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是你硬,还是锤子硬

    忽明忽暗的灯光,照亮了根根铁柱构成的地牢,每间牢房都关着人。

    脚步声清晰的往里走,越走越阴暗,直至最里面那间牢房。

    脚步戛然而止。

    走道的灯光,微弱的照出牢房里环境。

    阴冷之中充斥着鲜血的腥味,潮湿的霉味。

    牢房里吊着两个人,正关心的看着地上趴着的人,声音带着哭腔:“战少……您千万不要有事啊……都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才还得您遇险……”

    “战少……您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出事……呜呜……”

    似乎是听见了两人的喊声,趴在地上的男人细微的动了动,声音沙哑:“……无……碍。”

    他面朝着地,头发凌乱,衣服也破损不堪,手臂骨头断裂,还被撕开一道口子,已经结血痂了,但是地上那一摊暗红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是他身上的血。

    是以,他怎么可能无碍!

    吊着的两人双眼通红,恨不得替他受这个罪。

    事实上他们俩也没少受罪,身上全是鞭伤,指甲盖也被拔掉了。

    “还真是主仆情深。”

    站在门外的黑衣人终于开了口,他打开牢门,迈脚走进。

    霉味让他挥了挥手,他到战流云身边,上去就是一脚。

    战流云本是趴着,直接被他一脚踢翻,仰面躺着。

    后背全是伤,挨地是刺骨头的疼。

    他低吟了一声,便再无动静。

    黑衣人从旁边刑讯的台子上,捡起刑讯工具,是个一头锤子一头钩子的利器。

    他瞥了地上的人一样,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他脚踝大胳膊骨头锤了下去。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

    “唔——”

    凌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惨无血色的俊脸,昔日那双锐利地眼眸,已然满是猩红与疲惫。

    他咬着牙,下唇出血,额角青筋直跳,愣是不叫唤。

    这反应可把审讯的黑衣人气坏了,“真是一条汉子,我看你多能忍!”

    噗嗤!

    他用钩子那头,刨地似的落在他大臂上。

    战流云双目微睁,指甲在地上抓的掀翻,硬生生疼晕了。

    晕倒的前一刻,他还在想——下次,下次一定要让青颜尝尝将死的滋味(不能每次都是我!)

    好兄弟就是用来共苦的。

    不知是不是心灵感应,青颜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他梦到二战趴在地上,被人敲碎了骨头,一转眼再看那人的脸,变成了自己。

    全身冷汗淋漓,掀开被子,出门,“二战有没有消息?主公有没有消息?”

    外面的人一脸懵逼。

    这大半夜的青颜公子怎么又来劲了!

    自从那位主公离开后,他都好久没睡觉,你能想象得到一个元皇五阶以上的高手,累的在大街上晕倒,最后发现是睡着了的那种让人又好笑又心疼的感觉吗?

    他是被方统领和石城主送回来的。

    就睡了两个时辰,他又醒了!

    这可咋办吗?

    没等他们想出个对策,青颜已经往外走去,“方统领和石城主呢?”

    他们赶紧跟上,边走边道:“方统领和石城主分别去拜访青木山庄和赤焰山庄了,听说这两个山庄的少主也丢了。”

    青颜脚步一顿,扭头:“什么时候的事?”

    “就这两天传出来的消息,好像是丢了十多天了吧,只是瞒的比较紧!”

    “恐怕害怕西亚生大乱,毕竟八大山庄的人接连被抓,那就是八大山庄的无能!”青颜沉着脸分析,忽然神色一凌,“那天我们去接九爷的时候,旁边是不是一群队伍?”

    上次跟过的人,点头:“确实有一群人,难道……他们是跟那个九爷一起被抓去了?”

    青颜不悦地看去:“谁跟你说九爷是被抓去的?”

    “……”

    那还用说吗?

    青木山庄少主和赤焰山庄少主都被抓去了,你家九爷肯定也是被抓的啊!

    敢想不敢说。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九爷在青颜公子心里的地位挺高的!

    青颜眸光微敛,忽然想起一件事,“八大山庄还有哪个山庄没事吗?”

    “有,绿岭山庄,这次青木山庄和赤焰山庄少主就是去绿岭山庄回程被抓的!”

    “哦?”

    青颜桃花眼泛着冷光,“绿岭山庄在八大山庄里面算厉害的吗?”

    “一般般的吧?”

    这些手下都是西亚本土人,对于西亚的势力相当了解。

    青颜抿起唇,冷笑了一声,“好好调查一下绿岭山庄!”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明白过来,这是怀疑绿岭山庄了。

    毕竟八大山庄里只有绿岭山庄无事,嫌疑便是最大的。

    他们没再停留,速速去调查了。

    青颜也没有闲着,捏玄石,又给二战发了两条通音符。

    “冥大去找了你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等你安全回来,我给你当一个月的小厮!”

    “……”

    依然是石沉大海。

    地牢里的战流云是被冷水泼醒的。

    他并未将玄石放在身上,在遇险的时候就快速放到了坐骑身上。

    坐骑在灵宠空间,除非主人与他解除契约,或者主人身亡,否则非召唤不得出。

    但他还是可以听见空间里的动静的。

    坐骑踩住玄石,播放出青颜的声音。

    战流云竟放空脑袋,还真琢磨起来,回去之后,给他安排一些什么脏活,累活。

    砰!

    闷响落在他前胸,让他喷出一口血。

    战流云蜷起身子,疼痛让他感觉自己恐怕没法活着回去了。

    忽地头皮一疼,头发被人薅住,拎起:“只要你供出背后之人,我保证好吃好喝的供你,让你安全的离开这里!”

    阴森的话,在耳边响起。

    战流云掀起眼皮,嘴角挂着血渍,朝着他啐了一口。

    战家人只会战死,不会降活!

    “好好好,有骨气!”

    黑衣人气极反笑,手中锤子却狠狠地往他膝盖骨砸了下去,“我看是你硬,还是锤子硬!”

    骨头碎裂的那一刻,穿过了皮肤,无比的血腥。

    战流云除了疼,只剩下疼,脸色青白,奄奄一息。

    黑衣人如何也撬不开他的嘴,偏偏他的手下不知道实情!

    他气得要命,只能再去跟右护法回复,“属下无能!那战流云甚是嘴硬,双臂骨头敲断,膝盖骨敲碎,他竟还是一个字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