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左护法在线任性

    光是想想都很爽!

    皇甫云阙想到那个画面,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诸葛红姝扭头:“皇甫哥哥,你怎么了?”

    “唔?没事没事……呵呵……”

    皇甫云阙的心情,瞬间就变得贼好了。

    每次都是自己吃瘪,哪怕是膈应膈应墨无溟也是好的嘛!

    苏九没说话,沉默着摩挲着玄石,仿佛那样可以让她更加平静。

    颜醉情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侧脸。

    她之前那般的嗜血,分明就是不正常的。

    “我脸上有花?”

    苏九觑了他一眼,眼神恢复了正常,只是还有淡淡的红。

    颜醉情暗松一口气,“没有,我就是想问……”

    你的酒什么时候用给我呀?

    不行不行,得矜持一点,不然她还以为我特别想要呢。

    ——虽然我真的特别想要!

    苏九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哪里知道他想什么,就算知道,那也不可能把到手的酒给他。

    #要命可,要酒不可!#

    非但不知道颜醉情的想法,甚至把这坛酒也打开了。

    拎起酒坛子,嘴对嘴的喝。

    丝毫没有邀请其他人一起喝的打算。

    颜醉情:“——?!”

    我的酒!!

    苏九咕嘟咕嘟,那就是一个无底洞。

    诸葛红姝看着她喝酒的侧脸,脑海里出现了另外一张脸——他曾经就是这么喝酒,潇洒的流连于的朗月楼,那时,她才十五岁。

    懵懂无知,一颗心全部丢了进去。

    他勾着她的下巴,笑着说情话,却同时也勾着别的女子下巴说情话。

    似是察觉到旁边的眼神太夸张,颜醉情皱着脸:“你干嘛?”

    语气很冲。

    诸葛红姝眼神一闪,暮然回了神。

    一切记忆仿佛随着回神,消散了。

    她付出感情,遭到的欺骗,却无法抹去。

    感情还在,记忆也还在,她却不敢爱了。

    诸葛红姝忽然有些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没什么……”

    哽咽的声音,眼圈湿了。

    颜醉情傻眼了:“我去,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别哭啊,呜呜……我也哭吧?”

    生怕苏九怪他,戏精的挤眼泪。

    苏九手支下巴,看向哽咽的诸葛红姝:“为什么不跟她一起来?”

    诸葛红姝吸了吸鼻子,一边抹眼泪,一边摇头:“我不想……不想跟她纠缠不清……”

    越纠缠越是放不下,除了痛苦还是痛苦,不如早点断了。

    这也是她找皇甫云阙,却没找皇甫葬月的原因。

    皇甫云阙眉心微皱,却没有说话。

    其他的不说,小月起初以男子身份跟红姝相处,害得她深沼泽,才让她知道自己是女儿身。

    单凭这一点,站在红姝的位置,捅死小月一百遍,都不解恨!

    这件事搞的人尽皆知。

    诸葛博也因此杜绝小月接近红姝!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她哪来的厚脸皮,面对诸葛博的时候,她还能面不改色!

    唉,可能是皇甫家的脸皮都长在她一个人脸上了。/捂脸

    某人似乎忘了,自己脸皮也挺厚的!

    苏九没说话,只是默默地递过去一个手帕。

    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没人干涉的了。

    只是……

    苏九把玩着玄石,声音淡淡地:“若爱便尽情去爱,无须因为他人的想法而活。”顿了下,似是想起过往的事,她便又轻笑着:“若我真为男儿身,在我动心那一刻,便不会管他劳什子。爱,就是爱。”

    皇甫云阙听得内心十分震撼。

    原来,她竟喜欢墨无溟喜欢到了这个程度吗?

    “可是……她骗我了!”

    诸葛红姝咬着下唇,挺委屈的。

    苏九侧目看她:“所以,你介意的只是她骗你?”

    诸葛红姝别别扭扭的嗯了一声,“那就像是一根刺,扎在我心里……可是我每次看见她,我就忍不住心生欢喜。”

    苏九略微点头:“既然这样,她当初怎么骗你的,你就怎么骗回来,双方平衡,就没刺了。”

    皇甫云阙本来听得津津有味,想说:“小月啊小月,你遇到恩人了,你看看我喜欢的女人,在帮你追女人呢!”

    结果就听见这么一句话,顿时嘴角狠狠一抽。

    紧张的:“你别给她出馊主意!”

    谁知,就听见诸葛红姝问:“还能骗回来?怎么骗回来啊?”

    皇甫云阙:“……”

    小月,没事,哥替你祈祷!

    阿嚏——

    刚刚踏入西亚地界的皇甫葬月,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一袭男装,揉了揉鼻尖,看向周围的干燥又荒芜环境,眉心狠狠一皱。

    也不知道红姝现在在哪,有没有出什么事?

    她咬着下唇,声音特沉:“……皇甫云阙你最好给我好好照顾她,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护卫走过来,弯腰:“小……少爷!天色已晚,前方不远就是泾川森林,现在过去……不太安全,要不还是明天起早再走吧?”

    皇甫葬月腰间别着一把剑,冷睨了他一眼,“继续赶路!”

    人都没找到,休息什么休息!

    护卫一哆嗦,连忙下去传令,继续赶路。

    得亏他们是晚上走的。

    因为苏九杀了两个武者,搅合的左护法召集了队伍。

    正准备杀到二层,想把用强制手段把慕聆凤给带走。

    要是再让他待久了,二层的人也被她给收服了,岂不是要闹翻天!

    他召集队伍,刚要前往二层,遇到了右护法。

    左右护法,虽然同为天道盟盟主的人,但是水火不相容,互相看不顺眼。

    右护法单手负背,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睨着他:“怎么?一个区区的女人,都解决不了?还动用这么多人,小题大做。”

    遇到死对头。

    左护法没那么着急去二层了。

    在哪里丢人,也不能在死对头面前丢人。

    晚点再收拾慕聆凤这个臭丫头!

    左护法冷嗤了一声,“什么女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咦了一声,挺惊讶的:“你这么闲?是不是盟主决定把调走了?”

    右护法露出虚伪的笑:“你这种办事不利的都还在,盟主又怎么舍得把我这么能干的调走?”

    左护法气得磨牙,但是嘴笨,说不过他。

    最后憋屈的带着人走了。

    右护法朝着他背影喊:“听说慕聆凤长的挺美的,抓到了记得送过来给我尝尝。”

    就因为这句话。

    左护法气得没去抓人。

    你说我去抓人,我就去抓人了?

    我偏不去!

    #左护法在线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