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继续卖水果

    颜醉情脸色骤变,像是抓贼一样,在苏九身上左右看了看:“谁?哪个狗男人?”

    “……”

    苏九无声扬了扬手里的玄石,然后当着他的面,发了一条:“很快你就能抱到了。”

    “你要谁抱你?”

    颜醉情震惊的瞪大双眼,用一种红杏出墙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苏九。

    “对面的人。”

    苏九又扬了扬玄石。

    颜醉情清楚的瞄到玄石上面的字“溟”,是个狗男人石锤了!

    慕聆凤坐得比较远,听见玄石里的声音,她不自觉的按照祁绍说过的那个冥王殿下幻想起来。

    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完美的男人吗?

    轻咬下唇,偷偷看了赤洵一眼。

    她原本以为赤洵已经很优秀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出色的男人。

    要说出色的话。

    苏九的男人身份,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却入不了慕聆凤的眼。

    因为面对苏九那张漂亮到过分的容貌,她忍不住把他当成女人嫉妒!

    曹护院一直有暗中留意自家少主的变化,但他到底是男人,哪里能了解女儿家的心态?

    见她在发愣,便以为她在反省。

    能反省就好,说明还有改正的机会!

    如是想着,曹护院的心稍微得到了一些宽慰,“擂台赛要准备一下,三天时间,我教你一些近身战,不论如何……”

    慕聆凤有些激动地打断了他:“上擂台赛?开什么玩笑!他们都是武者,你没听说如果输掉的话,可能被成为地下城的筹码,那三个用途你不知道吗?我是女子!”

    曹护院喉间一哽,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耐着性子,轻声的:“还没上场,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赢了?虽然你没有元气,但是拳脚功夫简单的你也学过,只要你够用心,一般的武者,你还是胜算的!”

    慕聆凤一脸的不耐烦,斜着眼:“曹护院,我发现你变了,你变得跟赤洵一样自私,只想自己活着,巴不得我去死!”

    这句话可就是拿刀子在人心里捅了几刀子了。

    曹护院直接梗住了。

    他自始至终对她那都是掏心掏肺的,处处都在维护她,她却怎么想他?

    突然的沉默。

    慕聆凤有些不安了。

    她刚刚说话有点过分,万一曹护院真的不管她了怎么办?

    “曹护院……”

    “我不会不管你。”

    曹护院像是猜到她的想法,这么回了句。

    便低着头,不再说话。

    身为青木山庄总护院,就算为青木山庄死了,那也是应该的!

    只是,一想到为了这么一个自私又胆小的少主去死,就觉得太讽刺了!

    慕聆凤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出曹护院态度不对了。

    她咬着唇,提议:“我错了,我会学的,我肯定学……”

    曹护院嗯了声,还是没说话。

    大概是看透了,没有希望了。

    谢忱用胳膊拐了下旁边的赤洵,朝着慕聆凤的方向抬下巴:“你们闹掰了?”

    赤洵看了一眼:“又蠢又坏。”

    谢忱竖起拇指,“精辟!”

    赤洵对慕聆凤没意思,还是对苏九有意思,便盯着她看。

    谢忱挑眉,“你不会对九哥有意思吧?”

    赤洵差点笑喷了,压着声,挺得意地,“我又不是他那个二货,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男人。”

    谢忱:“……”

    我看你更像二货。

    赤洵沾沾自喜的同时,跟谢忱打听苏九的事迹,比如猎手那茬。

    谢忱难得打开话匣子,跟他随意的讲了讲幽灵谷的事。

    祁绍歪着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哟,你们俩挺合的来的吗?”

    谢忱眼睛一亮。

    这孙子眼里终于有我了?

    他扭头,本来想说点好话,结果张嘴就是:“就许你跟颜醉情合得来,不许我跟他合得来吗?”

    谢忱:“……”我这破嘴!

    祁绍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哟,还吃味了呢?来来来,小爷喂你喝茶,消消气。”

    他端起茶,就往谢忱嘴里送。

    又哪里真的是喂他喝茶,顺着下巴往下淌,前襟都给弄湿了。

    赤洵咧嘴直笑,笑着笑着落在谢忱的脖子上,一惊:“呀!是不是水烫啊?脖子怎么红了?”

    谢忱后背一僵。

    祁绍也停下了,歪着头:“不能啊,我这水温的……”

    谢忱一把抓住他探过来的手,“瞎摸什么!”甩开他的手,抖了抖衣服,“没事。”

    赤洵还伸着头看,“明明就很红!”

    谢忱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赤洵:“……”

    我这不是关心你么?

    好心当成驴肝肺。

    赤洵捏着茶杯,看向斜对面的苏九:“少主,我们今天要去参加擂台赛吗?”

    原本聊天的众人,纷纷看向苏九。

    苏九摩挲着玄石,淡淡地:“不了吧,先赚点金币。”

    众人心里清楚,大概是卖水果。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

    竖着耳朵,偷听。

    不去打擂台,还想赚金币?抢吗?

    先前的中年男人忍不住提醒:“二层是不准抢金卡的!”

    苏九没搭理他,继续道:“你们休息的时候,我们看了三个地方,特别适合卖东西。”

    众人连连点头。

    对苏九无条件的信任。

    她说卖水果,他们就卖水果!

    其他人又听不懂了。

    卖东西?

    卖屁股吗?

    要不然还有什么东西能在地下城卖的?

    窥探的眼神,不停地盯着那群人,仿佛能盯出一个洞来!

    又过了一会,他们终于知道这些人要卖什么了。

    大堂里普天盖的果香味,闻得他们有些上头。

    二层的确有食物了,但主打还是肉食,且肉食跟一层的差别,大概就只是熟食吧!

    至于,像这种新鲜的水果,根蔕还挂着绿叶的,让人看了口腔分泌唾液,馋得很!

    不等他们反映过来,众人已经抱着水果,出门了。

    三个地方,分别由苏九,祁绍,谢忱他们带路。

    路过的人看见水果就傻眼了。

    什么条件啊?居然有水果?

    一打听是一层来的新人卖水果,更加傻眼了!

    水果的价格比在一层便宜,卖的却很多。

    一百多人,卖完自己的水果,加在一起,小十万金币!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苏九把人带到之后,将青龙搁在了童俊身上,以防有搞事的。

    之后,她便离开了。

    颜醉情跟的贼紧,心里还惦记着玄石另一头的狗男人,居然跟他抢女人,实在是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