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姝儿,姝儿,姝儿

    苏九看看俩人的互动,跟三堂主交换了个眼神。

    对方两手一摊,表示挺无奈的。

    再看幻灵圣尊明显中意狄子凡,却又抹不开脸的样子,苏九笑了。

    这老头终于有个其他目标了。

    她抱着胳膊,靠近幻灵圣尊,压着声提醒:“你是想收一个天赋高的徒弟,还是想抱着你骄傲和自尊孤独的进入坟墓,好好考虑一下。”

    幻灵圣尊像是被人一锤子砸中脑门。

    这么大年纪,没有找到一个继承自己本事的徒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啊!

    可是,他都那么说了,还怎么拉的下脸啊?

    幻灵圣尊惆怅了。

    让他惆怅的罪魁祸首,转身就去跟三堂主商量新住所的问题了。

    苏九不接受墨无溟的赠送这点,在三堂主的意料之中,他尽职的跟她说起海市的情况。

    望着穿着女装的苏九,

    颜醉情很久才消化了这个事实。

    他难得主动靠近皇甫云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皇甫云阙斜眼睨着他。

    对他再无一丝同情,满眼都写着“你个欠揍的玩意,离老子远点!”

    颜醉情撇了撇嘴,又自我攻略的说道:“是女子更好,省得我花费时间说服家里老头子了,我跟九九真是天生一对啊,好开心吖~”

    皇甫云阙:“……”

    墨无溟怎么没把你打死呢?

    偏院里热热闹闹。

    守在院门口的护卫们还在那满脑子疑惑。

    兄弟三人行……怎么就出来两个?

    难道主公的弟弟是累到了?

    嗯,也是。

    人都主公抱进来的,大概是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也不知道节制!

    ……

    金銮殿的立足点,最后是根据狄子凡定下来的方位定下来的。

    海市蜃楼的正中间,那里是整个西亚圆锥形的锥形正中央,占领了十分显眼的位置。

    街道上占领了十家店铺的范围,距离之前福星客栈很近。

    也是他们绕路回酒城之时,被狄子凡发现的位置。

    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的苏九,当即就敲定了。

    第二天就去办了。

    在西亚想要买地方,有钱还不行,还得有势力。

    墨无溟大手一挥,就把酒城剩余的手下,全拨出去了。

    苏九有自知之明,并没拒绝,还在墨无溟唇上亲了一口:“我家墨墨真厉害!”

    墨无溟余光瞥见两个眼睛直勾勾的傻叉,当即揽住苏九的细腰,来了一个深吻。

    看见没有?这是我的女人!傻叉靠边站!

    咔嚓!

    颜醉情把门框掰断了。

    皇甫云阙已经习惯了,若无其事的扭头——我看不见!

    等到三堂主他们去办事离开。

    墨无溟抱起苏九,走到守门护卫边,低语了两句,就走了。

    苏九扬了扬眉,回头看了颜醉情一眼。

    颜醉情眉梢飞扬,顿时有了那种“我被需要了!她叫我快跟上!”的错觉。

    他快步就要追上,门口两口的护卫拦住了他:“这个公子,如果您离开的话,麻烦把门框的钱赔一下。”

    “啥玩意?”

    颜醉情一时没反应过来。

    护卫颔首,恭敬地走到门边,指着门框,“我们这是某海南运来的名贵木材所制成的,因为您是我家主公的朋友,只收您十万万两即可。”

    颜醉情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十万两?你怎么不去抢!”

    护卫还挺有礼貌的:“抱歉,我们酒城是正当门派,十万两,谢谢您。”

    颜醉情气呼呼甩袖,“我,我不离开了!”

    十万两,别说他没有,他就是有,也不给!

    皇甫云阙像是故意气他,大摇大摆的走了。

    他还得去接葬月和红姝呢。

    颜醉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凭他的修为,想离开还是挺简单的,但是那不就跟酒城闹掰了吗!

    只能憋憋屈屈的进去。

    *

    客栈里。

    一天一夜了。

    皇甫葬月面色不再惨白,却仍然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诸葛红姝守在床边,滴水未进,脸色竟比昏迷皇甫葬月还要差。

    “……不是说没有大碍吗?怎么还没有醒呢?”

    诸葛红姝呢喃着,探上她的额头。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

    诸葛红姝咬着唇,准备起身,去酒城找苏九,不然她实在是不放心。

    就在她抽回手的时候,手腕忽然一热,被人握住了。

    “皇甫姐姐?”

    诸葛红姝倏地扭头,皇甫葬月却并未醒来,只是唇瓣翕动,“别走……姝儿……别走……”

    诸葛红姝连忙凑近,伏在她身边,“我在这呢,我没走啊?你快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

    皇甫葬月又没了动静。

    只是握着诸葛红姝手腕的力道半点没有松下来。

    诸葛红姝只好又坐回床边,握住她的手,仔细观察她的情况。

    皇甫葬月像是梦魇了一样,就那么呢喃了一次,就没声了。

    诸葛红姝一宿没睡,也没吃饭。

    这对身为元皇的她来讲,其实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可能是因为她紧张的情绪,忽然松弛下来,眼皮打架,就蜷着身子,卧在外侧,睡着了。

    皇甫葬月是因为胳膊酸疼,才清醒过来的。

    眼皮掀起的刹那,入眼就是诸葛红姝的睡颜。

    “姝儿……”

    她又惊又喜,却没敢大声喊。

    悄悄地侧身,将身上被子翻过去,盖在她身上。

    她的手却没有收回来,而是拨了拨诸葛红姝垂在额间的发丝,勾在她的耳后。

    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白皙的耳垂,眸中是快要溢出来的柔情。

    “姝儿……姝儿……姝儿……”

    她的声音很轻,却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底的思念减少几分。

    闭着眼睛的诸葛红姝呼吸停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

    她很想自己没有醒过来,就不会明明睡着了,耳后根还在发烫!

    可她的修为不允许她的警惕性那么低!

    在她掀被子的时候,她就醒了……

    皇甫葬月察觉到指尖的耳垂微微有些发烫,视线就落在了诸葛红姝的脸上。

    她扬了下眉,故意贴近她面颊:“姝儿……我好想你……”

    感觉到呼吸喷在脸上的诸葛红姝:“……!”

    皇甫葬月疯了吗?

    还是说她对别人本来就是这么浪荡的?

    俏脸因为害羞又生气,顿时变得像熟透的红番茄。

    就在她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

    “别醒……”

    声音几乎与她的动作一起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