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醉情很纯情

    苏九眸光微闪,走过去,“你居然知道护身禁?”

    没有否定?

    男人忽然就站直了身子,目光比之前多了几分专注与炙热,“你真是女子?”

    苏九耸肩,“是又如何?”

    男人挑着唇,伸手去勾她下巴:“在这里许久没有开荤,你要是的话,老子当然是……”

    话音陡然停下。

    他的手与苏九的下巴就只差一公分的距离,却又生生的顿住了。

    面前的美人儿五官鲜明,唇色殷红,白皙的额头系着一条纯色抹额,隐约沾染了几点血迹,抹额的尾端轻飘飘的浮动般卷起,似是被风吹起一般。

    “当然是什么?”

    两片红唇轻挑,下巴往前凑了凑。

    男人倏地收回手,大有一种再迟一步就会被毒蛇咬住的慌促感,“没,没什么……咳!”

    苏九笑容更甚,食指勾起抹额尾端,笑着:“你居然连九幽血蚕丝都知道,我对你更好奇了。”

    后面一句,压着气声,兴趣十足,

    颜醉情后背一僵,怎么感觉今天出师不顺,有种反而掉进坑里的感觉嘞?

    苏九笑着走近他,脚尖抵着他脚尖,微微倾身,带着几分诱惑:“怎么?我以为你是看上我了呢?”

    呃……

    颜醉情吓得酒都醒过来了,后背贴着墙,“你,别贴的那么近……”

    苏九食指抵着他的胸膛,轻轻往上滑,挑起他下巴,“我以为你喜欢还我,是我误会了吗?”

    “男女授受不亲!”

    颜醉情被迫抬头,惊恐的眼神往下看,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被强迫的良家妇女呢。

    众人看的嘴角狂抽。

    哪来的装逼货,本来以为是什么恶徒,结果是外强中干的软脚虾!

    苏九也差点被他逗笑了。

    捏着他的下巴,摩挲着,“你这张脸,长的也不错……”

    卧靠?

    颜醉情头皮发麻,用一种“你想对我怎么样?”的眼神,盯着苏九。

    苏九不想对他怎么样,只是看着他的脸,产生几分熟悉感:“你叫什么名字?”

    “醉情……”

    他微微扭头,想把下巴从她的指尖抽出来。

    苏九却不许,又用了两分力道,“醉情,没听过醉这个姓啊。”

    “那是你没见识。”

    颜醉情撇撇嘴,他后背低着墙,双手也跟壁虎一样贴着墙,紧张的脚趾头都卷起来了。

    从他的视线,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一张一合的红唇,以及肤若凝脂的肌肤,然后没出息的咽了咽吐沫。

    我还是纯情少年郎,绝对不能在地下城这种肮脏的地方失了身子,这样太对不起我未来的夫人了!

    思及此。

    他当下一把推开她,说:“请你不要这个样子,这是另外的价钱!”

    苏九肩膀歪了下,假意后退了两步。

    却实实在在的被他这句话给逗笑了。

    “另外的价钱是多少呢?”

    “内购价,不外卖!”

    他的童贞,再多了钱也不卖!

    除非他心甘情愿。

    不知道他又脑补了什么,他将散乱的头发撩上去,露出那张异域风情的脸庞,而后裹了下衣襟,扭捏的:“你叫什么名字?”

    苏九故意占他便宜:“我姓歌,单名一个鸽子的鸽。”

    “歌鸽?歌鸽……歌鸽……”

    颜醉情低着头,感觉好笑极了。

    哪有人取这种名字的?

    跟哥哥同音……

    有些人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他倏地抬眸,见对方正笑眯眯得看着自己,恨恨地磨牙:“你这女子竟占我便宜!”

    苏九挑眉:“那我叫你哥哥?”

    颜醉情的脸颊升起一抹可疑的红色,嘴里硬邦邦的:“你要是想叫,那就随便你,我又管不到你的嘴巴。”

    祁绍心里响起了警报。

    就这种道行,分分钟落入九哥渔网啊!

    不行,他要去拯救他,啊呸!拯救九哥!

    他快速上前,“九哥,咱们还是赶紧去看看二层的环境吧?”

    颜醉情抬眼看去,是一个容貌俊秀的年轻人,皮肤也很白,正用一种敌视的眼神盯着自己。

    正常人的逻辑,肯定是祁绍喜欢苏九,然后敌对自己。

    偏偏颜醉情的脑洞是——妈的,这小子也对我有意思!我该死的美貌真是累赘!

    并不知道他想法的祁绍,正警惕的盯着颜醉情的脸,心道这货长的确实好看,他得替冥王殿下看好九哥——防止她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苏九没搭理祁绍,他张开嘴,她都知道他肚子里的屎肠子。

    “醉情,我们初来乍到,你应该不会介意带我们熟悉一下吧?”

    我介意!

    颜醉情话到嘴边,瞥见对方笑眯眯得样子,偏偏说不出口,他傲娇的扭头:“哼,带你们又能如何,二层只有参加擂台赛才能抢筹码。”

    言下之意,这不是一层,我才不怕你们抢我金卡!

    苏九但笑不语,随他往前走。

    众人跟在后面。

    慕聆凤又嫉妒又愤怒又没办法。

    明明那个男的先调戏她,对她出言不逊,羞辱她……最后他们却和没事人一样跟着这个男的走了?

    这分明就是故意做给她看,让她下不了台!

    她恨死这个冒牌货了,明明是个男人,却凭着那张勾魂的脸,三言两语就把人哄得团团转!

    所有人都是这样,就连曹护院赤洵也这样!

    她恨来恨去,就是不检讨自己的所作所为,注定了她无法进步,走向灭亡。

    二层的光线亮堂多了,角落都有灯。

    一眼望去,街道跟一层很相似,不同的是大部分店铺都开着门,确实在卖东西,而不是供人互杀的场所了。

    颜醉情往前走,余光时不时地偷瞄旁边的少年,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当真是女子?”

    “你不是知道护身禁吗?”

    苏九淡淡地反问,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跟着他,也确实是好奇护身禁的来源。

    毕竟这个护身禁,难倒了不少人。

    兴许得知护身禁的来历,能顺藤摸瓜查到一些东西,谁知道呢?

    颜醉情哼道,“我是听说过。”

    苏九没有追问,只是四下张望,留意周围的店铺。

    一层跟二层相似,二层可能与三层也相似。

    这么想着,她捏了下腰间的玄石,凝了一个通音符:“我在二层,可能跟你在走相似的地方,开不开心?”

    声音轻而不浮,带着一丝是黏稠的依赖。

    颜醉情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了,哼哼唧唧的:“你那个是什么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