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掀翻地下城

    “少主——”

    萧木双目微睁,嗓子都喊破了。

    慕聆凤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

    怒意转化成了恐惧。

    墨无溟森寒的眼神,倏地扫向蓝飞燕。

    蓝飞燕吓得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祁绍朝着她后腿弯就是一脚,当下疼得她“啊”的一声,魂归本体!

    墨无溟满是杀意的看着她,便要去扭断她的脖子。

    “呃,不急!”

    苏九忙搂住他脖子,朝着祁绍挤眼。

    祁绍赶忙往后退。

    谢忱快步,拎着后面的飞驹过来,“冥王殿下,咱们还是先处理地下城的事吧?”

    墨无溟没理他,而是乱吃飞醋的看着苏九,那眼神仿佛在指控的说“你不爱我!所以不让我杀了她!”

    苏九看懂了,眼梢抽了抽。

    杀不杀蓝飞燕,跟爱不爱他有什么关系?

    苏九强忍着吐槽,转开话题:“右护法是谁?”

    墨无溟抿了抿唇,睨着飞驹,“不是说今日是右护法来的日子?怎么不见他?”

    听见这话。

    飞驹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你们还要去找右护法?”

    墨无溟的脸就沉了下去。

    飞驹吓得一哆嗦,“右护法带人去外面搜劫狱……”

    后面的字他没敢说。

    墨无溟继续问,“你们主子是谁?是谁建立的这种地方?”

    语气逐渐冰冷下去。

    显然是想到了二战的伤势。

    飞驹没吱声。

    不说要死,说了也得死。

    起码他可以选择用死来表忠心。

    墨无溟嘴角扯起一抹残忍的弧度,“看来,你不太清楚现在的形式。”

    飞驹额角渐渐地浮起冷汗,依然咬着牙关,不肯开口。

    墨无溟觑了谢忱一眼。

    谢忱立马后退。

    墨无溟一脚踩在他的肩头,缓缓地加重力道。

    咔嚓、

    地面裂开缝隙。

    飞驹膝盖骨传来顿疼,整个后脊都开始发麻了。

    他双手撑地,疼得低吼:“你杀了我吧!”

    墨无溟没理他,低眉看着怀中的人儿,“九儿,你是学医的,脊椎踩断,人就废了吧?”

    这个问题任何一个元者或武者都能回答。

    苏九扬了扬眉,平淡的说:“也还好啦,就是瘫痪了不能走路,任人践踏,连自杀都不可以。”

    飞驹脸色一白,张嘴就要咬舌自尽。

    还没等他咬下去。

    苏九再次开口:“咬舌自尽就不必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咬舌头并非百分之百的致命。如果过你运气够好,咬到舌头根部的血脉,你会流血身亡?血呛进肺部窒息?可是……”

    看着飞驹青白的脸色,苏九继续说:“如果你运气不好,你不但不会死,还会少了半截舌头。”

    飞驹舌头一僵。

    我想死,都这么难吗?

    墨无溟已经再次开始施加力道了。

    疼痛袭来之际。

    飞驹有些崩溃大喊:“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天道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就算离开地下城,你们也会被天道盟追杀的!”

    天道盟?

    众人皆是一震。

    这个势力他们还真听说过。

    能上三层来的都是在西亚有身份地位的了。

    对于西亚的大小势力都非常熟悉。

    印象当中这个势力不算大,背后的盟主很神秘,从未出现过。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势力,居然能利用泾川森林的操这么大一盘棋。

    这对诸位在西亚有头有脸的人物而言,简直是阴沟里翻船!

    耻辱极了!

    有人骂道:“草,小小的天道盟,欺人太甚!”

    也有人好奇:“墨少,你们这么多人,是来算账的吗?

    本来是这样。

    现在不是了。

    墨无溟冷着脸,余光扫向青龙,“把地下城直接捅了。”

    绕在苏九手腕的青龙瑟缩了一下。

    想征求自家主子的意见,又畏惧墨无溟身上那股子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苏九明白墨无溟另有打算了。

    虽然没得玩了,倒也不觉得可惜。

    因为……西亚肯定会有更好玩的!

    苏九笑的挺奸诈的。

    起码看见她这么一抹笑容的北门兄弟们,莫名地打了一个冷颤。

    青龙见主人默认,从苏九手腕下来。

    看了看三层顶部,拉升了一下尾巴。

    大有一种,你们看我表演的姿态!

    苏九一脸无语:“差不多就行了,再撅高点,腚都露出来了。”

    青龙:“……”

    我听不见!

    青龙稍微变大了一点,仍然是青蛇的形态。

    而后,他像个螺旋桨一样,朝着顶部旋转而去。

    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突然照进来一道细微的亮光。

    轰隆!轰隆!

    声音时近时远。

    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

    整个地下城变样了。

    一道又一道光柱,从上面照下来,就跟打地鼠的洞一样。

    很快,有雨水从光柱里面落下,冰凉凉的落在脸上。

    众人昂着头,双目微睁。

    头发,衣服,很快就淋湿了。

    他们却呆滞的眨了眨眼。

    “那是……外面吗?”

    “地下城被捅破了?”

    “我我……我……我们可以出去了?”

    激动,慌张,不安。

    也有人习惯了黑暗,吓得往店铺里跑。

    这一番动静之后,地下城是彻底的乱了!

    昏暗的环境里,传来了苍老的低吼:“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愤怒的质问。

    守在外面的武者也是一脸懵逼。

    “你们去查看一下——”

    轰隆!

    又是一声动静。

    整个一层的顶,刚刚修好一半的,全部被掀掉了!

    左护法懵逼脸,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青芒上上下下。

    角度刁钻的打洞,本以为会跟二层的一样,哪晓得一层的顶被掀了?

    本来一层的范围也挺大的。

    青龙这一掀开,上面驻守的武者,以及带领队伍寻找劫狱犯人的右护法,就这么掉了下来。

    “……”

    全体一脸懵逼。

    得亏一层本来就没多少人了。

    除了稀稀拉拉的几个新人,就只有监管者们大眼瞪小眼了。

    右护法抖了抖身上的泥土,脸色铁青:“怎么回事?让你们修顶,不是让你们拆地下城的!”

    左护法甩了下袖子,将土拨掉,脸色不比他好多少。

    “你还有脸说我呢?去看看你的三层吧!”

    “什么?”

    右护法一愣,当即左右看了看。

    除了走道好好的,店铺位置全部都是洞。

    他走到走到一个洞口,往下一看,直接看到四层牢房!

    右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