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聪明的脸,傻缺的心

    苏九摩挲着玄石,生硬的转开话题:“二层去三层的标准是什么?之前那块墙壁没写啊?”

    颜醉情嘴巴抿起,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苏九也不说话。

    最终还是他憋不住,接住之前的话茬:“二层有两块石碑,去三层的保准在另一块石壁上!”

    苏九了然的点头:“原来如此。”

    颜醉情偷瞄她腰间的玄石,赤色的,似乎刻着一个字,看不太清楚。

    他抿了抿唇,又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慕聆凤。”

    苏九扯谎脸都不红,声音也没有变化。

    如果不是曹护院和赤洵知道她并非真正的慕聆凤的话,只怕也要被她这种坦荡的表情欺骗了。

    “慕聆凤……咦,是不是八大山庄的人啊?”

    颜醉情好奇的问道。

    苏九抓住他的盲点,“你不是西亚的人吗?”

    颜醉情下巴一抬,“怎么?在这地下城的人,非得是西亚的人吗?我是中东的!”

    “我也是中东来的,老乡啊,你是中东哪里的?”

    尹力竖着耳朵,颇为惊喜的问道。

    谁是你老乡!

    颜醉情瞪了他一眼,“不告诉你!”

    尹力:“……”

    说好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呢?

    都是骗人的!

    苏九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是哪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都在地下城。”

    众人赞同的点头。

    的确如此,在外面不论你身份再尊贵,来到这里还不是一样被逼成野兽一样的人。

    这时,就听见他们的老大忽然说了句:“大家留心看看,可有适合卖水果的地方。”

    众人一愣。

    难道来到二层还卖水果吗?

    这二层都有食物了,还有人会买水果吗?

    心里这么想,但他们不会违背苏九的话,四下张望起来。

    颜醉情一脸愣怔:“卖水果?”

    苏九懒得解释,直接让银律从嗷嗷叫的果树上,揪下来一个苹果,而后拿出来,递给他:“我家是种水果的。”

    颜醉情信以为真的点头,“哦,原来青木山庄是种水果的农夫啊。”

    慕聆凤听见这话,都想冲过去撕烂他的嘴巴。

    他们青木山庄生意广泛,但是最著名的是铸剑,他们打造的剑在西亚卖的最好,一把上好的剑,千金万两。

    这样的山庄,怎么就成了种水果的农夫了?

    曹护院尴尬的咳嗽了声,本想解释,却听见赤洵接过话茬:“是啊,青木山庄卖的是水果,赤焰山庄卖的蔬菜,以后有机会了,让赤洵少主带你去吃。”

    曹护院:“……”

    他可真是能豁的出去!

    都自黑上了!

    谢忱挑眉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这小子生存能力还挺强的,转变也挺大的。

    颜醉情是真不知道西亚的一切,他来这里纯属偶然,听见这话,他还挺开心的:“真的啊?我喜欢吃清炒白菜,不是那种普通的白菜,就是晶莹剔透的娃娃菜……”

    得嘞,他还挑嘴起来了。

    苏九看向谢忱,“听见了吗?记下。”

    谢忱装模作样的点头。

    颜醉情吸溜了一声,吞了吞口水,特别的小白。

    偏偏他有一张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相貌,眉骨颇高,眸光深邃,眯起就透着寒光,透着攻击性。

    众人一言难尽的摇了摇头。

    深深地觉得这张脸长错了地方!

    又走了一会,颜醉情带着他们来到了另外那块墙壁前,“喏,这就是另外的那块规则墙。”

    苏九微微抬头。

    二层往三层要求:

    一百万金币。

    短短的两行字。

    再无其他。

    众人:“……”

    1000金币打一次擂台赛,打赢擂台的奖励是1000—10000不等,这特么猴年马月才能存到一百万金币啊?

    苏九沉吟的片刻,忽地问:“打赢地下城武者,有什么奖励?”

    之前的那面墙似乎没提到。

    颜醉情转了转手腕,有些小得意:“还记得我刚刚出来的地方吗?那里面就躺着一个被我打晕的武者。”

    众人一静。

    怪不得他之前出来吐了一口血水,原来他是筹码在打架?

    颜醉情继续说:“打赢地下城武者可以自动脱离筹码的身份,归还金卡,奖励擂台赛上的双倍金币,还会赏一坛好酒。”

    诱惑很大。

    输了代价更大!

    一般没人故意输了擂台赛进去。

    偏偏颜醉情是个另类,他是元气与武者双修坐之躯,天不怕地不怕,倒也是真的厉害,要不然也不能安全的出来。

    苏九对金币不心动,只是这酒……

    她舔着唇角,故作不在意的:“好喝吗?”

    同样喝酒的颜醉情哪里看不出她这是有酒瘾,顿时感觉找到了同类,“你想喝吗?那我再去打擂台赛,去给你赚一坛酒,给你尝尝?”

    他很激动,就要往前跑。

    苏九眼疾手快,抓住他后面的腰带,“你先带我们去住的地方吧?”

    颜醉情被迫停下,转回头,有些失落:“你不是想喝酒吗?”

    “我更想洗澡睡觉。”

    苏九松手,递给他一个白眼。

    颜醉情看着她衣服,忽然露出一抹害臊的笑:“我差点忘了,你在一层很久没换衣服洗澡了吧?走,我带你去住的地方,你可以住我的……不对,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你愿意嫁给我的话,这就不是问题了……不过,我不能娶地下城这种肮脏地方的女人啊……”

    他绞着袖口,扭捏半天,忽地抬头,欣喜的:“不过我不介意——”

    “……”

    面前哪里还有一个人!

    苏九早就绕过他走了。

    众人跟在苏九后面也走了。

    颜醉情抿唇又张嘴:“这个女子,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他跺脚,撅着屁股,双手往后,大鹏展翅姿态,跑了过去。

    为了展现男子气概,还故意不然自己喘气,结果脸憋红了。

    将这一切收于眼底的苏九:“……”

    人生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颜醉情引路,带着他们去了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还T字区域,整条街道都是客栈和饭馆,人流量不少。

    可能是他们这一大群人太显眼了,到了路口,周围突然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那眼神带着疑惑,打量,错愕。

    仿佛在说“这些人身上破破烂烂的装扮是从一层来的没错吧?既然是从一层来的,怎么可能这么多人一起?哪来的那么多金卡?一层的人死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