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皇甫葬月的危机

    慕聆雁:“……”无语。

    自己明明是在冷静的分析问题!她没脑子吗?

    慕嵩冷着脸,显然不喜慕聆凤把私人恩怨牵扯到正事上。

    姐妹两对比,反倒是受到多年培养的继承人,登不上台面!

    何其讽刺?

    慕嵩又开始后悔把曹沛安排在慕聆凤身边了。

    世上没有后悔药。

    曹沛以死来敲醒他,慕聆凤绝不是一个适合的继承人!

    慕嵩眸光转深,看向慕聆雁:“先去跟其他山庄取得联系,你既然是山庄的继承人,此次事情由你出面。”

    慕聆凤不但被无视了,甚至被再次变相的告知:青木山庄继承人已经明确的易主慕聆雁!

    她双目圆睁,简直无法理解!

    慕聆雁沉稳地:“是,雁儿知道了。”

    她转身,带着几个亲信往外走。

    从小活在慕聆凤光环下长大的慕聆雁,很小就懂得韬光养晦。

    不得罪人,见谁都很友善。

    也因此。

    她才能在慕聆凤失踪之后得到各个叔伯的拥护。

    慕聆雁自己也没想到此生能有机会取代慕聆凤。

    可这个机会既然出现了,她就要不竭余力的抓住它!

    慕嵩懒得看见慕聆凤,出门去催人准备棺材了。

    慕聆凤脸色惨白,就这么站在那。

    慕龙飞抱着胳膊,不怀好意的:“大姐这是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一样?不会是因为二姐取代了你的位置吧?”

    慕龙飞跟慕聆凤是堂姐弟,从小关系就不好。

    就这么说吧,慕聆凤从小就看不上同辈人,觉得他们低人一等,根本不可能跟他们玩到一起去。

    慕龙飞早就瞧她不顺眼了,现在逮到机会了,还不得可劲的羞辱她吗?

    慕聆凤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就算我不是青木山庄的继承人,我还是青木山庄的嫡长女!还是你堂姐,还是同辈当中修为最高的!”

    慕龙飞笑嘻嘻的:“对啊,你是嫡长女,你是我堂姐,你还是同辈中修为最高的,可惜你不是青木山庄的继承人了,你说气不气人?”

    要不说慕龙飞跟她不对付,句句都在往慕聆凤的心窝上戳。

    慕聆凤差点气炸了,运转元气,就要教训他。

    慕龙飞心里有点逼数,自己打不过她,边跑边喊:“大伯救命啊……慕聆凤要杀我——”

    “慕龙飞,你胡扯什么!”

    慕聆凤差点呕血,想追上去,却又被门外的人给拦住了。

    “滚开!”

    慕聆凤哪里还有半点理智,一股强悍的元气,就把拦住她的同辈掀开了。

    慕龙飞早就跑的没影了。

    慕聆凤当场气得哭了起来。

    憋屈,郁闷,愤怒,不甘,所有的情绪一瞬间爆发了。

    然而,没有一个人安慰她,通通都走了。

    *

    赤焰山庄。

    赤洵回到山庄同样发现自己的身份被取代了。

    但他跟慕聆凤是完全相反的境地。

    拥护新继承人的几乎全面倒戈,偏向赤洵。

    由此可见,赤洵这个继承人有多么令人满意。

    新继承人是赤洵他哥,气得要命,又无可奈何。

    拼人拼不过赤洵,拼实力也拼不过,只能退位!

    赤洵没什么反应,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他把父亲还有几个叔父都请到了书房。

    单刀直入的:“这次西亚各大势力被人抓走是天道盟所为,至于有没有同盟还需要再详细调查。”

    赤庄主面色沉沉,语气也很差:“酒城的人之前来过,他们怀疑的是绿岭山庄,看来,他们嫌疑最大!”

    赤二爷摇头:“也不一定,虽然酒城说他们的人失踪了,可咱们毕竟跟酒城的人不熟。”

    赤庄主扭头:“除了天道盟还有其他消息吗?我记得天道盟是一个很小的势力。”

    赤洵眸色很深,将地下城的事,进一步的详情告知。

    几个长辈都听得脸色发黑。

    啪!

    赤三爷暴脾气的拍桌而起:“简直是岂有此理!这是他们当成牲口来圈养!还让你们厮杀?欺人太甚!玩阴的算什么?”

    赤庄主没说话,搁在桌上的手指关节泛白。

    就在这时,门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护卫拿着一封信,递给了赤庄主。

    赤庄主看完信之后傻眼了。

    其他人看完之后,也是一脸震惊。

    赤洵接过信看了眼,顿时皱起眉:“酒城的人去绿岭山庄抓人?呵……”他冷笑一声,把信拍在桌上,“西亚谁不知道林庄主元帝修为,竟然不知死活的去绿岭山庄抓人?他是把我们当傻子吗?这么拙劣的借口,谁信?”

    深切觉得心中内容属实的赤庄主一行人:“……”

    有被内涵到!

    他们手抵着唇,轻咳掩饰尴尬。

    赤庄主摸着鼻子:“你是比较倾向绿岭山庄跟天道盟勾结?那他这个邀请我们要去吗?”

    信中不仅说明酒城与天道盟勾结,更是约他们十日后一共拜(攻)访(打)酒城。

    赤洵扯了扯嘴角,“去,不去怎么知道他们玩什么花样?”

    赤庄主皱起眉头:“万一他有什么阴谋怎么办?万一酒城真的跟天道盟勾结,万一绿岭山庄,酒城和天道盟都是一丘之貉呢?”

    赤洵自我调侃了句:“有那么多万一,那就是我该死。”

    赤庄主脸一黑,“胡说八道!这次你死里逃生已经是万幸,我绝不会让你再去送死!”

    他就这么一个成器的儿子,可不想他就这么没了!

    赤洵一直绷着的脸,噗嗤一下笑出声:“哈哈哈,我就开个玩笑,不必当真,我命硬!”

    赤庄主以及其他人简直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赤洵少年老成,向来不苟言笑,严肃的像个小老头。

    被人绑了一次之后,打通了任督六脉,学会嬉笑怒骂了?

    赤洵显然不知道自己带给他们的惊悚效果,只是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表示自己要亲自带人去酒城。

    现在就去,十天时间,他有足够时间找到老大。

    赤庄主只当他想要提前带人去熟悉情况,给他拨了不少护卫。

    赤洵就带着人走了,投奔老大去喽~/跳跳

    *

    酒城位于西亚的正中心位置。

    西亚跟中东有点不同,中心位置并不是各大势力聚集点。

    若是用形状来形容的话,中东是正方形,西亚是圆锥形。

    八大山庄,除了绿岭,其余都分布在圆形那头,酒城则是在锥形那头。

    酒城所在地名叫:海市蜃楼。

    在这里再强大的势力,也如海市蜃楼般虚幻,随时都可能消失。

    事实也真是如此,能在八大山庄下生存的势力,少之又少。

    别看西亚生存难,但是竞争可不小。

    随便遇到一个人,可能都是七阶元皇,不好招惹。

    比如眼下,皇甫葬月就遇到了麻烦。

    她一夜未睡,不停地赶路,找人,只是因为护卫不小心撞了个人,就被对方拦住了。

    尽管皇甫葬月道歉了,依然没用。

    对方发现她是女扮男装,就开始动手动脚,出言不逊。

    护卫们当然不能任由发展,当下就跟对方打了起来。

    皇甫葬月修为也不算特别低,但是两个回合下来,就被技能击中了。

    胸腔气血翻腾,直接吐了一口血。

    “不要恋战,撤!”

    皇甫葬月果断的做了决定,下令离开。

    几个护卫连忙护着她闯进了人群里。

    大街上,人群来来往往,对方穷追不舍:“站住!老子今天没有玩够,谁也别想走——”

    皇甫葬月受了内伤,疼得冷汗直冒。

    护卫们推了她一把,“小姐您先走!”

    “不行……”

    皇甫葬月话未说完,护卫已经转身回去。

    人群推搡,她被挤在人群,难受的快要喘不过气。

    砰——

    一声闷响。

    旁边传来尖叫。

    阴影从天而降。

    皇甫葬月抬起头。

    护卫染血的尸体,朝着她头顶砸过来。

    她无力躲开,胸腔血气往外顶,嘴角不停地溢出血。

    眼前发黑,摇摇欲坠,往后倒去。

    在她失去意识前,她听见了两声熟悉的喊声“皇甫葬月——”“小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