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姐妹之间的较量

    很快,慕聆雁一行人进来了。

    慕聆凤余光瞥见,满脸阴郁。

    她跟慕聆雁虽然一母同胞,但从小感情就不合,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现在自己犯了错,她可不就等到机会来嘲笑自己了吗?

    然而,慕聆雁进来没说话,甚至没看她一眼。

    慕聆凤狐疑地皱起眉。

    下人来来去去,慕嵩安排好曹护院的事,便背着手,转过身。

    他仍然没有说话,冷淡地视线掠过大女儿的脸庞,最后落下小女儿脸上。

    慕聆凤心头狂跳,隐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只听。

    慕嵩冷声说:“你失踪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山庄里发生不少事。”

    慕聆凤呼吸有些急促,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她急切地:“爹,你听我解释,曹护院的死真的与我无关……”

    “这不重要。”慕嵩抬手打断她,“曹沛为你死,是他尽忠尽职,我现在要说的是别的事。”

    他顿了下,看向慕聆雁,对方乖巧的走上前,颔首:“爹!”

    慕聆凤心脏漏跳了一拍。

    显然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慕嵩下一句便是:“在你失踪这段时间,山庄里的几位叔伯一致推举雁儿为山庄继承人。”

    指甲下入掌心,疼痛使慕聆凤找回冷静,她抿着唇,“爹,可我才是山庄从小培养的继承人!”

    慕嵩绷着脸,眼神很冷:“所以,我才会将曹沛放在你身边。”

    慕聆凤心虚,顿时发慌的:“我都说了,曹护院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是苏九……是她冒充我……是她害的!”

    慕嵩脸色不变,有的只是冷漠。

    慕聆凤心里拔凉拔凉,更多是剥夺继承人资格的恐慌。

    她哽咽的开口:“您要怎么惩罚女儿都行,可是女儿真的冤枉……您不能听信赤洵的一面之词啊,我才是您的女儿……呜呜……”

    慕嵩闭了闭眼。

    他跟曹沛羁绊很深,可以说,除却妻子,便是他了。

    慕嵩看向门外,仿佛看见了那个魔兽群里挣扎的年轻人,声音悠远的:“曹沛是一个求生欲极强的人,当年我能救他一命,不是我多厉害。而是因为他顽强的意志,消耗了魔兽群的耐心,我不过是随手一捡。他便任劳任怨二十年。这样的人……”他嗤笑了一下,回头看慕聆凤:“那该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走向以死还恩的地步?”

    慕聆凤心脏骤缩,惨白着脸,说不出话。

    “庄主,还是我来吧。”

    下人拿来了新衣服。

    慕嵩拽过衣服,跪在地上,要给曹护院换新衣服。

    几个小辈走过去,想要帮忙,却被他一把挥开了。

    慕嵩沉着脸,就这么一件一件的给他换,换了身白衣服。

    他边换边说低声说:“早知把你安排在这个蠢货身边会要了你的命,还不如在你想走的时候放你走……呵……以命相抵?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吗?我何时想要过你的命……谁要你自作主张……”

    他没再说话了。

    发红的眼眶,眼泪、一滴一滴、砸在曹护院的脸上。

    松动的肩膀,隐忍的哭泣。

    着实让旁边的一众小辈震惊到了。

    他们知道庄主对曹护院的看重,却不知庄主竟将他重视到这个地步!

    一瞬间。

    众人的眼神看向了慕聆凤,仿佛在说“你完了!”

    不用他们内涵。

    慕聆凤也觉得自己完了。

    可是她更多的是不甘心,又不是她叫曹护院去死的?

    为什么他死了,要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她身上?

    她不无辜吗!

    慕聆凤紧咬下唇,愤恨地盯着慕嵩的背影,不服气。

    慕聆雁低着头,心里隐隐有些发酸。

    曹护院虽慕聆凤的执教,但是她有问题,他也会替她解惑。

    从来不会觉得不耐烦,更不会因为慕聆凤而拒绝她。

    等到慕嵩把衣服换好,慕聆雁压下酸楚,轻声说:“爹,曹叔也算是我们的亲人了,他生前对我也挺好的……灵堂就设在慕家祠堂吧?”

    慕嵩掀起眼皮,“他的灵位就摆在慕家祠堂。”

    慕聆雁也是微微一惊。

    她以为已经高估了曹沛的地位,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慕聆凤脸上血色尽褪。

    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曹护院跟在自己身边,是慕嵩对她有多么器重!

    就在这时,外面急匆匆跑进来一个护院:“庄主!收到绿岭山庄的加急密信!”

    慕嵩动作一顿,伸手接过迷信。

    慕聆凤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

    然而,慕聆雁动作比她快,且直接问:“爹,怎么回事?”

    慕嵩拆开信封,看完之后,直接将信递给了慕聆雁。

    慕聆凤被无视了。

    强烈的落差感,好似海上飓风。

    将她狠狠地掀翻在海里,淹没。

    慕聆雁捏着信,柳眉微蹙,“地下城居然跟酒城有勾结?”

    慕聆凤眉心狠狠一跳,“酒城?”

    不是天道盟吗?

    慕聆雁虽然不喜欢慕聆凤,但她毕竟是当事人。

    所以她直言道:“不错,这信上所写,的确是酒城与地下城有勾结,酒城的青颜公子夜袭绿岭山庄,险些将绿岭山庄少主掳走,幸好被林庄主发现了,发成重伤。不过上面也说,酒城背后的主子出现,豪放狂言,要将绿岭山庄灭门。”

    慕聆凤瞪了她一眼,看向慕嵩,“绿岭山庄是来请求联盟,对付酒城的吗?”

    慕嵩将两个女儿的反应看在眼底,对慕聆凤的失望更加多了。

    他直接问慕聆雁:“你觉得呢?”

    慕聆雁抿起唇,“大姐对于地下城的事情知道多少?”

    她问慕聆凤。

    这算什么?

    慕聆凤感觉自己被羞辱了,强忍着怒意,“我被人绑架,挟持去地下城,我能知道什么?”

    语气极冲。

    慕聆雁:“……”无语。

    她感觉自己以前嫉妒的人好像是自己幻想的。

    慕聆雁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我们之前才怀疑过绿岭山庄,酒城的人也刚离去不久,跟着就传来这个消息,真假难断……不过,我感觉像转移视线。”

    慕嵩没反驳,显然是赞同她的看法。

    慕聆凤见不得慕聆雁出风头,厉声道:“你怎知绿岭山庄的消息就是假的?万一酒城真的跟地下城勾结呢?八大山庄联盟,绿岭山庄根本没有害我们山庄的理由!”

    慕聆雁侧目:“你这么一说,我更怀疑绿岭山庄了。”

    慕聆凤脸一黑:“慕聆雁!你什么意思?故意跟我唱反调是不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