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你刚刚去……杀人了?

    同样震惊脸的还有周围的其他人:“……”

    我滴孩来!

    这是什么经历?

    毕和擦了一把冷汗。

    ——还好我机智!

    颜醉情双眼放光,眼里只有为他拿酒的苏九,什么都没听进去。

    外面热度在持续高涨。

    里面不知情的两个武者,已经一左一右把苏九堵住。

    苏九歪了歪脖子,就把刀提起来,“先说好,不准求饶!”

    “饶”字落地。

    白影一闪,迅速出击。

    草!

    两个武者咒骂一声,快速出击。

    嗡嗡嗡——

    大刀挥起,好似斩断空气。

    两个武者分别将手里的武器招呼过去。

    砰!砰!

    两声闷响。

    双刃剑与流星锤全部落在大刀之,发出震耳的动静。

    两人右手虎口同时一麻。

    半个胳膊的经脉都充血一般,涨疼。

    两人心里却是非常得意的,他们认为对方必然更加难受,甚至可能胳膊都断了!

    然而,两人一抬头,懵逼了。

    对面的人,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怎么可能?怎么会!

    苏九却没给他们思考的机会。

    大刀这玩意她还没怎么耍过,轮起来的时候,还挺过瘾的。

    就见她拖着剑,明明就像是一副拿不动的样子,挥起来的时候,就像跟甩手一样简单。

    更加可恨的是大刀落下,两个武者竟然不敢迎面去接。

    嘭咚一声!

    大刀砍在地上。

    愣是把地面给看出一道缝。

    没恩两人喘口气,迎面又是一刀过来了。

    一刀又是一刀。

    明明挥刀的人才是最累的,偏偏他们反过来了!

    挥刀的人屁事没有,躲闪的两人累的冒汗。

    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啊!

    两人对视一眼,兵分两路,一前一后。

    不同时动手,看他还能有三头六臂?

    武者率性动手,双刃剑迎面砍过去。

    大刀横劈而下。

    武者险些被劈的跪在地上,连忙朝着高大武者示意。

    高大武者抡起流星锤,一上一下,奔着苏九的脑袋和双腿。

    就在两人以为稳操胜券之际。

    欻!欻!

    飘荡在半空的抹额尾端,就这么甩了出去。

    锋利如刃,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朝着高大武者的脖子射过去。

    猝不及防。

    高大武者完全没有留意到抹额是致命的武器。

    噗嗤一声!

    抹额贯穿了对方喉咙,仰面倒地。

    苏九连头都没回,压着血色眼睛,迸发出恶趣味:“你猜,你的脑浆是白色的吗?”

    众人:“……”

    你那不是废话吗?

    谁家脑浆不是白色还能是黑色吗?

    等等、

    脑浆?

    众人呼吸一滞,猛地反应过来。

    武者瞳孔猛缩,便要抽剑撤退。

    可惜,他没这个机会了。

    苏九用力往下一摁。

    武者扑通跪地。

    强悍的力道,让他膝盖陷入地下,骨头生疼。

    苏九继续加重力道,见他脸色一点点没有血色,嘴里吐出黏稠的血液,她的眼底流出一丝变态的享受,血液在不受控制的沸腾。

    她又不对劲了!

    颜醉情眯着眼睛,细细的观察,忽然有些着急:“慕聆凤!慕聆凤!”

    苏九满眼的血色,耳边仿佛有梦魇,不停地喊着“妹妹,妹妹,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取代你,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哥哥……我还不想死。”

    苏九像是梦魇一般呢喃了句。

    猛地扬起大刀,斜劈下去。

    噗嗤!

    头骨被削掉,碗大的疤。

    露出白色染血的脑花。

    血腥又恶心。

    苏九长睫轻颤,眼神稍有清明,又忽然暗了下去。

    不好玩!好没趣!

    强烈的杀欲,不停地往她脑海里入侵。

    头疼,头好疼!

    苏九倏地扭头,眼底浮起显而易见的暴躁:“我的酒呢?”

    监管者被他赤红的眼睛吓了一跳。

    小心翼翼的从旁边的柜子里,拎出来两壶酒,又把她的专属金卡递给他了。

    苏九揭开封口,仰头咕嘟咕嘟就是一阵豪饮。

    这酒的纯度还行,稍微缓解了她脑袋的顿疼。

    可是她的情况,还是挺糟糕的。

    她紧捏玄石,手指勾起另一坛酒,快速离开了。

    “……”

    一切都那么的迅速。

    迅速到除了颜醉情之外,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两人已经走了。

    颜醉情跟在她后面,有点不放心,“你没事吧?”

    “没。”

    苏九冷着脸,声音结冰。

    指腹摩挲着玄石,心里那股子嗜血的气息,才慢慢地压制住。

    也许,她这个该死的症状,并没那么简单!

    颜醉情看着她的脸色,也不敢说话,一直跟着她回了客栈。

    苏九心情逐渐的平复了。

    眼里的暴戾,却难以褪去。

    桌上放着两坛酒。

    一坛见底,另一坛还没开封。

    颜醉情嘴馋极了,却不敢吱声。

    暗暗地祈祷她心情快点变好,把酒送给自己!

    “苏……呃,慕小姐?你怎么啦?”

    诸葛红姝和皇甫云阙从楼上下来了。

    他们俩到底来地下城不久,需要适应,一直在房间休息。

    出来就看见苏九整个生人勿进的表情,浑身冒着冷气。

    便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九冷着脸,摇头:“无碍,你们还没吃饭吧?”

    皇甫云阙有些感动:“你还知道我们没吃饭哦……”

    他撇着嘴,装可爱的凑过去。

    颜醉情呲着牙,二哈脸。

    ——当我是空气吗?

    皇甫云阙哪里是拿当他空气?

    压根就是故意刺激他的!

    就算苏九喜欢的不是自己,也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

    苏九心里烦躁,只是冷漠地点点头。

    皇甫云阙眉心一皱,睨着她身上血迹:“你刚刚……去杀人了?”

    苏九没说话,只是无声摩挲着玄石上的“溟”字,仿佛这样才能安抚她突然失控的情绪。

    皇甫云阙心里有数了,他也是见过苏九失控过的,便不敢再耍宝了。

    诸葛红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气氛不是一般的尴尬。

    直到玄石忽地传来一道通音符。

    ——“等我确定一些事,马上就来抱你。”

    男人冷酷的声音,带着些许安抚。

    苏九闭了闭眼,凝了一道通音符:“嗯,等你。”

    身上那种低气压,几乎是一瞬间就收起来了。

    皇甫云阙心里发酸。

    墨无溟是一到无法跨过的山,只有他才能进入苏九的心。

    这个事实,他必须得承认。

    颜醉情显然还没撞南墙,也没有这个觉悟。

    他撇着嘴,傲娇的抬起下巴:“这里是地下城,他以为他是谁呀?想来就来?嘁!”

    皇甫云阙特想给他鼓掌。

    突然开始期待他跟墨无溟见面的场景了。

    哈哈哈!

    就他这股子劲头,还不得把墨无溟那个醋坛子给淹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