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杀小鸡也不带这么杀的吧?

    他脸红筋暴:“是谁干的?”

    左护法懒得理他,快速往下层走去。

    早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哪怕是假装阻拦一下也好啊

    这下子要是盟主盘问起来,如何是好?

    左护法心烦意乱的加快步伐。

    二层与三层夹层的昏暗房间内。

    武者正把地下城发生的状况禀报给盟主,“地下城范围内,除了咱们这偏离的位置没事,其他地方都被捅破了,照情况来看的话,一层大概是被掀了……”

    说这话的时候,武者声音都有些发抖。

    天道盟盟主抓着帷幔的手猛地收紧,“谁掀的?”

    武者一头冷汗,“不,不知道……我们刚刚从主街道下看的时候,发现……三层和四层的武者和监管者都死了……”

    嘶啦——

    盟主一把扯掉了帷幔,震怒的:“岂有此理!左护法和右护法人呢?”

    话音刚落地。

    左护法进门了,慌张的:“盟主!现在情况不妙,您还是先走吧?”

    “你让本座走?你知道这里本座花了多大的心血吗?”盟主眯起眼,昏暗的光线,看不清他的相貌,却能看见他那双阴冷的眼睛。

    左护法脑袋低下,扑通跪地:“盟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给八大山庄造成的打击不会因此减弱!他们内部争夺少主动荡不安,咱们已经在这半个月内,吸收了不少势力啊!”

    盟主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就这么放弃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可惜了!

    明明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能把西亚大部分势力吃掉的!

    盟主背着手,阴鸷的:“慕聆凤在哪?把她一起带走。”

    “这……”

    左护法突然梗住。

    关于慕聆凤的所作所为,他还没有跟盟主说过。

    这时。

    门口传来了讥讽:“怎么?地下城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没跟盟主说过?”

    右护法走了进来。

    左护法面色一僵,冷冷地:“这就不牢你费心了!”他扭头,对着盟主说:“慕聆凤性格凶残,是个隐藏的武者,我怀疑地下城这些事跟她脱不了干系!”

    眼看着盟主身上气息越发阴冷,左护法又忙说:“属下愿意领罪!可是眼下情况危急,还请盟主快点离开这里!”

    “不好了不好了!之前在三层当监管者的墨无溟让人把四层所有人都放出来了,现在他们正往上冲!”监管者从进来就喊。

    右护法瞳孔一缩,“你说什么?”

    盟主拿起旁边的茶杯,朝着右护法就砸了过去:“你个瞎了眼的狗东西!”

    右护法不敢躲,就这么被砸在头上。

    茶杯破碎,在他额头划出一道血痕。

    逃过一劫的左护法:“……”

    艾玛,还有这种好事!

    右护法连血落在眼睫上也不敢擦拭,低头请命:“属下马上带人去把此人捉住!”

    盟主阴狠的瞪着他,“收拾不了他,你也不用回来了!”

    右护法哪里还敢再待下去,赶紧离开,带人去捉拿叛徒了。

    左护法弯着腰,恭敬地:“盟主,为了您的安全,您还是先从密道离开吧?这个墨无溟就是那个因为太厉害,被提到三层的……说不定,劫狱的人真是他,而他很可能就是右护法抓来的那个战流云的幕后主子!而且……刚刚把地下城捅破的那束光,不简单,还是小心为上啊!”

    盟主沉吟再三,还是从密道离开了。

    从地下城建成开始,这天的来临不是没想过。

    二层与三层的侧面位置劈出来的房间,一共有三条离开的通道。

    就算地下城关着的人全面爆发,也是找不到他的。

    左护法带着几个武者,随身护送。

    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右护法,带着满腔的愤怒,往三层走。

    还没等他到三层,就在台阶上遇见了一群人上来。

    墨无溟走在前方。

    看见来人,忽地笑了。

    那是一种带着浓浓地戾气与杀意的眼神。

    苏九扬了扬眉,“看来这位就是右护法了。”

    右护法阴沉着脸,给身后的武者使了使眼色。

    他能得到盟主的重用,不但因为他处事狠辣,更因为他自己实力过人。

    身为武者,他的力道在两百,秒杀很多同类武者!

    右护法高傲的都没有说话,拔出一把匕首,用手柄在额头血迹掠过,眼底迸发出凶狠:“杀无赦!”

    声音落地。

    他好似猛兽,带头冲向下台阶。

    狭窄的楼梯,拳脚施展挺限制。

    墨无溟却仿若未见,甚至没舍得把苏九放下来。

    他步伐轻慢地往前走,空出的那只手,抽出紫阳剑。

    剑刃泛着寒光,仿佛在等待沐浴鲜血。

    长剑与匕首相撞。

    砰!

    力量与力量的撞击。

    两人皆是面不改色,众人也看不出异样。

    唯有右护法心惊肉跳起来,虎口发麻的感觉,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对手是一个人类!

    他的力道从未有人超过过!

    压着那一丝震惊,他尽量做到不露出一丝的异样。

    “请问,你的手在发抖吗?”

    清冷的询问声。

    拆穿了他的伪装。

    右护法眯起眼,看向坐在男人怀里的漂亮少年,顿时一怔:“……你是慕聆凤?”

    苏九懒懒地看着他,勾起红唇:“右护法的消息真的很不灵通,我叫苏九,很快就会踏平你们天道盟了。”

    声音多温柔,话就多狂妄。

    右护法胸腔涌起一股怒意,“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他侧目,朝着旁边顿住的手下低吼:“还不快上!”

    “……”

    无人应答。

    右护法先是一愣,而后就瞪大了双眼。

    他看见了飘荡在半空的白色丝带,缓缓地滴落几滴血。

    扑通!扑通!扑通!

    四个武者应声倒地。

    脖颈都又一道细长的血痕,直接被割喉。

    右护法瞳孔猛地一缩。

    苏九勾着将血渍甩干净的抹额尾端,笑吟吟的:“不好意思,我家小带带不懂事,我勾起来了,你们继续吧?”

    后面的武者:“……”

    谁他妈敢过去?

    右护法在打架或许没看清。

    他们在后面跟着,就看见那白色丝带轻飘飘的扫过,一左一右。

    四个武者就断气了!

    杀小鸡也不带这么杀的吧?

    同样震惊的,又岂止是地下城的人。

    三层和四层的人跟在后面,仰着头,仅仅只能看见背影,就能感觉到前面那两位大佬的恐怖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