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青颜被追杀

    众人沉默的跟在后面。

    颜醉情走在皇甫云阙身边,忍不住看了他两眼:“我看你跟九九挺熟的,你也要跟她一起去吗?”

    皇甫云阙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颜醉情撇嘴,就在那嘀咕:“看那个墨无溟对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不是对我家九九也心怀不轨啊?哼!”

    皇甫云阙嘴角微微一抽,纠正:“苏九不是你家的。”

    颜醉情抱着胳膊,扭着头,看情敌的眼神。

    皇甫云阙忽然想打他。

    这货分明是对付不了墨无溟,来他面前找存在感!

    他横移两步,走到诸葛红姝身侧,拒绝跟他交流。

    颜醉情又瞥了诸葛红姝一眼,撇了撇嘴,“你跟我家九九也认识吧?”

    诸葛红姝咬着唇,尴尬的点头。

    颜醉情倒是没有为难她,自己在那生闷气。

    北门众人沉默着跟在后面。

    走了许久。

    雨水变少,天色变亮。

    终于到了泾川森林外围。

    眼看着就要分道扬镳了。

    总算有人忍不住了,“老,老大……我们可以跟着你吗?”

    众人纷纷看向男人怀里的人儿。

    她手肘搭在墨无溟肩头,闭着眼睛,慵懒地趴着。

    似乎是睡着了,并没有听见他们的问话。

    “……”

    北门众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没戏了。

    “嗯。”

    轻轻回应声,像风一样掠过耳边。

    众人心头一震,还以为听错了。

    却见,对方睁开眼睛,眉眼染着忧愁,“只要你们不嫌弃一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小累赘,我当然不介意你们跟着。”

    祁绍:“……”

    谢忱:“……”

    皇甫云阙:“……”

    诸葛红姝:“……”

    就佩服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众人不明真相。

    先是愣了愣。

    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了。

    老大在地下城很厉害那是因为她是武者!

    离开地下城之后她武者的大佬光环就不见了。

    没有大佬光环,就意味着在西亚可能生存不下去。

    忽地,有个男人开口:“小人非常感激老大的救命之恩,但若是这样请恕小人不能相随了!”

    皇甫云阙和诸葛红姝倏地拧眉。

    认出这个人是之前后退,用恶毒眼神盯着苏九的那个。

    苏九一言不发的趴在墨无溟肩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男人扭头,开始带节奏了:“我们当中大部分是中东来西亚的途中被抓的,在这里饱受折磨,原定计划早已经被打乱了。”他顿了一下,看向苏九:“小人在中东在屠魔堂待过,屠魔堂在中东名声不小,大家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屠魔堂他们当然知道了!

    小部分人面露激动之色。

    祁绍:“……”

    谢忱:“……”

    皇甫云阙:“……”

    诸葛红姝:“……”

    请你们清醒一点!

    屠魔堂的总堂主就在你面前站着!

    他们都被抓了几个月了,哪里知道外界的事。

    男人又接着说:“我小舅是屠魔堂的分舵主,兄弟们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我小舅把你们编在屠魔堂的下面,好吃好喝是肯定有的!”

    被抓去地下城的这些人,有的是跟朋友或亲人,带着全部家当去西亚闯一闯的。

    朋友和亲人死了,钱财虽然还在,心却不复当初了。

    他们承受不起死亡的威胁了。

    踌躇不定的:“老大……我们……”

    “不用看我的眼色,想走便走。”

    苏九从不强人所难,除非对方有价值。

    想走的人羞愧的地下头。

    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只想好好活着。

    男人见状,暗暗地得逞一笑,却又看向苏九:“老大,虽然不知您的金銮殿是什么样的,不过对比屠魔堂的话,想必要差了不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西亚实在是太危险了。”

    只要到了他的地盘,他就有机会给马腊堂报仇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当初马腊堂派去找监管者的,结果回来就看见马腊堂惨死的尸体。

    王桑是马腊堂的心腹,本跟谁马腊堂去西亚的。

    隐忍至今,就是要替马腊堂报仇!

    苏九看穿他眼底的杀意,却是平淡的问了句:“你确定……屠魔堂的事情,你做的了主吗?”

    王桑抬头,特别自信:“我小舅是屠魔堂的分舵主,这点主还是做得了的!”

    “哦?不知是哪个分堂的分舵主?”

    “二堂主白禄座下的分舵主!”

    “哦……”

    苏九尾音拖得长长的,点头:“记下了。”

    王桑不明所以,“所以老大……”

    “不去。”

    苏九丢出两个字,便收回视线,“墨墨,我饿了。”

    墨无溟嗯了声,抱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这里还在泾川山脉范围,还不能直接撕破空间。

    颜醉情眼珠子一转,立马厚着脸皮跟上了。

    想走的都没动,大约三十人。

    还有近一百人留下的,皆是愤怒的瞪了那三十人。

    童俊,尹力,向潮首当其冲。

    他们边走边骂:“忘恩负义的小人!呸!以后见一个打一个!”

    三十人满脸羞愧,但是内心又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忽地。

    他们又感觉到四道看傻逼的眼神。

    祁绍叹息。

    谢忱摇头。

    皇甫云阙:“……”

    诸葛红姝:“……”

    两人没说话,眼神表达所有。

    王桑捏着手指,不甘心的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没关系,反正金銮殿就在中东,他可以慢慢的报仇!

    主意打定,王桑扬手:“我们走!”

    双方背道而驰。

    一个中东,一个西亚。

    向潮他们都走了老远了,还在那里骂人。

    “草,早就看王桑那孙子不顺眼了!”

    “谁说不是呢,就属他跟马腊堂穿一条裤子,肚子里憋着坏水呢。”

    左恒涛:“早知道这孙子这么坏,老子在地下城就找机会把他们给干掉了。”

    尹力、向潮、同其他人骂了半天。

    忽然发现童俊安静的有些过分。

    两人同时愣了愣。

    向潮直接问:“怎么了?”

    童俊眸色很深:“不知道苍龙阁怎么样了。”

    向潮揉了揉鼻尖。

    童俊到底是一阁之主。

    手下有一大群手下,责任重大,跟他们这些人不同。

    尹力也隐隐明白了。

    他说:“你要是想走的话,跟老大说一声,老大不会怪你的。”

    童俊笑着摇了摇头,“经过地下城这些,我哪里还会在乎那些东西?我只是想着回去说清楚,孑然的离开。”

    尹力直接拱手:“兄弟牛逼!”

    兄弟们竖着耳朵偷听,不禁递过来佩服的眼神。

    这魄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正想着。

    周围空气猛地传来震动,狠狠的扭曲了一下。

    前方传来祁绍的吆喝声:“快快快!过时不候啊!”

    啥玩意啊?

    众人倏地抬头,眼珠子好险没掉出来!

    正前方的位置,被人狠狠地撕开了一道空间里裂缝,正在不停地闪烁着暗光。

    祁绍弯着腰就钻进去了。

    谢忱跟着就进去。

    诸葛红姝紧跟其后。

    皇甫云阙刚要上前,猫了半天的颜醉情见缝插针!

    被挤开的皇甫云阙:“……”这小子绝对是欠扁!

    他们几个是进去了。

    目瞪口呆的一群人反应不过来。

    老大是武者,墨无溟不应该也是武者吗?

    为什么他手里泛着黑色元气,面无表情的撕着空间?

    而且,他一个人要带他们近一百人!

    这得多大的元气才能支撑住啊?

    唰。

    男人冷冰冰地视线扫了过来。

    众人打了一个冷颤,倏地回神。

    一个个就跟下饺子似的,赶紧跳进空间裂缝里,生怕迟一步就赶不上了。

    等到所有人都进去之后,墨无溟才抱着挂在身上的苏九,进了裂缝里。

    裂缝随之消失,看不出半点痕迹。

    *

    青颜已经到了绿岭山庄。

    绿岭山庄的名字,跟它的环境一样,到处都是绿荫环绕。

    这在西亚大陆是非常少见的!

    绿岭山庄非常郑重的招待了他,毕竟酒城这段时间上升的挺快的。

    房间里。

    几个护卫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青颜。

    青颜眉心狠狠地皱了起来,“难道说地下城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抓绿岭山庄的人?”

    几个护卫不敢猜测。

    青颜手中折扇,抵着额角的斜疤,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之前的推测是错的话,那……

    欻欻。

    细微的动静。

    青颜耳廓微动,抬手制止了将要动弹的护卫。

    若无其事的:“既然没有关于战少的消息,稍后便告辞了吧。”

    几个护卫颔首称是。

    青颜又随意地扯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直到外面什么动静都没了,他才眯起眼睛:“呵,看来,我的猜测未必全错。”

    几个护卫仍然不发表意见。

    他们对青颜并不是很了解,基本上都是战少在打理西亚的事。

    这位青颜公子原本是挺吊儿郎当那种,结果在战少失踪之后就变了一个人。

    浑身都是喋血煞气。

    完全就是第二个战少,让他们心底犯怵!

    虽然那天主公来的时候,他又哭又撒泼,又变得吊儿郎当了。

    但他们还是生怕说错一句话,就被这个变脸怪,当场给砍了!

    青颜当然不知道自己在他们眼底的形象了。

    手握着折扇,用力敲了下,已经有了计较。

    “走,我们离开。”

    他起身,带着几个懵逼的护卫。

    青颜告辞,林庄主非常有礼的把他送到门口。

    天色渐暗。

    青颜悄悄地潜入绿岭山庄庄主的书房。

    希望能找到只言片语的蛛丝马迹。

    结果,他刚进去,把柜门打开,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青颜眼神一冷,快速隐藏在书架后面。

    嘎吱——

    房门被推开。

    林庄主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人,急匆匆的。

    一进门,他就询问:“你们怎么会突然来这?我这府上刚走了个不好惹的,你们实在是太冒险了”

    左护法接到命令过来的时候,是有点无语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盟主居然跟绿岭山庄庄主有勾结,所以才会一切都那么顺利。

    左护法原本对盟主的崇拜,都因为这件事大打折扣了。

    他特别瞧不起林庄主这种出卖兄弟的伪君子!

    强忍着鄙夷,他说:“我们盟主只是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地下城没了,但是当初的约定还算。”

    至于什么约定,他也不清楚。

    大概就是出卖兄弟之类的吧?

    左护法心里更心中十分不齿。

    林庄主沉着脸,甩袖:“哼,你们盟主是怕我不认账吗?”

    左护法但笑不语。

    林庄主冷嗤一声,走到书桌后面,随手写了一封信,递给他:“回去告诉你们盟主,我答应的事,绝对不会反悔!”

    左护法接过信,点了点头,就走了。

    他是武者,元气修为并不强大,完全没发现房间里有人。

    但是林庄主却在他离开房间的刹那,眼底就流露出了浓浓地杀气。

    扬起手,朝着书架就是用力一掀。

    强悍的元气,带着凛然的杀意。

    青颜倏地掠身,快速躲开攻击。

    哐当一声!

    书架被掀翻,撞到了墙上。

    哗啦。

    青颜抖开折扇,笑眯眯得:“林庄主这是作甚?在下不过是走错了房间,你也不必杀人吧?”

    林庄主满脸森寒,“你要是乖乖地离开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你偏偏找死!”

    他直接出招。

    元帝等级的强者,出手奇快无比!

    青颜根本不敢恋战。

    直接从既定的逃跑路线撞出窗外,伸手撕破空间!

    他的动作够快,但后面的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内脏震动,狂吐一口血。

    他刚跳进空间裂缝,林庄主就紧跟撕开空间。

    高等级的元者,能够利用空间波动追踪到低等级元者。

    林庄主追到青颜并不费事。

    青颜不傻,甚至很奸诈。

    他早就选好了路线,打着重伤也要进泾川森林的念头。

    只要到了元气被限制的地方,林庄主也发挥不出来能力!

    而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哪怕没有元气,也如利剑出鞘。

    林庄主拔出剑,单手掐诀,就要用技能攻击。

    青颜离开后,就来这里测试过距离。

    他擦了下嘴角的血迹,笑的挺贱地:“我还没见识过元帝的厉害,来呀来呀!”

    说着,就招了招手。

    林庄主满脸怒意:“无知……”

    话音一顿。

    他凝聚元气的手僵住了,体内元气荡然无存了。

    青颜朝着他比了一个挑衅的手势,拍拍屁股,当着他的面就跑了。

    他不确定泾川森林还有没有他同伙。

    总之跑为上策。

    林庄主就去追了。

    得知地下城秘密的隐患,不除掉焉能甘心?

    追归追,可惜他追不上啊!

    青颜的体能,哪里是他能追的上的?

    等到他追出去的时候,青颜早就再次撕破空间跑了。

    空间半点波动没留下。

    林庄主脸色铁青,却没有回山庄,而是直接去了附近的势力,

    通缉青颜,一定要把他给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