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争宠大战

    王桑转过身,讨好的弯腰:“只要二堂主不嫌弃,小人一定会带领兄弟们将金銮殿的事情摆平!”

    二堂主沉着脸,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

    樊韬忍不住又拽了他一把,“你别在这里胡说,赶紧回家!”

    小舅这是怕他抢功劳吗?

    王桑心里有些不高兴,“小舅,我是想既然我们要进金銮殿,那起码得做点实绩嘛!再说了,这金銮殿我还是有点了解的。”

    二堂主眯了眯眼,“哦?你对金銮殿有何了解?”

    樊韬心底一咯噔。

    生怕王桑说出大逆不道的话,又拽了拽王桑,疯狂给他使眼色。

    王桑一心想立功,根本就不理他,继续说:“金銮殿的主子是叫苏九吧?”

    樊韬脸色骤变:“王桑!”

    王桑吓了一跳,“小舅,你干嘛?”

    樊韬沉着脸,警告眼神瞪着他:“金銮殿的尊主——”

    二堂主抬手打断了他,脸上多了些许不达眼底的笑。

    他轻声问王桑:“金銮殿的尊主的确叫苏九,你如何认识她的?”

    王桑被樊韬的眼神,震慑的愣怔了下,转眼就迷失在二堂主的笑容和温和的语气中了,满脑子都是“我受到二堂主关注,即将在屠魔堂占有一席之地”的想法!

    他敛起眼底的欲望,铮铮有声,“小人在去西亚的路上被抓去一个地下城,苏九刚好也被抓去了,在那里认识了她。此人身为女子,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十分的猖狂!”

    二堂主脸上笑容加深,继续问:“哦,你们在那里结仇了?”

    “——?”

    樊韬倏地扭头,不停地给王桑使眼色“臭小子,你要是再说下去,我也保不住你了!”

    王桑不知道他的良苦用心,还认为他在耽误自己的前程,扭头就说:“不错!她杀了我的结拜兄弟,我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樊韬眼睛一闭。

    完了。

    苏九将中东闹得天翻地覆,五个堂主早就被她收的服服帖帖。

    他在二堂主面前说这些话,断送前程是小事,严重的话,这条小命也……

    樊韬低着头,面如死灰:“二堂主,王桑失踪半年,不知中东格局与变化,请您……饶了他吧。”

    “??”

    王桑一脸问号:“舅舅?你在说什么?”

    樊韬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这个混账东西的脑子被驴踢了吗?

    金銮殿在中东闹出那么大的事,他也不打听打听,就来这里献宝!

    二堂主都被王桑这蠢样子给气笑了。

    他抬起头,语气淡淡地:“既然你与金銮殿尊主有仇,屠魔堂便不能容你了。”

    王桑:“??”

    众人:“??”

    什么鬼?

    王桑使劲眨了眨眼,“二堂主……我,我跟苏九有仇和屠魔堂有什么关系?”

    “还说!”

    樊韬扭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王桑一头雾水,着急的问:“不是,你们不是要对付金銮殿吗?”

    “你个蠢货!”樊韬额角青筋直跳,吃人的眼神盯着他:“你哪只眼睛看见屠魔堂要对付金銮殿了?”

    王桑喉间一哽,“你,你不是说……”

    ——“二堂主,关于金銮殿的事,属下会尽快解决,您不用担心,先回去吧。”

    樊韬的之前的话在脑海里闪过。

    王桑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他没说过对付金銮殿,是他自己以为的!

    王桑呼吸有些急促,紧张的:“可是…这跟我进屠魔堂有何关系啊?”

    他实在是懵逼了。

    众人也是一脸茫然。

    二堂主余光睨着他,声音凉凉的:“你跟屠魔堂的准继承人是仇人,怎么能进屠魔堂?”

    “啥?”

    王桑一脸茫然,没听懂。

    他扯了扯嘴角,“我怎么可能跟屠魔堂的准继承人是仇人,我根本就不认识屠魔堂的继承人,我是说,我跟苏九是仇——”

    声音戛然而止。

    王桑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苏九是屠魔堂准继承人?”

    呵——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一人受刺激的喊:“老大,老大是屠魔堂的继承人?”

    老大?

    二堂主眯着眼睛,扫向人群,“你们不是苏九的仇人吗?怎么又叫她老大?”

    “……”

    众人面颊臊红,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王桑嗓子发干,还是有些不相信:“如果苏九是屠魔堂的继承人,你们为什么要去解决屠魔堂的事?”

    樊韬气得脑袋瓜子发疼,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嘴巴子,“苏九是屠魔堂继承人这件事一直没公开,二堂主只是让屠魔堂尽快将金銮殿尊主是屠魔堂准继承人一事公布出去,你……你简直……你给我滚!”

    现在滚他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王桑哑然失声,退了两步,走下台阶。

    “等一下。”

    二堂主出声了,他审视着王桑,冷声追问:“你是怎么离开地下城的?是尊主带着你们离开的?”

    以尊主的实力,到哪都会闹个天翻地覆。

    王桑失踪半年没有音讯,偏偏在尊主去过的节骨眼就出来了,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群人沾尊主的光活着出来,却在恩将仇报!

    王桑眼神慌乱,紧张的后退,“不是,不是的……我们是自己逃出来的!”

    “你放屁!”

    二堂主脸色铁青,扬起手怒吼:“来人!把这群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给老子抓起来!”

    哗的一下。

    屠魔堂弟子就把他们给包围了!

    樊韬眼神一紧,“二堂主……”

    二堂主瞪着他,眼底带着两篝火,“念在你是他舅舅的份上,你不用动手!”

    樊韬眼神有些挣扎,低着头:“属下亲自动手!”

    二堂主面色沉沉,没有说话。

    但是樊韬很了解二堂主,知道他是无声同意了。

    “王桑!束手就擒吧!”

    樊韬拧着眉,只是想拿下王桑,等到二堂主气消了,这件事还是有转璇余地的。

    然而,王桑却无法体会他的苦心,直接怒骂:“樊韬你疯了?你就我这一个外甥!你对得起我娘吗?”

    樊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没有成婚,把王桑当成儿子疼,结果就换来这样的对待?

    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我今天不把你打趴下,我就不是你舅舅!”

    话音落地。

    强悍的元气自他身上溢出,虎爪锁喉,直奔要害。

    王桑眼底掠过一丝惊慌,转身就喊:“你还愣着作甚?等死吗!”

    众人倏地回神,连忙拔剑,直接攻向樊韬。

    樊韬心下一惊,忙虚空拔剑,划出一道技能。

    砰——

    闷声响起。

    樊韬险些被对方群攻的力量掀翻。

    他的招式是不带杀意的,而对方的招式却非常致命!

    樊韬看向王桑的眼神,染上了暴怒,“你个逆子!我今天清理门户!给我上!”

    早就围过来的弟子们,经他一声令下,群起攻之。

    整个场面就刺激了。

    樊涛抽出手来,直奔王桑。

    这次的攻击跟之前不一样了,处处透着狠。

    王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三连招下来就被制服了。

    当下就开始变脸,求饶,说自己说了。

    樊韬心软了,动作松了松。

    就在这时,王桑眼底闪过恶毒的光,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就往樊韬脖子上扎。

    下了杀心!

    樊韬呼吸一滞。

    砰——

    一声闷响。

    二堂主一甩手,强悍的力道,击中王桑手腕。

    匕首当啷掉在地上。

    樊韬眼神悲凉:“你这个畜生!”

    王桑扭头再想求饶,却见一股血喷出来。

    樊韬手中长剑,上起下落。

    王桑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

    弟子们包围的几十个人,也被接连制服了。

    一群人跪在地上,叫苦不迭,自然都把错误往王桑身上推。

    可不管他们再怎么推,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这些事是他们的选择!

    二堂主冷着脸,下令:“全给我砍了!”

    众人吓得瘫坐在地上。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回中东投奔的居然是断头台!

    再后悔也无济于事。

    几十颗人头,血溅屠魔堂分舵。

    消息很快就和屠魔堂继承人一起传了出去。

    传言: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去屠魔堂污蔑金銮殿尊主苏九,谁知金銮殿尊主苏九竟是屠魔堂的准继承人,挑事人群被屠魔堂当众砍头,以此警示世人!

    中东众人瞠目结舌。

    由于各大势力不承认自己败给女子,坚决的隐瞒了苏九女儿身这件事。

    是以,苏九这个少年郎的事迹,真真像是俘虏了每家每户未婚女子的芳心。

    可惜,苏九不安于当下,又去了西亚。

    否则,金銮殿求亲的门槛都会被踢破!

    并不知道这些事的苏九,此时正在空间,给青颜检查伤口。

    伤口发红,还在冒血,但是黑气已经没了。

    银律托着下巴,奇怪的问:“这不是元气所伤吗?为何要刮肉啊?”

    南星飘在空中,臭屁的科普:“幽冥鬼手,这是一个非常恶毒的招式,受伤之后的两个时辰之内,手掌印就像是活的一样,慢慢地渗入体内,然后狠狠的抓破内脏!”

    银律不搭理他,继续问:“主人,他怎么还不醒呀?”

    南星哼了一声,凑过去:“就算主人及时将幽冥鬼手的戾气化掉,他内脏还是受伤了的,吃了药,总要恢复时间吧?”

    银律眼梢抽搐,没好气的:“我问主人,又没问你!”

    南星翻了翻页面,傲娇的:“主人在忙,我替她回答呀!”

    “……”

    银律瞪着眼睛,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给撕碎了。

    他磨了磨牙,又看向苏九,“主人,你累不累呀?银律给你擦擦汗。”

    扯了扯袖口,讨好的凑过去。

    南星飞到苏九头顶上,使劲的翻书页:“主人,南星给你扇风啦,凉快吧!”

    两个摆明了在争宠!

    弱水嘴角抽了抽,“你们俩别吵了。”

    银律:“闭嘴!”

    南星:“闭嘴!”

    弱水:“……”

    太可怕了!

    小灵根悠闲地飘在水面,“你们能不能成熟点,主人难得今来一趟?”

    说完,没到两秒。

    它就惊呼道:“哎呀,主人!我又开了一朵九月霜火了!”

    九月霜火=求关注!

    银律:“……”

    南星:“……”

    去死吧!

    弱水:“……”

    默默地抱紧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