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二层的规则更霸道

    右护法正在逗弄一只黑色的,眼睛通红,带着邪气的鸟雀,叽叽喳喳的叫。

    “再饿两天,若是还问不出来的话,就杀了。”他说的再平常不过,“酒城的势力渗入西亚特别快,尤其是八大山庄出事的档口,这几个月他们吃尽了便宜。若是没了战流云,搞不好背后的人反而出来了……”说罢,朝着鸟雀吹了吹口哨,抖了抖手里的狗尾巴草。

    黑衣人暗暗松了一口气,退出了房间。

    走道上,迎面遇到了左护法,他颔首:“左护法!”

    左护法沉着脸,把憋屈的火气压了压,“嗯,房大师要是明天还没有把丹方交出来,就直接杀了!”

    说完便走了。

    黑衣人:“……”

    我要当一个无情的杀手!

    *

    地下城,二层。

    有食物了,环境不阴冷了,但是人阴冷。

    大部队进入二层,遇到的人都是阴冷阴冷的那种,看人都斜着眼睛的。

    众人心里有些犯嘀咕。

    不是说二层就正常了吗?

    所以他们特别向往二层!

    可是现在看看,除了环境变得干净之外,人与人之间更加冷漠了。

    守在二层入口的人,分别给他们派发了新的金卡。

    金卡里面余额是1000金币。

    统一的样式。

    只有苏九和谢忱的金卡与其他人的不同。

    众人有些惊讶的看向谢忱:“你也是八大山庄的?”

    谢忱沉稳一笑,“在下赤焰山庄赤洵!”

    都是挺能装的那一类。

    众人立马露出吃惊的表情。

    曹护院看向赤洵。

    见他面色如常的站在苏九身侧,不免又看着自家少主,暗暗叹息。

    虽说男子的适应要比女子快,可这未免也相差的太远了吧?

    慕聆凤没认识到自己跟赤洵拉开的距离,反而捏着普通金卡,盯着苏九手里的特殊金卡。

    那本该是她的!她才是慕聆凤!

    祁绍瞥了她一眼,“哟,小凤子也有金卡了啊?你真应该谢谢咱们少主!要不然你就死在一层了。”

    这句话可不是说假的。

    就她那个脾气,用自己的身份,金卡保不住不说,早就被糟蹋了。

    曹护院心里明白,大大方方的:“祁小爷,咱们都是少主的奴才,少主待我们好,我们都记在心里!不过,还是得感谢少主的恩情!”

    他颔首,特别真诚。

    苏九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哪里不知道他是想继续让她庇护他们?

    他以为她真的是庇护他们呢?

    天真。

    童俊望着前方,隐隐不安,“我好像知道左护法为什么让我们来二层了。”

    众人齐齐看向他,眼神询问:为什么?

    童俊皱眉,“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能下到二层的人全部都是武者,并且是能从一层活着下来的武者,实力不用说,心狠手辣就……”

    他没说完,众人却懂了。

    赤洵觑了他一眼,得意的:“呵,你们对老大实力真是一无所知!”

    祁绍和谢忱瞥了他一眼。

    说得好像他多清似的?

    赤洵清不清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沦为苏九的迷弟了。

    在苏九说出“前段时间去幽灵谷玩,那些猎手……都挺菜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唉……”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在苏九身上镀了一层名为“牛逼克拉斯”的滤镜之光!

    一群人往前走了很大一会,前方忽然停下了。

    苏九抄着双手,看着前方挡在路中央的石壁。

    【二层的生存规则】

    本层可消费金币,购买食物,衣服,日常用品,可刷金卡住店。

    筹码获取方式:每个人在规定时间内,刷金卡,参与擂台对打,输者沦为对方的筹码,自愿去店铺与地下城的武者对战。

    店铺武者对战,三局两胜,若武者胜,筹码归地下城所有。

    三天未参与擂台赛者,自动归为地下城筹码。

    地下城筹码用途:肉、卖、玩。

    对战条件:参与一次擂台赛,1000金币。

    每局根据难度等级获取1000—10000不等金币。

    众人望着石壁,眼睛盯着他的是筹码用途。

    “肉、卖、玩是什么意思?”

    “所以,金卡里的1000金币是第一场擂台赛的本金?”

    “这规则……除非是参加擂台赛赢了,否则输了,不参加,最终利益都归地下城……”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天,这比一层的规定霸道多了!

    谁他妈说二层是天堂的?

    真想把他屎给打出来!

    咔嚓。

    旁边店铺门打开,走出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他斜着眼,看见黑压压的一群人,吓了一跳:“新来的?关东柱他们都死了?居然来了这么大多人。”

    众人:“……”

    不瞒你说,他们还真的死了!

    男人出来后,靠着门,细长的眼眸,冷睨着他们:“肉、跟猪一样案板上被人开膛破肚,卖、花金币买回去当奴隶,至于玩……”他朝着人群里唯一的女人挑下巴,舌尖抵着腮肉,笑:“就是那么玩呗,地下城女人可太稀有了。”

    视奸的眼神,恨不得扒了慕聆的衣服。

    慕聆凤顿感被辱,张嘴就骂:“你个下三滥的东西,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男人伸手去解松散的衣服,抛了个媚眼,“来呀,就怕你不过来……”

    慕聆凤吓得脸色发白。

    曹护院忙上前护住她,冷冷地看向对方。

    男人颇感无趣舔了舔唇角的血迹,又将视线落在最前面的少年身上,可惜的摇了摇头:“真是一张好面孔,居然是个男的……暴殄天物。”

    这话犯了众怒了。

    所有人都怒目而视。

    慕聆凤眼底掠过嫉恨,当即故意犯蠢:“胡说八道!我们少主是女人!”

    “小凤子!”

    曹护院脸色铁青,怒目瞪着她,抓着她的手腕,恨不得捏断了。

    慕聆凤心头一窒,“我……”

    不等她说出口。

    赤洵已经淡淡地:“给主子添麻烦的奴才,杀了便是。”

    “你——”

    慕聆凤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却发现同行之人,皆是满脸杀气的看着自己。

    她心下拔凉,有些后悔一时冲动了。

    苏九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直视着男人。

    一个人的气质,刻进骨子里,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比如,哪怕前面这个男人说话再难听,甚至解开衣服调戏,但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对方眼神平静无波,后背一直是懒懒地抵着墙,解开腰带的手也只是虚抬了一下。

    而他,也是他们走到现在,唯一一个愿意搭话的人。

    男人细长的眼睛在听见少年郎是个女娇娘的时候,露出一丝惊叹,“那你怎么身……啊,我知道了,你用了护身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