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陈郁

    “陈郁!你——噗——”

    陈庆胸腔一阵气血翻腾,愣是被气得又吐出一口血。

    陈郁却紧张的喊道:“爹!你快去看看大哥!”

    陈庄主黑着脸,语气严厉:“甭管他,还死不掉!”

    “爹!”

    陈庆两眼充血,指着陈郁低吼,“你知不知道,是陈郁废了孩儿的丹田!他现在还装模作样!”

    陈庄主眼梢狂跳了两下,余光扫向身旁的陈郁,陷入了头脑风暴。

    武者不能担当大任,所以不论陈庆的丹田因谁所废,他都是一个废人了!

    一个废人是不可能继承山庄的,那么陈郁……只能是被污蔑的!

    权力纷争之下,就是这么现实。

    陈郁当然也是清楚的摸准了这一点。

    他从成为继承人开始,就一直在防范于未然,在山庄附近到处安排自己人。

    为的就是在陈庆回来的那天,先下手为强!

    他的亲爹,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仅仅是思考一下,便冷声对着陈庆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污蔑现任少庄主的罪名,你担当不起!陈郁,你大哥还不清楚情况,以后多教教就行了。”

    陈郁唇角细微的扯了一下。

    老子想保儿子,天经地义。

    可惜,他太看得起他的大儿子了。

    从前的性格就那么猖狂,怎么可能会任由他这个“野种”抢走身份呢?

    果不其然。

    陈庆全身发抖,口不择言的怒吼:“少庄主?你要让这个害了我的人取代我的身份?你疯了吗!”

    陈庄主眼神一厉,“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陈庆两眼猩红,冲了过去:“被废丹田的人不是你!你当然可以云淡风轻,你是不是早就想要捧这个野种上位了?”

    “当然不是!”陈郁倏地抬头,像是特别生气:“大哥,你这么说对爹太不公平了!从小到大爹都是把你捧在手心里的,哪怕你叫我野种,爹也不曾对你打骂过,你怎么可以对爹这么无礼!”

    一句话几乎戳中了陈庄主的肺管子。

    顿时让他对陈郁升起了愧疚,也对陈庆多了几分憎恨。

    他朝着旁边护卫,不耐烦的:“把大少爷拉回房间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他出门半步!”

    陈庆双目圆睁,再次遭到冲击:“爹——”

    护卫已经不闻不问,把他拖走了。

    没有元气,他甚至挣脱不开护卫。

    陈庄主眯起双眼,内心逐渐坚定。

    然而,他却没有瞥见小儿子眼底露出的近乎病态的疯狂。

    陈郁眉眼低垂,敛起心绪,声音很低:“爹,关于酒城的事,还去吗?”

    陈庄主眉心一皱,“本来还想问问陈庆具体情况,他现在的状态,只怕也不会说了。你先带一些护卫过去看看情况。”

    陈郁颔首,“爹,若是酒城真的跟那些人勾结,那么绿岭山庄此次召集大家,很可能是要酒城灭掉,必须得多带一些护卫,以备不时之需。”

    陈庄主思考片刻,点头:“这些就由你安排吧。”

    陈郁继续说:“我娘最近心情不好,我想顺路带她去别苑住几天。”

    陈庄主斜眼看他:“你娘又怎么了?怎么……”他本来想说怎么天天不开心,忽然想起陈庆的话,便又改了口:“行,一切由你安排吧。”

    “是。”

    陈郁低着头,就走了。

    转身之后,抬起头,满眼冰冷。

    陈庄主俨然不知道,由自己亲手捧上位的小儿子,即将送给他一份终身难忘的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