人忽然激动地掏出一本破旧的典籍,小心翼翼的翻开一小半,指着页面有些模糊的字:“断肠玄花,花瓣如弯月,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位于泾川森林,还有这个……凝露针叶,形似银针,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位于泾川森林!”

    旁边人瞥了一眼,就惊呼道:“泾川药典竟是真的?”

    瞬间。

    几个炼丹师,激动地热泪盈眶。

    其他人:”……“

    不是炼丹师,get不到他们的点。

    他们左右张望,就瞥见药材旁边的墙,居然还有一排小字。

    【任务介绍】

    各种魔兽材料:可制武器,铠甲。

    每日限定:十个任务。

    起步价:15W—20W,根据稀有度来定。

    众人:“……”

    这金銮殿他妈的是搅屎棍吧?

    西亚地方不算小,各大势力种类很多。

    其中以杀手组织,兵器打造,药材售卖,热度最高。

    金銮殿这个屁大点的地方,人都没几个,一上来就把这三种都给承包了!

    这不是引众怒吗?

    “金銮殿这么玩,也不怕把自己玩死!”

    “害,金銮殿能在短时间内出名,不就是靠踩绿岭山庄吗?玩死不过是时间问题。”

    他们看过太多的新起势力,一夜之间消失的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小小的期待一下吧,毕竟金銮殿的尊主,美得很!”

    “美?不是说是男的吗?”

    “男人也可以用美形容啊!”

    “……”

    男人美不就是娘吗?

    啧啧。

    吐槽归吐槽。

    但是那些抱着目的来的人,可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

    他们一边往下任务的地方走,一边压低声:“邬老板,就按照计划进行吗?不会出差错吧?”

    以他们为首的,是对面店铺里推选出来的代表邬老板。

    “我已经安排好了,绝对不会出差错!”

    邬老板身形不高,肚子较大,小眼睛,鹰钩鼻,留着八字胡。

    十根手指上戴满了扳指和金玉戒指,就差没在身上写“财大气粗”四个大字了。

    “可是……我总觉得这金銮殿不太对劲,前几天不是还把绿岭山庄的人给杀了吗?”

    同伴越说心里越没谱,又忍不住提议:“要不,还是换任务目标?老爷子的话……也太冒风险了,万一出个差错,如何是好?”

    邬老板摸了摸八字胡,小眼睛眯起:“卢老板是在怀疑邬某人的实力吗?”

    就算他修为不高,但是家里的打手和供奉,绝非一般人能对付的。

    他轻蔑一笑,“邬某人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才这般出头,不曾想你们居然如此不信任邬某人。那么事成之后,这十家店铺的地皮,你们是要,还是不要呢?”

    是了,他们主要是为了十家店的地皮。

    若是他们下的杀人任务,金銮殿办不到,开门即倒闭。

    那么这片地方理所当然就成了金銮殿急需出手的烫手山芋。

    想到这个好处。

    大家伙都不吱声了。

    邬老板家里的供奉那么厉害,金銮殿这个人丢定了!

    *

    金銮殿营业,只有几个兄弟在外面做登记,了解情况。

    尹力坐在任务登记处,往门口的方向看,手里的笔,正在纸上画正,算金銮殿进来多少人了。

    正写着,忽然前面有黑影压下。

    嘭咚。

    沉闷地撞击声。

    钱袋子落在登记台上。

    人还没到跟前,肚子就抵在台子边缘了。

    没错,来的是邬老板,高高在上的态度:“我要杀人!”

    尹力皱了皱眉。

    到底是今天第一个要杀人的客人。

    抬头之际,微笑着问:“任务对象,姓名,身份。”

    邬老板笑的不怀好意:“我杀我爹!海市人,就住在东头街邬家!”

    这声音不低。

    引得周围众人张望。

    “我去,那不是商会的邬老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