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好霸道,好威武,我好喜欢

    “对对对,你……您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不必。”

    男人冷着脸,腰间玄石闪烁,他握在手心摁了下:“我在二层,可能跟你走相似的地方,开不开心?”

    不愧是我家九儿。

    墨无溟眼底掩饰不住的骄傲,回了句:“开心,如果能抱着你一起走的话,更开心。”

    后面的监管者:“……”

    就挺乖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墨无溟是他们头头。

    “……”

    萧晋源看的脑袋嗡嗡作响,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闷棍!

    蓝飞燕很快从震惊中回了神,深吸了几口气,“没事没事……他如果当了监管者跟地下城牵扯上关系,那我跟他在一起,还是有利无害的!反正……我要的只是他!”

    “……”

    萧晋源双拳紧攥,却不如之前那样冷静了。

    如果墨无溟不想离开地下城,那他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蓝飞燕丝毫没有察觉到萧晋源沉默之下的愤怒,还在那说:“萧哥哥,我继续去准备丹药了!”

    炼那方面的丹药选择挺多的,四品以下比比皆是。

    但蓝飞燕是四品后期炼丹师,就差临门一脚便可突破到三品初期,而她选择的是三品初期的媚丹。

    媚丹不仅可以让人动情欲,更能让人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产生极致的满足感。

    她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让他终身难忘!

    蓝飞燕离开后。

    萧晋源一掌劈开桌子,脸色铁青。

    萧木从暗处走来,语气冷厉:“少主不用担心,只要监管者替我们找到那个苏九,就等于拿住了墨无溟的命脉!”

    萧晋源总算是缓了一口气,但脸色还是难看的要命,“墨无溟,他究竟干什么?”

    萧木低着头,无法回答。

    萧晋源沉吟片刻,才冷声道:“这个苏九一定要抓活的,蓝飞燕那边看来是靠不住了,那个蠢女人只顾着自己享乐。”

    萧木颔首:“属下已经嘱咐过,一旦有消息不要打草惊蛇先来通知属下,属下会亲自去办!”

    萧晋源:“嗯,这件事不是你亲自去办,我不放心。”

    萧木低着头,退回暗处。

    *

    二层,客栈。

    北门兄弟们睡了一个饱觉。

    苏九他们也从外面回来了。

    客栈里前所未有过的热闹啊。

    可不是嘛。

    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呢!

    一百二十多人,光金币就直接花了六十万了!

    要说,颜醉情这钱花的也不算亏,好歹给自己赚了一波铁粉

    大家伙现在看见他,就跟见到了亲人似的,热情,有礼又真诚。

    颜醉情也被他们捧的有些飘飘的。

    祁绍站在他旁边,咧着嘴笑。

    谢忱看的刺眼,倒也没说什么。

    待到众人坐下之后,开始考虑正事了。

    童俊有些奇怪:“规则上说三天不参加擂台赛就自动归位地下城筹码,这暗无天日,如何计算时间呢?”

    众人纷纷看向了颜醉情,他们中间只有他是二层老人。

    然而,颜醉情压根不知道,且理直气壮地:“我天天都参加,每天都输,我要喝酒啊。”

    众人:“……”

    你牛逼。

    颜醉情偷瞄了苏九一眼,“唔……聆凤,你想知道吗?”

    他故意将慕含在嘴里,眉梢带着一丝得逞的雀跃。

    你说他傻吧,又挺精明的!

    苏九没拆穿他,直接转身,看向后座:“敢问兄台,可知一二?”

    这家客栈是住的人少,但不代表没人。

    他们一大群人,频频引人侧目。

    后座突然被搭话的男人,望着对方姝丽的脸庞,遭到美颜暴击。

    草!

    这脸长得比女人还他妈好看!

    就是不知道压在身下如何?

    “兄台?”

    少年清冷的声音,柔柔的却让人后脊发凉。

    朱连猛地惊醒,恼羞成怒低吼:“哪来的小子,半分规矩都不懂!”

    苏九侧身倚着桌子,挑起眼尾,轻慢地问:“什么规矩?”

    朱连忽然笑的阴邪,“新人都是要经过老人的洗礼,比如……”

    猥琐的眼神,透着暗示。

    “哦?”

    少年声音拖得长长的,点头:“巧了,我也有规矩。“

    “规矩?”朱连像是听见了笑话,转过身子,手搭在膝盖上,往前凑:“那你倒是说说,你的规矩是什么?需要老子跟你去房间里谈吗?”

    朱连同桌的几个男人笑出了声。

    一个刚来二层的新人也敢谈规矩?

    真是不知死活啊!

    然而,下一秒,他们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啪嚓!

    茶壶重重落在朱连脸上,砸的稀巴烂。

    滚烫的热水,就这么浇了他的一脸。

    “啊!”

    朱连捂住脸,蹦了起来,火辣辣的痛感刺激着他感官,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他的脸烫伤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迎面又是一板凳!

    哐当一声。

    直接将他砸的趴在地上。

    那力道重到朱连差点吐出一口血,趴在地上,半响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我的规矩。”

    少年清冷的嗓音,染上了几分邪气。

    随意地扔掉断裂的板凳,看向朱连的同桌,缓缓地笑开:“谁要是不服,随时欢迎来你们擂台挑战我。”

    嚣张,狂妄,简直目中无人!

    大堂里的老人气的怒目圆睁。

    仿佛苏九打的不是朱连,而是他们。

    也是,朱连等同于代表了二层的老人,被新人大撂倒,当然丢人了!

    不也有心里门清的,见少年气度不凡,笑着当起和事老:“好了好了,这位年轻人不就是想知道二层的时辰如何计算吗?你们至于为难他吗?我来说!”

    一个笑呵呵的中年人,眼里透着精光,“这二层每夜都会发出打更的声音,就是为了提醒我们时辰,按照时间推算的话,目前应该是白日,所以一切都挺安静的。”

    苏九冷着脸,侧目:“多谢。”

    对比之前,少了礼貌。

    反而没人敢瞎逼逼了!

    苏九凭借一茶壶和一板凳,就这么立足了。

    祁绍从旁边拿了一个板凳过来。

    苏九坐下的时候,就察觉到旁边有一道炙热的眼神,刻意无视了。

    颜醉情又哪里是那种你无视我,我就却步的人,甚至往他跟前凑了凑:“你刚刚好霸道,好威武,我好喜欢!”

    噗——

    周围的兄弟们喷了!

    恨不得揪住他的领口,对他低吼:“请你清醒一点!没有女人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苏九什么没经历过,平静的像个没事人。

    颜醉情也不介意,双手托着下巴,满脸娇笑。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好想把她带回家,藏起来!

    “开心,如果能抱着你一起走的话,更开心。”

    男人低沉的嗓音,突兀的传出来。

    冷酷的语气,却听得出说的是情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