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颜·人傻钱多·醉情

    颜醉情是个天真派,指着正前方的客栈,“那家客栈服务最好,一个人要五千金币,能住很久。”

    草!

    众人直接飙脏话。

    参赛要1000金币,吃顿饭要5000金币,他们怎么不去抢呢?

    颜醉情突然就来了一句,“五千金币已经很实惠啦!”

    众人盯着他的嘴:“……”

    有没有针线?把他的嘴缝上!

    很快,客栈里有人认出了颜醉情,扬声道:“醉情啊醉情,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能赚金币吗?这些新人卡里只有一千金币,只够一场擂台赛的本金!”

    鄙夷之色,毫不掩饰。

    颜醉情微微一愣,“啊,那这样的话,我请你们吧?”

    众人眼睛瞬间一亮。

    瞧瞧。

    这是一张多漂亮的的嘴啊?

    谁敢缝上,他们跟他拼命!

    就听见,客栈里的人慢悠悠的开口,“他们有一百人了吧?你有多少金币啊?”

    颜醉情眼睛一眯,露出骗人的冷忙,“我有一百多万金币,我乐意请他们,你管得着吗?”

    对方心头一窒,被噎住了,也被唬住了,不吱声了。

    苏九忍俊不禁。

    看来这小子还是挺清楚自己那张脸比较唬人的。

    此时。

    众人看向颜醉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香饽饽,大金矿。

    你瞅瞅?这脸长的可真好!长对地方了!越看越完美!

    祁绍那脸皮是真厚,凑过去就说:“醉情,你缺弟弟吗?”

    颜醉情认定他看上自己,顿时露出嫌弃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傻逼对傻逼。

    祁绍以为他说“看你长得帅,我认下你这个弟弟了!”

    一群人在颜·人傻钱多·醉情的引领下,进了二层最豪华的客栈住下了。

    客栈房间很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掏5000金币住客栈。

    他们终于能洗澡换衣服了!

    一群人再次出来的时候,全部改头换面了。

    身上污渍洗干净了,清清爽爽,如沐春风。

    又去旁边的饭馆吃了点东西。

    卡里的金币他们都自愿集中在了苏九的卡上,大约有十二万金币。

    吃饭吃了两万,还剩下十万。

    一群人从来没觉得这么满足过。

    以前在外面觉得权利,地位最重要,现在觉得能这样洗得干干净净的,吃的饱饱的,比什么都安逸!

    苏九坐在靠着窗的位置,沉默的看着窗外的人。

    他们就外界那些普普通通上街闲逛的路人一样,坐在路边吃东西,聊天,只是他们身上多了几分杀戮,哪怕跟同伴聊天,眼底也透着算计。

    颜醉情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她的侧脸,“你为何不穿女装?为何要用护身禁?你不想当女人吗?”

    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苏九没有不耐烦,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男装方便,护身禁既然是护身禁,自然是护身的。”收回视线,望着对面的颜醉情,“轮到我问你了。”

    颜醉情咧嘴笑道:“我没有护身禁,我特别喜欢当男人!”

    谁特么问你这个了?

    苏九压下吐槽,打直线球:“你对护身禁了解多少?”

    颜醉情倒是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会慢慢地套我的话呢,你真很特别啊。”

    “我知道,谢谢。”

    苏九端起茶杯,放在唇边,望着他。

    颜醉情倒也是直肠子,“我小时候偷听我爹爹跟别人聊天提过护身禁,这玩意可以隐藏女子身体,也可以隐藏男子身体,时限二十年左右。”他看着她的抹额,笃定的:“我猜,你的护身禁应该是遭到了重创,所以才用九幽血蚕丝来压制,故而没有让护身禁那么快涣散吧?”

    苏九点头:“聪明。”

    颜醉情抬下巴,得意的:“那是!”

    苏九又问:“那你知道连体禁吗?”

    颜醉情一怔,“你不会是也中了连体禁吧?”

    看来他又知道。

    苏九勾唇:“你猜?”

    颜醉情倏地坐直身子,“你身体没事吧?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使不出来力气……不对,现在在地下城没有元气,哎呀!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啊,你都被人偷了!”

    苏九着实被他逗笑了,“放心,解了。”

    颜醉情横了她一眼,“你框我!”

    “怎可能叫诓你?解了,又不是没中。”

    “……”

    无言以对。

    就这么沉默了一会。

    颜醉情瞥见她手指把玩着玄石,又忍不住追问:“那个是什么东西呀?”

    苏九这次搭理他了,指腹摩挲,笑的格外的暧昧,“我的东西。”

    颜醉情:“……”

    说了等于没说啊!

    一群人吃完饭之后,就回了客栈。

    终于能不用担心生死,美美的睡一觉了!

    而在他们睡觉的时候,苏九带着祁绍谢忱没离开了客栈,当然后面还有一个跟屁虫颜醉情。

    因为请客这茬,祁绍对颜醉情亲近了不少,也没之前那么抵触他了。

    相信以九哥的心性,是绝对不会被颜醉情打败的!

    冥大,我永远是站在你那边的!

    现在,先抱大腿,嘿嘿!

    谢忱看见他跟颜醉情有说有笑,心里有点老大不爽了。

    “九哥,咱们现在去找店铺吗?”

    他故意往前一步,把颜醉情挤开,站在祁绍身边。

    结果祁绍一转身,饶了过去,又跑到颜醉情身边了。

    祁绍脸皮厚,嘴巴又会说话,很快就把颜醉情给说的晕头转向了,并且觉得——此男真心对我,奈何我喜欢女子!

    谢忱越看越气,越看越想掐死祁绍这个傻逼

    苏九侧目:“这么不甘心,就多赚点金币。”

    谢忱磨牙:“我要是有金币,他狗日的肯定直接拿去花!绝对不会跟我花言巧语!”

    苏九:“……”

    那货还真干得出来!

    这么对比:我家墨墨遇到我,真是太幸运了!

    *

    地下城,三层。

    墨无溟成为监管者的消息,只是跟着监管者走了几条街,就传开了。

    蓝飞燕得知这件事,整个人都傻眼了,“你不是说他要离开地下城吗?他当了监管者怎么走?”

    萧晋源比她还懵逼,捏着手指,沉声:“不可能,他这个人孤傲的要命,绝对不会屈居于人下,何况去当监管者这种小喽啰?”

    蓝飞燕急得跺脚,“可是刚刚明明有人看……”

    “见”字未出口。

    横在他们店门口的道路上,男人单手负背,闲庭信步,旁边跟着几个监管者,弯着腰。

    他侧目,挑起那双薄情的眼,冷冷地:“平常就只要巡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