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我要去把慕聆凤找出来

    她激动地瞪大双眼:“你什么意思?你是在羞辱我吗?别以为你现在赢了,你不过是因为你那张脸,如果没有你那张脸,你什么都不是——”

    最后一句近乎低吼。

    这时。

    墨无溟清冷孤傲的身影,走到苏九身侧。

    他没说话,掏出手帕,弯下腰,凑近她。

    低垂下眼睑,轻柔的给她擦拭脸上的血渍。

    苏九望着他认真又仔细的样子,心头微微一颤。

    这个狗男人,每次默不作声做的事,总是能让她心跳加速!

    直到血渍擦拭干净以后。

    墨无溟用指腹摩挲她面颊,冷声道:“下次还是我动手吧。”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用空下来的手,握住他的手,眨着眼:“我家墨墨的手是这么漂亮,怎么能杀人呢?”

    墨无溟差点笑出声,又憋了回去,另一只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温柔地动作,仿佛他手里的是稀世珍宝。

    蓝飞燕指甲陷入掌心,羡慕又嫉妒的瞪着苏九,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却见。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看了过来:“你说方才说我羞辱你,我想了下,我大概是在炫耀吧。”

    夸她是认真的。

    炫耀也是认真的。

    因为她家墨墨值!

    蓝飞燕差点呕出一口血,“你,你……墨大哥,我对你的爱,你不知道吗?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我那么爱你……”

    她眼底蓄满了眼泪,痛苦的看着墨无溟。

    墨无溟冷冽的眼神扫过去,透着凛然的杀意,“若非是九儿动手,你现在已经是尸体了。还有,你年纪比我大,别再叫我大哥。恶心。”

    既冷酷又无情。

    蓝飞燕脸上血色尽褪,朝着苏九咆哮:“那你有种杀了我啊!”

    “我没种也会杀了你。”

    苏九轻飘飘的说完,却收回了剑。

    现在还没到杀她的时候。

    蓝飞燕嘴里求死,躲过一劫却松了口气。

    只是下一瞬,她就被人一把拎了起来。

    祁绍拎着她后襟:“给爷老实点!”

    蓝飞燕愕然的挣扎:“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祁绍咦了一声,嫌弃的:“你说干嘛?就你那出丹药杀我家九哥的事,你当我们失忆啦?告诉你,再唧唧歪歪,我先割了你舌头!”

    “我……”

    蓝飞燕白着脸,吓得噤声。

    地下城的人,什么凶残的事都干得出来。

    她一点都不怀疑对方割他的舌头。

    “老大!这里还有个活的!”

    童俊把从昏迷中转醒的陈庆拖了过来。

    陈庆脑袋嗡嗡直叫唤,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你是什么东西?你给我松开!再放肆,老子要了你的……啊——”

    惨叫,盖过了后面的话。

    他被童俊狠狠地砸在苏九脚边。

    陈庆本来下巴挨了一脚,又撞在地上,整个人都处于浑噩的状态。

    这么一砸差点没把他又给砸晕过去!

    待他吃力的抬起头,就看见一张姝丽的脸庞,顿时瞳孔一缩。

    “你——”

    他下意识后退,却摸到一双脚。

    童俊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什么你,这是我们老大!”

    陈庆忍着疼,偷偷四下张望。

    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吓尿了!

    地下城的武者全被干掉了?怎么可能!

    惊恐之际,他瞥见了蓝飞燕和飞驹,两人却分明受制于人!

    陈庆脑海骤然浮起五个字。

    ——地下城完了!

    北门众人围到了苏九身边。

    赤洵欲扶起曹护院,他猛地吐出一口血,快不行了。

    “曹护院!”

    赤洵颇为难受的低吼了声。

    众人倏地回眸。

    曹护院奄奄一息,吃力的看着赤洵的右臂,愧疚的:“赤少主,你何苦……我是该死的人了……”

    若非赤洵用右臂的剑伤把他拽了回来,他现在已经没气了。

    赤洵语气发沉,“曹叔!你撑住,慕聆凤还在三层,先找到她……”

    曹护院摇头,“不了……”

    太失望,失望到不想承认那个竟然是他从小指导大的少主!

    他又摇了摇头:“是我无能……”

    赤洵心里不是滋味。

    曹护院对青木山庄忠心耿耿,对慕聆凤掏心掏肺。

    本以为他提到慕聆凤,能让他提起一点求生欲,谁知道他竟然连见都不想见了。

    可见慕聆凤的所作所为,有多令他失望!

    旁边的人见状,忙问:“修复丹没吃吗?”

    赤洵眼圈微红,摇了摇头。

    祁绍无奈的对苏九说:“他不要修复丹,说是不能再对不起青木山庄了。”

    苏九没吱声。

    意料之中罢了。

    曹护院是笑着断气的。

    他的衷心,以命相抵。

    赤洵压着哭腔,抱起他的尸体:“曹叔,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的!还有慕聆凤,我要让她看看自己的愚蠢害死的是她最忠诚的下属!”

    众人心有凄哀。

    不禁回想起来曹护院对慕聆凤的维护,不管她说了什么,他总是在前面挡着。

    这样一个衷心的人,却是这般下场。

    赤洵抬眼,看向拖着自家少主缩在角落的萧木,“哪个兄弟帮个忙?把他们带上。”

    颜醉情一直在后面酸溜溜的盯着苏九和墨无溟,正在暗戳戳的画圈圈。

    听见这话,他立马举手:“让我来!”

    萧木见他过来,激动地喊道:“你们要杀就杀我!别杀我家少主!”

    颜醉情一把将他拽开,“看在你衷心的份上,我不打你。”

    萧木失血过多,一边胳膊还是断的,毫无反手之力。

    颜醉情推开他,直接把失去舌头的萧晋源拎起来。

    萧晋源不是武者,更加没有反手之力。

    他甚至连喊得资格都没有!

    皇甫云阙走过去,拎起萧木:“你脚好好地,还是自己走吧?”

    诸葛红姝尴尬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候说什么话呀?

    萧木白着脸,跟在颜醉情后面。

    赤洵抱着曹护院,走到苏九身边,“老大,我要去把慕聆凤找出来!”

    苏九什么话都没说,沉默着往前走。

    众人敛起心绪,纷纷跟上。

    他们没忘记来三层的目的,现在刚过第一关。

    右护法,还有地下城的背后主使人,不知有多难对付!

    陈庆被几个兄弟踢着走,这种踢是带着报复性的。

    因为他们都曾在陈庆手底下吃过亏,并且是没招惹对方,就被对方给削了。

    现在逮到机会了,自然可劲的削回来了!

    陈庆被踹的脸色发青。

    他身上有伤,对方人多,根本无法反抗!只能认栽!

    店铺聚集的地,热闹如旧。

    没有人发现地下城变天,所有人都以为监管者去找劫狱犯了。

    直到主街道忽然走过来的大队伍,他们才猛地意识到——不对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