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死鸭子嘴硬

    *

    众人浩浩荡荡来到酒城。

    酒城的庄院非常大,进门就是宽敞的前庭。

    酒城护卫先前都见过墨无溟,来不及对他怀里抱着的少年露出惊愕的表情,就吓得跪了一地。

    将青颜失踪,及方统领和石城主分头行动,一个赶去绿岭山庄找人,一个带领手下去联系七大山庄的事情告知。

    墨无溟没说话,线条锋利的唇线抿起冷淡的弧度。

    上位者的压迫感,哪怕是不说话,也令人脑补情绪。

    这不。

    护卫们想起自家主公得知战少失踪,直接让人砍了那个混淆名单的护卫。

    一群护卫打了个冷颤,吓得伏在地上:“主公,我等无能!自愿领罚!”

    自请处罚,从轻发落,罪不至死吧?

    墨无溟眼底罕见的露出一丝莫名其妙,他只是冷冷地吩咐:“青颜和二战无碍,通知他们立刻回来。”

    语毕,抱着苏九,往里走。

    护卫们先是一愣,而后想起得到的新消息。

    绿岭山庄正在联合其他山庄,试图对付酒城!

    主公难道是担心方统领石城主冒然行事被人暗算,所以才说谎把他们骗回来吗?

    不过,主人此举也无可厚非,青颜公子失踪固然重要,但是酒城被围攻,就等于掀了老窝啊!

    并不知道护卫们脑补大戏的墨无溟,带着苏九去了后庭。

    他边走边在她耳边低语,“这边院子特别大,你如果喜欢的话,我重新找地方,这里留给你?”

    苏九掀起眼皮,并没有回答墨无溟的话。

    皇甫云阙默默地看了一眼环境:“……”

    这一刻,他清楚的认识到他跟墨无溟的差距。

    酒城这种范围的庄院在西亚不仅需要钱,更需要实力!

    而他就这么眼睛也不眨的直接送给苏九,送的不仅是庄院,更是后台。

    尽管苏九未必需要。

    可他这一份毫不犹豫的“权利与你,我选你。”他此生难以企及。

    不仅因为金钱,更因为实力和地位,他根本没有这个机会!/捂脸。

    五堂主掩唇轻笑,“冥王对咱们尊主还是这么宠爱呢。”

    四堂主也调侃道:“可不是嘛,真给咱们尊主长脸啊。”

    三堂主:“……”

    使劲往上推了推下巴,将嘴巴合起来。

    虽然早就从两个憨货那知道墨无溟跟苏九的关系,但真正见识到后,还是遭到不小的冲击。

    这是何等的慷慨……不!是壕无人性!

    当然,酒城随行的护卫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一个个眼睛就像是金毛看见了狗骨头,紧紧地盯着墨无溟怀里的少年郎。

    他们满腹疑惑:

    ——这是主公的亲弟弟?

    ——跟主公长的一点都不像啊?

    ——同父异母?还是同母异父?

    并不知道被媳妇儿迫成为弟弟的墨无溟,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颜醉情恨恨的磨牙,问旁边的人:“这个酒城很厉害吗?大是挺大的,但是……也就那样呗!”

    最后一句,典型的死鸭子嘴硬。

    五堂主虎了吧唧的看了他一眼,“嘿,小伙子,这你就不懂了吧?西亚多大的地方?在这里的人修为基本上在六阶元皇以上,等级低了你都活不了。在这种优胜略汰的地方,拥有这种住所,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代表:酒城牛逼!

    颜醉情听出来这人对墨无溟无形中的崇拜语气。

    他扭头,朝着对方重重的哼了声,表示嗤之以鼻!

    皇甫云阙同情他,忍不住作为前辈上前安慰:“这是命,你不信不行。”

    颜醉情像个河豚,一下子就鼓起来了:“你个败军之将何以言勇?我可还没认输!你少来给我洗脑!我的锄头永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