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有点恶心呢

    *

    三层入口。

    萧木正在听监管者调查到的消息。

    二层新来那群人里面,一共有三个女子,除了慕聆凤之外,其余两个长的都挺漂亮,可能就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虽然萧晋源提过,对方可能改了姓名,但还是问了句:“可知叫什么名字?”

    “我跟客栈里打听过,好像一个叫小凤子,一个叫诸葛红姝。”

    “……”

    萧木沉吟着几秒,又问:“小凤子跟诸葛红姝相比,谁跟好看?”

    监管者嘿嘿一笑:“若是比漂亮的话,自然是小凤子更好看,更惊艳一点。”

    当然了,比不上慕聆凤。

    这句话他没说,毕竟慕聆凤是青木山庄少主,绝对不可能会是他们要找的人。

    萧木略微点头,把准备好的丹药和银票塞给他。

    监管者有些受宠若惊,“这也太多……”

    萧木打断了他的话,“多出来的,还请监管大人给小人安排一下,我想亲自去看看。”

    监管者有些迟疑,纠结一番,还是点头了:“今晚换岗的时候,你再来,我给你安排!”

    萧木抱拳道谢,转身走了。

    他刚走。

    墨无溟带着两个监管者,停住了步伐。

    萧晋源的护卫?

    监管者忙道:“那些小交易都是常有的,等你以后熟悉了,也可以这么干的。”

    墨无溟立在那,孤傲清冷的脸庞,让人不敢直视。

    他扭头,直接问:“什么小交易?”

    主要是他说话,从来都没有起伏,说什么都是冷冰冰的,让人猜不出来情绪。

    这一路都是这样。

    监管者也没多想,就说:“刚刚那个是二层的监管者,大概二层有什么事要办啊?”

    “这样啊。”

    墨无溟双眸微眯,背在身手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两个监管者出了一身冷汗。

    明明同样是监管者,怎么他们有种跟着主子的错觉呢?

    难道他们生来就是做奴才的命?

    这时,两人就听见男人低声问:“他都能去二层,我也可去?”

    呃……

    两个监管者看着他:“虽然都是监管者,但是管的不同……”

    “可去?”

    男人着重的问了两个字。

    两个监管者:“……可……吧。”

    墨无溟要的就是这句话。

    就在两人担心他现在就想走的时候,听见他继续道:“巡视完了,该去哪?”

    两个监管者松了一口气。

    前面带路,把他带去了一个地方。

    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墨无溟曾盯着看着的那面墙,他并不惊讶。

    监管者已经开口解释:“这里是右护法叮嘱我们无事便到这里来休息的地方。”

    右护法……

    墨无溟单手负背,余光扫去:“如何能见到右护法?”

    监管者一号:“右护法半个月会出现一次。”

    监管者二号:“没算错的话,明天就是半个月的期限。”

    他能提出这个问题,两个监管者倒也不奇怪。

    不论是外貌,气度,他这个人都不像是甘心当监管者的人!

    估计是想先当监管者,再想办法离开地下城?

    不管是哪个,都跟他们无关。

    最终决定权都在右护法手里。

    墨无溟没再说话,只是望着墙壁,有些出神。

    赤色玄石闪了闪,他指腹轻轻按了下。

    ——“嗯,我等你。”

    平静的语气,有些沙哑。

    嗯?

    墨无溟狠狠地皱起双眉,捏着玄石的手指收紧,转身就走。

    两个监管者有点懵逼。

    “不是……您去哪啊?”

    “二层。”

    他的声音极冷,身形已经快速离开了。

    两个监管者:“……”

    来一道雷他们劈死算了。

    为什么要搞个阎王爷来折磨他们?

    两人哀嚎不已,却还是跟了过去。

    他们敢肯定,如果不跟过去,他到那废话都不说,谁拦着他,就直接开打!

    当初他们俩拦着他,多说了一句话,可不是差点丢了小命。

    直接造成了心理阴影。

    不过两人显然想多了。

    守门的两个监管者看见墨无溟,吓得一瑟缩,愣是没敢吱声,就这么让他过去了。

    跟过来的监管者瞪大双眼,无声的问:“发什么什么事了?你们就让他这么过去?”

    守门的两个监管者眨了眨眼,无声回:“什么啊?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转眼间。

    墨无溟已经消失在了走道,往二层走。

    心里有些着急,步伐也越加快了起来。

    来到二层之后,捏了捏玄石,声音平静的问:“你现在在哪呢?”

    很快,那边就回了通音符,“在客栈啊,最贵的!嘿嘿……”

    语气似乎好了很多了。

    墨无溟却还是不放心,脑海里出现的都是她红着眼睛,失控的模样。

    顿时,心都揪在一起了。

    怎么会又发作了呢?

    本以为她认了赫连聿,直视内心深处,便会好很多。

    可显然,并没有。

    墨无溟笃定的想着,朝着客栈区赶去。

    当初来二层,是当日连续输,杀了五个武者之后,被地下城的人放去三层。

    生怕他把武者给杀完了。

    这件事影响恶劣,地下城压根不敢公布。

    是以,除了那个擂台上的对手之外,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看见他来的方向,二层的就都把他了新人。

    这么好看的新人,实在是让人心痒痒。

    于是,就有作死的人上前调戏了。

    咔吧!咔吧!

    两道响声。

    男人面无表情的擒住他的双臂,膝盖抵住他的后背,轻而易举的扭断了他的手臂。

    断骨从肩膀位置戳出来,森森白骨,无比的骇人!

    手段何等的残忍与血腥!

    他随意的将手里疼得几乎晕过去的人,往旁边一扔。

    眼睛都没眨一下,冷酷的离去。

    既冷血又无情!

    众人浑身发凉,仿佛身处于冰窖之内,胆颤不已。

    “才来了个慕聆疯子,又来了个活阎王!”

    “他们俩要是对上,那就好玩了!”

    “走,跟上去看看,别跟太近!”

    二层除了擂台赛,都无聊的出屁。

    一群人就这么跟上去,看戏了。

    彼时。

    客栈。

    苏九手支下巴,提议:“要不,再去打两把擂台赛吧?”

    “不不用了!你要是想喝酒,我去给你打?”

    颜醉情可不敢再撺掇她打擂台赛了。

    她前后的反应完全不同,杀人就跟疯了一样,可别了吧!

    苏九转着酒坛子,呢喃着:“如果墨墨来了,就不用担心没酒喝了……”

    墨墨!

    颜醉情撇着嘴,“我允许你,以后叫我情情!”

    苏九:“……”

    诸葛红姝:“……”

    皇甫云阙:“……”

    有点恶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