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救人还是杀人?

    祁绍揉着肚子,注意力显然不在这上面。

    谢忱侧目:“饿了?”

    祁绍死要面子:“尿涨的!”

    谢忱左右看了看,还挺认真的:“那边有个黑巷子,你要不去那边解决一下?这种地方,大概率只有店里才有茅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店里。”

    祁绍像看傻逼一样看了他一眼。

    “我,我憋不住了,我去!”

    尹力夹着腿,快速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小黑巷子跑去。

    他刚进去,墨无溟脚步就停在了小黑巷子前面的店,淡淡地:“这里菜色味道不错,位置多。”

    苏九眼底掠过一丝诧异,转瞬又搂住了他脖子,使劲吸了吸:“唔……是仙男的香味!”

    墨无溟薄唇轻抿,眸中含笑,迈脚走进门。

    “好刺眼!”

    颜醉情磨着牙,一步恨不得在地上踩出一个脚印。

    皇甫云阙已经被打击习惯了。

    诸葛红姝跟进去的时候,脚步顿了下,扭头看向街道,又摇了摇头,收回视线。

    兄弟们都跟着进去了,祁绍跑的贼快,进去就喊:“上菜上菜!”

    谢忱一脸黑线的站在门口,“你们先进去,我在这等尹力。”

    童俊和尹力脚步本来都要停下了,又进去了。

    实在是太饿了,也太馋了!

    谢忱走到旁边柱子,靠着,低着头。

    在他低头的时候,皇甫葬月带着手下,走了过去。

    她拧着眉,侧目:“真的没有半点消息吗?”

    几个护卫摇了摇头,“或许少主跟诸葛小姐都不在华城街,我们再去别的城里找一找?”

    皇甫葬月抿起唇,没有说话。

    忽地,前方冲出来一个人影。

    因为太突然,两人差点撞上,还好皇甫葬月动作快闪开了。

    护卫们皆是一惊,连忙上前护住皇甫葬月。

    “呃……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尹力拎着湿掉半拉子的衣摆,脸色涨红,尴尬得不得了。

    护卫们瞥了眼,在鼻尖挥了挥手。

    那淡淡异味,再看看那黑巷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人刚刚干嘛了。

    皇甫葬月拧着眉头,不耐烦地:“走吧。”

    护卫们连忙跟上。

    尹力连忙往前跑,结果看见前面没人了,顿时一愣。

    我尿泡尿(sui),这群孙子都没了?

    “愣在那干嘛,还不快点?”

    谢忱抱着胳膊,从柱子旁边走到灯光下,白了尹力一眼,就往店里走。

    尹力一拘灵,连忙冲过去,拉住谢忱的手,“我……我刚刚尿尿……尿死一人……”

    啥玩意?

    谢忱回头看他,仿佛在看一个神经病。

    紧跟着,他嗅了嗅,顿时皱眉:“你尿裤子了?”

    尹力:“这不重要!你,你快来跟我看看……”

    他拽着谢忱就走。

    谢忱无语的跟着他走。

    两人进去了小黑巷子。

    尹力藏在谢忱身后,伸出小脑袋,指了指前面,“地上有个人,我尿了一半,本来是往墙上尿的……然后我往前走,突然踩到一个人手就跌了一跤。我摸他身上是热的,但是呼吸很弱,可是身上都没有伤口,就是脸上有尿……我是不是我在地下城时间太久了,尿里有毒啊?”

    谢忱一阵无语。

    从空间袋里带出可以照明的,弯腰凑近,是个穿着蓝色袍子的男人,半边脸贴着地,头发遮住了脸。

    尹力不敢靠近,就问:“怎么样了?是不是我的尿有毒啊?”

    谢忱翻了个白眼,“你脑子能不能正常点?他就不能是自己受内伤了吗?西亚到处都是强者,随便一招震伤内脏,也是没有伤口的,你一个元者连这些道理都不懂吗?”

    他半蹲着,憋着气,“你把他扶起来,给他喂一颗丹药。”

    尹力不敢迟疑,赶紧把人扶起来,又自言自语:“这巷子里好臭,说不定不是我一个人的尿,很多人的尿给他毒死的?”

    “……”

    谢忱都懒得理他了,从药瓶掏出一颗药。

    尹力把人扶了起来,拨开他脸上的头发,捏住他腮帮,“来,喂吧?”

    谢忱掀起眼皮,伸手去喂药,却在看清对方相貌之后,狠狠一抖。

    “青颜公子?”

    他赶紧将人拦腰抱起,转身就往店里冲去。

    尹力一脸懵逼的跟上去。

    谢忱抱着青颜冲进店里,短短的时间,额角就浮起一层冷汗。

    他清楚的感觉到青颜身上的温度在不停地下降,心脏跳动也极其微弱。

    饭馆里。

    小二看见有人抱着半死不活的人进门,就上去拦住:“本店不住宿,也没有医馆,拒绝伤者进入!”

    谢忱冷着脸皆是,“我们的人里有神医,他们刚刚进去。”

    小二却不理会,“这是我们店里的规矩,希望客官不要为难小的!”

    “唔……”

    青颜喉间滚动,嘴里吐出一口黑血,眼睛已经开始翻白了。

    谢忱急的就喊:“九哥!九哥!九哥——”

    他的声音破音了。

    二层几乎被苏九他们包了。

    不同于其他客栈,这里的二层是全封闭的。

    但是谢忱的声音灌入了元气,自然传了进去。

    这种着急之中带着惊恐的声音,谢忱很少发出。

    苏九眼神一变,墨无溟就抱着她下去了。

    祁绍速度也快,就是手里还拿着鸡腿,显得有些滑稽。

    小二听见他在这里大声喧哗,顿时怒道:“哪来的混账东西,敢打扰本店贵客用餐!来人——唔!”

    他扭头就喊,结果嘴里被塞了一根鸡腿,堵住了。

    “叫你大爷!我还以为出啥事了!”

    祁绍骂了句,视线落在谢忱怀里的人身上,“谁啊?”

    男人头歪着,靠着谢忱怀里,看不清相貌。

    墨无溟眼梢狠狠一跳,“青颜!”

    苏九从他怀里下来,朝着旁边的桌子说了声抱歉,掀翻了桌布。

    桌上饭菜哗啦一声落地,

    谢忱忙把人放在了桌上,将青颜体状况交代一遍。

    “不确定是什么时候昏迷的,没有明显外伤。”

    苏九嗯了声。

    指腹捏着他的脉搏,覆盖着一丝元气,检查他的身体。

    而后将他翻过身,一把撕开他的衣服。

    一个青黑手掌印,烙印在他后背,泛着淡淡的浊气,有些腐烂。

    苏九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凝聚元气,顺着手掌印记,将覆盖在伤口上的浊气驱逐。

    又拿出匕首,用火种烤热,将他后背腐烂肉一点点刮干净。

    鲜血很快浸湿了他的衣服,场面十分渗人。

    被掀掉饭菜的食客,本想发飙,就被骇的没敢吱声。

    旁边围观群众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这他妈的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