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玷污了我们老大!

    像这样的欢声笑语,自从来到地下城,就再也没有过了。

    他们战战兢兢,每天都在踩着别人的尸体活下去而努力着。

    慕聆凤盯着被坐在男人怀里,被围在人群里中央的少年,嫉妒的咬烂了腮肉。

    都是假象!

    他是男人,他不是慕聆凤!

    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道德的关系!

    各种邪恶念头在脑海里扩散开。

    等慕聆凤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脱口喊了出去:“他是男人,他不是慕聆凤——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实在是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癫狂的声音,带着一丝快感。

    曹护院刚刚去拎了一壶新茶。

    啪嗒!

    在地上摔得粉碎。

    他手脚冰凉,怔在原地。

    茶壶破碎的响声,仿佛是庙宇里的钟声,敲在了慕聆凤心头。

    她猛的回过神,脸色顿时惨白。

    无数双眼睛,盯着她看。

    冰冷的,愤怒的,充满杀意的。

    仿佛都是在维护那个冒牌货的!

    慕聆凤眼睛发红,一下子又癫狂了,“你们都瞎了眼,他是男人你们看不出来吗?”

    “这个小婢子疯了!”

    曹护院沉着脸,冲过去,一把攥住慕凌风的手腕,往后面房间拖。

    “啊!曹护院,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要揭开他丑陋的面具——”慕聆凤使劲挣扎,用力抓住桌子,不让曹护院把她拖走,嘴里还在骂:“你这个该死的奴才,你信不信我回去就宰了你——”

    啪——

    曹护院甩手就给她一巴掌,气急败坏的:“你疯够了没有?少主也是你能污蔑的吗?不想活了吗!”

    她以为她还好好的活着,仰仗的是谁?

    若不是还想把她带回去,他真不想管她死活了!

    苏九手支下巴,懒懒地:“曹护院,你让她继续说。省得让人以为本少主克扣婢子,连句话都不给说。”

    曹护院心里有些慌,忙颔首:“少主,这种不听话的婢子,不听也罢!”

    尽管自家少主不争气,他还在拼命地保护她。

    苏九忽然有点心疼他了。

    跟错了主子,可惜了他一片忠心。

    就当是给他这份衷心一个结局,苏九没再说话。

    然而,她不说话,身边还有个难缠的。

    墨无溟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儿,岂容得下旁人辱骂?

    森冷如冰的眼神,睨着前方:“让她说,本王听着!”

    冷酷的嗓音。

    好似腊月寒风,让人打了一哆嗦。

    曹护院心底一咯噔,心里清楚这个男人绝对不好惹,“小婢子不懂事,不值得您为她费心……”

    “说。”

    没有情绪的一个字,却处处透着杀意。

    曹护院心脏都快停止了,手肘碰了碰慕聆凤,让她说话小心点。

    慕聆凤瑟缩了一下,咬着下唇,看向他那张俊美不凡的脸,“我……我说……我什么都没说……”

    刚刚还癫狂似鹦鹉,现在软弱如小鸡。

    曹护院松了一口气。

    “让一让!”

    门口忽然传来喊声。

    墨无溟眸光微闪,放下苏九,朝着慕聆凤走去。

    曹护院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谁知。

    墨无溟走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原来你藏在这里了,害我一阵好找。”

    “你找我……”

    慕聆凤近乎痴迷的眼神望着他清隽的脸庞。

    墨无溟目光冰冷,吝啬的吐出一个字:“嗯。”

    “……”

    众人一脸懵逼。

    这是又是唱的哪门子戏?

    祁绍瞪大眼睛,只是瞥见苏九老神在在的坐着,便安耐着没有吱声。

    颜醉情像是抓到了把柄,凑近苏九,开始小声的挥锄头,“小凤凤,你看见没有,这就是三心二意,刚刚还跟你打情骂俏,一转眼,就被别的女人勾跑了。”

    他说了一大串。

    苏九斜着眼梢,秒杀:“你没听见她说我是男人吗?”

    颜醉情舌头一僵:“我,我不信……你有护身禁……”

    “假的。”

    苏九单手托着下巴,红唇翘起两分,继续看戏。

    颜醉情却被这句假的打击的体无完肤!

    难道他第一次动心,居然看上一个男人吗?

    皇甫云阙和诸葛红姝知道墨无溟在苏九心底的地位,当然不会认为他是被那个女子迷惑了。

    只是俩人很好奇,墨无溟这个人杀伐果断,现在这般,又是为何呢?

    为何?

    当然是萧木从三层上来了。

    此时就在人群后面站着。

    他来的比较迟,往里面挤得时候,人多,就喊了句。

    正因为他喊了那么一句,才让墨无溟察觉了,果断的放下苏九,走向了那个作死的小鸡。

    作死的慕·小鸡·聆凤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

    她抬手,想要抓住墨无溟的手。

    墨无溟一个侧身,宽大的背影,将她遮住了。

    他用力捏紧她手臂,弯下腰,压着声:“我的九儿,没人可以骂她,享受本王赐给你的荣誉吧。”

    慕聆凤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经抽身离开了。

    然而,从其他人的视角来看,墨无溟刚刚低下头,分明是……

    北门众人愤怒不已。

    “他什么意思啊?跟我老大……”

    尹力话未出口,接触到了自己老大冷厉的眼神,顿时又咽了回去。

    呜呜呜……我们老大太惨了,用情至深,被背叛了,还在维护他!

    该死的狗男人,有眼不识金镶玉!

    北门众人都替自家老大不值。

    墨无溟走到苏九身边,故意抬眼扫向门口。

    萧木一惊,连忙弯下腰,隐藏起来。

    而这个空挡。

    墨无溟伸手,握住苏九的下巴,歪着头,弯腰,就偷了一个香。

    苏九手在他小腹杵了一下,让他适可而止,也不怕穿帮了。

    墨无溟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轻声:“三层见。”

    他起身,便走了。

    这番骚操作。

    看的人目瞪口呆。

    北门众人:该死的臭渣男!玷污了我们老大!

    围观群众:草!你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把这里当成你后宫了吗?

    萧木藏在人群后面,只听见众人倒抽一口气,等他抬起头,就看见墨无溟走了过来。

    他连忙又猫着腰,藏匿起来。

    墨无溟大步离开,他才站起来。

    犀利的眼神,锁定了站在后面慕聆凤。

    少主猜的果然没错,苏九真的改名了!

    墨无溟一定想不到,自己冲动来看心爱之人,却变相让他确定了身份!

    萧木如是想着,便走进了客栈。

    苏九端起茶杯,算准对方脚步靠近,非常故意的起身,转身。

    萧木动作很快的避开了,伸手拉了她一把。

    茶水泼了出去。

    苏九惊呼了一声,“哎呀,抱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