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我造的什么孽?

    软蛋?

    等会就看谁死!

    毕和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下擂台都是一蹦一跳的。

    众人看的满脸黑线。

    真是丢二层所有老人的脸!

    很快。

    之前叫嚣的男人上去了,他顺着苏九之前问毕和的话,回答:“我不想死,因为你会死!”

    苏九低着头,长睫遮住了眼底的暴戾:“可以开始了吗?”

    监管者按照惯例给双方分配了匕首。

    除此之外,再无武器。

    擂台赛的最终目的不是杀人,只要输赢。

    李侃攥着匕首,在手里花样甩了甩,恶狠狠地盯着对面。

    苏九垂着手,宽大的袖口,遮住了匕首。

    微微抬头,眸光冰冷的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李侃心里一突,忽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犯错了。

    但是已经在擂台上,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了,唯有赢才是王道。

    他率先发起攻击,箭步上前,一手出掌,一手利用匕首偷袭。

    动作上来看,挺凶狠的。

    可惜,他遇到的是从小玩着匕首长大的苏九。

    从她用匕首杀了哥哥以后,匕首仿佛就是她的另一半。

    出手之际,你甚至看不清匕首,只能看见一道寒光,便染了红色。

    叮噹!

    一把匕首落地。

    嘀嗒、嘀嗒、

    流水的声音,鲜血染红地面。

    苏九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不会用匕首,就别侮辱它。”

    是的,她第一招就割断了拿匕首的对方手腕。

    众人脸色一黑。

    “李侃什么情况?刚开局气势就被人压了一头?后面怎么打?”

    “匕首算个屁呀?李侃是武者,又不是什么软绵绵的小白脸!”

    毕和笑了:“哈哈哈……来定离手啊,我买这个新人三千两!谁来买呀?”

    虽然李侃丢了气势,但凭他之前擂台赛的勇猛,大家还是一致认为他比较厉害。

    “我压,李侃三千两!”

    “我也压李侃赢……”

    “我压慕聆凤五十万金币!”

    颜醉情坚定的声音传出来。

    毕和:“……不要了吧?”

    众人眼梢也狠狠一抽。

    颜醉情高抬下巴:“必须压!”

    毕和日了。

    这他妈还怎么玩?

    果然,很快众人就把刚刚压得金币,撤回了。

    主要是五十万金币……赔不起!

    毕和无奈的看向颜醉情。

    这么好的一个赚钱机会,你瞎搅合什么啊?

    彼时。

    李侃面目狰狞,已经用袖口将手腕伤口缠住,怒极:“我今天毁了你!”

    从一层上来的人,显然对自己也狠,并不会惨叫着求饶,而是将愤怒化为力量,争取胜利!

    只有赢了,才能将对方踩在脚底下!

    他凝聚力量,左勾拳,侧踢腿。

    每一次力道都非常大!

    苏九一招都没躲,每次都是正面刚。

    众人本以为他撑不了多久,毕竟他每次接招都有些晃悠,显然不是武者!

    然而,事实却于他们的认知相反。

    只有台上的李侃才能深切的感觉到,他的每一招,都被对方完美挡住的同时,化为劲道,反弹在自己身上了。

    打多了,他手脚都开始麻木,使不出力气了。

    他确定对方不是武者,但是力道却超于武者!

    这一点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恐慌。

    苏九掸了掸袖口,挺无趣的:“本以为能多玩一会,你却先怯了。”

    李侃呼吸有些喘,警告道:“擂台赛不可杀人!”

    众人一静。

    他们不知道台上双方的真实感受,还以为是李侃占上风,可听两人的对话,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却听。

    少年露出了袖口下的匕首,像是在说什么祭奠仪式似乎的道:“饮他的血,你应该会很满足吧。”

    “……”

    他这是在跟匕首说话吗?

    众人俨然一副见到疯子的表情。

    李侃手腕伤口还在疼,不由得后退:“监管者,我认输……我认输!”

    监管者看的正来劲,哪能同意呢?

    脚步声逐渐靠近。

    李侃汗毛竖起,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他身上爬。

    他抬头,就看见一双猩红的眼睛,比恶魔还要恐怖,朝着自己跑过来。

    李侃敛起呼吸,将所有的武力都集中在了完好的那只手臂上。

    孤注一掷!

    他要死,也要带上他!

    然而,他清楚的看见对方唇角勾起笑容,像是一张无形的巨网,将他死死地笼罩住。

    恐惧,在他眼底溢开。

    噗嗤——

    少年冲过去的瞬间,猛地弯腰,匕首横着捅进去。

    并未拔出,像是裁纸一样,从小臂拉到大臂,划出去!

    刺啦一声,不仅仅是撕开血肉的声音,还有衣服裂开的声音。

    顷刻间,鲜血喷洒。

    这还没完!

    谁也没想到,少年猛地转身,在对方还未反应之际,匕首已经落在他的脖颈。

    嗤嗤嗤就是几刀子!

    脖子上的大动脉,哪里经得起这么捅?

    直接飙血!

    “……”

    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吓呆了。

    监管者站在旁边,喷了一脸的血,正对着李侃死不瞑目的双眼。

    他吓得倒退一步,险些从擂台上掉下去。

    苏九丢下染血的匕首,眼底的红血丝还未褪去。

    垂眸看着尸体,红唇翘起,露出浅淡的笑。

    那种神态仿佛在享受自己的成果!

    一股寒意流窜在心里,让人毛骨悚然。

    颜醉情有些愣怔。

    脑海里出现她之前那身染血的衣服,似乎能想象得到她之前也是这么杀人的。

    “你刚刚说他叫……慕聆凤?”

    毕和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传出。

    像是在本就满是波澜的湖水里,又丢了一颗炸弹。

    慕聆凤?

    青木山庄少主!

    女的!

    众人震惊的瞪大双眼。

    没有亵渎和猥琐,唯有恐惧和骇然。

    叮噹。

    少年将匕首往地上一扔,递给旁边的监管者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可以去接受惩罚了吗?”

    惩罚,去跟地下城武者对战!

    监管者吞了吞口水。

    有那么一瞬间,他分不清受到惩罚的是他,还是地下城的武者了。

    但规矩就是规矩。

    两个监管者过来,把他带走了。

    瞥见她离开时,嘴角挂着笑,众人心里像是长了草。

    他们太想知道他去跟地下城武者对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了!

    擂台赛场地,有史以来最空荡的一次。

    所有人都跟着去看戏了!

    慕聆凤在二层杀人闹事,很快就传到了左护法耳朵里。

    听到消息的左护法:“……”老天爷!我造的什么孽?你要派这么一个疯子来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