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本王也好奇,什么丹药

    陈庆是被一脚踹出去的,直接趴在一家店铺门前。

    周围店铺里的人,全部都愣了愣。

    陈庆在三层也是一霸,得罪的人不少。

    他们好奇到底是谁把陈庆给打了。

    结果,一抬眼就看见了墨无溟那张生人勿进的脸。

    瞬间就不好奇了。

    陈庆被墨无溟打,那可太活该了!

    咋没打死他呢?

    就在他们幸灾乐祸的时候。

    满嘴血的萧晋源映入眼帘,狼狈的趴在地上。

    萧木白着脸,往前带路:“慕聆凤就在店里……”

    赤洵把曹护院放在店里的桌上,跟他往小黑屋走去。

    尹力和向潮担心萧木耍诈,便跟了过去。

    “……”

    周围一片死寂。

    众人吃惊的看着地上的萧晋源。

    他满嘴的血,啊啊的想说话。

    但是张开的嘴巴,似乎空荡荡,只有血红。

    “……”

    天呐!

    舌头没了!

    众人惊恐的瞪大双眼。

    萧晋源不是经常跟墨无溟坐一桌吗?

    他为何要割掉萧晋源的舌头?

    忽然有人惊奇的发现:“喂,你们看,墨少怀里抱着一个少年……”

    原本不敢直视墨无溟的人,纷纷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得了了,脸上表情色彩缤纷。

    淦!

    难怪墨少对蓝飞燕都不上心,合着他喜欢男人!

    忽然又有人惊呼:“那是蓝飞燕吗!”

    众人抬头一看,顿时惊呆。

    蓝飞燕被人拎着后襟,受制于人,脸色十分难看。

    “……”

    什么情况?

    三层几个有头有脸的就这么都栽了?

    “放开我……赤洵,你放肆!曹护院呢?曹护院在哪里……你放开我……啊——”

    嘶哑而挣扎的低吼声,慕聆凤被赤洵拖着走,湿透的衣服还在滴水。

    赤洵绷着脸,一直把拖拽到曹护院的尸体旁边,狠狠地甩过去。

    “你的曹护院在这!”

    慕聆凤直接趴在桌沿,抬眼就看见浑身是伤,脸色惨白,且毫无呼吸的曹护院。

    她双目微睁,吓得后退。

    赤洵攥住她的手腕,强迫她面对曹护院,“慕少主不是在找曹护院吗?这就是你的曹护院,不认识了?”

    慕聆凤有些发疯的挣扎起来,“放开我,啊!是你杀了曹护院?是不是?”

    赤洵面无表情地:“是你,是你的蛮横,是你的无知,一点点杀了对你忠心不二的曹护院!慕少主,你真行啊。”

    慕聆凤瞳孔微缩,抱着脑袋:“你胡说!我没有杀他!是他愚蠢,是他非要跟着苏九……”

    她咬着下唇,眼神越发疯狂:“是他……是他该死……他不过是我家一个奴才,死了就死了,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曹护院于慕聆凤而言,如师如父。

    但是她极其反感明明是奴才曹护院,却要踩在自己头上的感觉。

    如今,这个在她身边培养她的奴才,死了,还说是她害死的?

    她绝不会承认,一个奴才需要负责!

    慕聆凤在心里说服自己之后,更加认定了自己没错。

    她眯着眼睛,愤怒地看向赤洵:“你跟我说忠心不二?我家里的奴才,他曾受过我爹的恩惠,对我忠心不二不是正常的吗?”

    赤洵讽刺一笑:“是啊,所以曹护院他把命还给你了。”

    慕聆凤的表情僵住了。

    人的感情,相处十几年下来,就算再不承认,也是有的。

    她再瞧不起曹护院,也不得不承认他对她栽培和厚望,哪怕是她爹也比不上的。

    慕聆凤指甲陷入掌心,眼里蓄满了泪水,却没让它掉下来。

    她高傲的抬起着下巴,唇瓣发颤的说:“就算把他命还给我,我也受得起!”

    赤洵不心疼她,甚至有些恶意的说:“你受得起?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曹护院是青木山庄的总护院。你爹有多重用他,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慕聆凤脸色一白,“你想说什么?”

    赤洵没说话,抱起曹护院准备离开。

    “你要把他带去哪里?”

    慕聆凤慌促的跟上。

    一出门。

    外面热闹的不得了。

    一大群人在张望,包括三层的吃瓜群众。

    陈庆朝着萧晋源骂了句,“废物,居然抓了个假的苏九。”

    他真正想说的是“你个废物要是抓住真苏九,也就没这些破事了。”

    问题是真苏九就在旁边站着,他不敢说。

    萧晋源恶狠狠地瞪着他,鲜血都浸到他眼睛里去了。

    看着十分渗人。

    慕聆凤双目圆睁,指着苏九尖叫起来:“你这个贱人!你害得我好惨啊!”

    萧木冷睨了她一眼,走到苏九面前。

    扑通跪地:“求求您,放过我家少主吧!”

    苏九坐在墨无溟手臂上。

    她无视慕聆凤,看着萧木,“他离开这里,还有价值吗?”

    一庄之主,是绝对不会有哑巴的。

    萧木听懂了,脸色瞬间惨白。

    萧晋源抬起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满是杀意的眼神盯着苏九。

    苏九笑了,很冷:“你知道吗?炼丹师的鼻子特别灵敏。”

    萧晋源眼神一滞。

    萧木脸色也变了。

    两人紧张的看着对方一张一合的红唇,慢吞吞地说:“你的丹药封香太过仓促,应该刚炼出来不久。你见我时便已知我是假慕聆凤,可是你这枚丹药还在身上,见到我的时候也没有拆穿我的身份,甚至用那种恶心的令人反胃的眼神看着我……等蓝飞燕出现,她身上也有这股药香,甚重,明显丹药是她炼制,只不过、她的目标是墨墨。所以,这其中有什么含义呢?”

    什么丹药啊?

    周围的人听得迷迷糊糊。

    萧晋源和萧木却脸色惨白。

    蓝飞燕担心她说出丹药,连忙尖叫:“住口!你以为炼丹师是神仙吗?还药香?还能闻得出来封香过于仓促和时间……唔唔唔……”

    她嘴巴被祁绍捂住了。

    祁绍一脸无语,“我就抠个鼻屎,真能蹦跶!”

    众人:“……”

    所以,到底是什么丹药啊?

    苏九没接着说破。

    因为抱着她的男人已经浑身冒寒气,恨不得将萧晋源碎尸万段了。

    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颜醉情瞥见墨无溟脸色不好,故意问:“什么丹药啊?”

    墨无溟冷着脸,一字一顿的说:“本王也好奇,什么丹药。”

    苏九摸了摸鼻子:“媚丹。”

    砰——

    一声闷响。

    墨无溟一脚就把萧晋源踹翻,然后凶残的踩爆了他的小脑袋瓜子。

    噗嗤一声。

    白色脑花与鲜红血液交错。

    众人吓得脸色发白,连连倒退。

    太残暴了!

    太血腥了!

    颜醉情抬起的脚,又讪讪的收了回来,悄悄地抹了一把冷汗。

    ——我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