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萧晋源轻笑出声,“呵呵呵……苏九小姐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苏九……九儿……九哥?

    慕聆凤瞳孔猛缩,面色惨白如纸。

    苍白的唇瓣,止不住的颤抖:“是他,他叫苏九?苏小姐……她……她是女的?”

    萧晋源面露不悦,不喜她装模作样的作态,语气冷了下去,“苏小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你若是半点价值都没有,那本少也没有留下你的必要了!”

    杀意凛凛,胁迫十足。

    享受本王赐给你的荣誉吧……

    本王赐给你的荣誉……

    赐给你的荣誉……

    荣誉……

    慕聆凤耳边不停播放着这句话,也终于明白过来,所谓的荣誉是什么了!

    她脸色青白,腾地起身:“搞错了,你们搞错了!我不是苏九,我不是!我是慕聆凤!我是青木山庄少主慕聆凤!”

    萧晋源眉心一皱,余光扫向后面的萧木:“怎么回事?”

    苏九已经给萧木打过预防针了,他冷嗤:“苏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想当慕聆凤这辈子不可能了,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慕聆凤双目微睁,“我真的是慕聆凤,青木山庄少主,我爹叫慕嵩!”

    萧木不屑一笑,紧跟着便给萧晋源‘洗脑’,“少主,如今慕聆凤名气颇大,这件事属下还没来得及跟您汇报,没想到苏小姐竟然不识趣,冒充慕聆凤!”

    萧晋源挑眉,“哦”了一声,似乎对他口中的慕聆凤很感兴趣。

    听见这话,慕聆凤险些晕厥过去,“真的不是苏九!”

    萧木反问:“证据呢?”

    慕聆凤急切的:“客栈里的曹护院可以替我证明,今天来客栈的男人,我是第一次见!”

    萧木继续反问:“哦?第一次见他,便与他热情拥抱亲吻?”

    慕聆凤黑下脸:“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

    话音卡在嗓子眼。

    脑海里闪过男人突然俯身低语的动作,差点没有呕出一口血!

    好美的面孔!好毒的心肠!

    萧木冷笑,“怎么不继续狡辩了啊?没想到我看见了吧?哼。”

    慕聆凤气得发抖,声嘶力竭的:“你看见什么?你什么都没看见!”

    萧木扭头,对着萧晋源说:“恼羞成怒了。”

    “——?”

    委屈到五官扭曲的慕聆凤,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叫什么?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萧晋源没心情陪一个疯女人闲聊,摆手道:“把她关起来,什么时候想冷静下来好好聊,再把她带过来!”

    萧木颔首,擒着慕聆凤的手腕,连拖带拽的往店里面走。

    慕聆凤没有元气,哪里是武者的对手,根本挣扎不掉,还把胳膊弄脱臼了。

    她哭着喊:“我不是苏九……我真的不是苏九,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是慕聆凤……我才是慕聆凤……啊……”

    最终,还是被关进了黑暗里。

    萧晋源略微蹙眉,对她刚刚发出的尖叫,心生疑窦。

    等到萧木过来,他便问:“慕聆凤是怎么回事?这苏九又是怎么回事?”

    萧木立马将遇到慕聆凤及打听到的事情告知:“慕聆凤相貌绝色,聪明睿智,在一层就收拢了一群手下,凶猛的杀了四门老大,将一群手下带到了二层。如今又在二层掀起了风雨……此女绝非凡角!乃是龙凤之相!”

    “哦?”

    萧晋源某种趣味加深,某些想法几乎与萧木不谋而合。

    若慕聆凤当真厉害,那他与其来往,无疑是多了一大助力!

    萧木笑的别有深意:“我跟她说我们就在二层,还告诉了她客栈的位置。”

    萧晋源唇角勾起一抹笑,端起桌上的茶杯,浅品了一口,“看来,我不仅要离开地下城了,还要与青木山庄联姻了……”

    萧木颔首:“属下先恭贺少主了!”

    萧晋源脸上满是自信,“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掉苏九,让她知道,不配合的下场!”

    萧木冷下脸:“属下一定会办妥的!”

    萧晋源淡淡的点头,眼神里充满了离开地下城之后的美好向往。

    *

    监管者望着去又归来的墨无溟,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狂喜。

    明天就是右护法出现的日子,他们还担心到时他不在,如何跟右护法交代呢。

    毕竟他是第一个从地下城的俘虏,转成地下城监管者的!

    单凭这一点,就会更加重视!

    两人喜极而泣:“墨少,幸亏您回来……”

    要不然我们俩就惨了!

    墨无溟冷睨了眼他们。

    两人擦了擦眼泪,又体贴的:“这里不需要守着了,您还是跟虎子一起先回去休息吧。”

    另一个监管者虎子也跟着点头。

    墨无溟没说话,却移步了。

    虎子连忙跟上,边走边说:“您现在可能还有点不习惯,再过两天就习惯了。”

    墨无溟低沉的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每层监管者住的地方,都是统一的。

    一间大房,通铺,一人一个被子。

    虎子上前,赶紧把最边边的位置腾出来。

    房间里的其他监管者,纷纷下了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例行检查呢!

    墨无溟单手负背,面无表情,犹如一尊从天而降的冰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众人低着头,安静得不得了。

    直到虎子把被子整理好,“墨少,您过来休息吧?”

    墨无溟走过去,坐下,眉心微微皱起。

    虎子大气不敢喘一个:“是不是哪里不满意?”

    墨无溟左右看了看,又问:“不是说有四层吗?兄弟怎么这么少?”

    别看他说兄弟,房里的可没一个人敢当他的兄弟。

    除非你想缺胳膊断腿!

    虎子颤巍巍的:“四层人住在右护法那边的房间,跟我们不住一处。”

    墨无溟冷淡地嗯了声,轻轻摆手:“去睡吧。”

    虎子如临大赦,小心翼翼的爬上床。

    其他人羡慕的看着他,还站在原地不敢动。

    直到墨无溟余光扫过去,冷冷地:“都等本王伺候你们吗?”

    “……”

    众人灰溜溜的上床。

    躺下的那一刻:哇!真爽!

    所有人都闭上眼睛熟睡的时候。

    墨无溟离开了房间。

    在得知还有四层的时候,就等于确定了二战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