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妥协,又生一计

    他们是武者,在地下城受到重用,哪里忍受得了这种挑衅?

    为首的上前:“不进,我们就打得你进去!”

    苏九朝着尸体抬抬下巴:“之前想打我的人,在那躺着呢,你脚下还踩着他们俩的命根子。”

    命根子?

    黑衣人神色一变,僵硬的低下头。

    脚尖一片血红,可不是踩着两个污秽之物吗?

    黑衣人眼梢抽搐,怒骂了句:“真是个歹毒的女人!”

    苏九竖起食指摇了摇:“不不不,是一个歹毒的绝美女人。”

    #歹毒可以,但必须绝美#

    噗!

    众人差点笑喷。

    ——怎么会有自恋都这么气人的女人!

    左护法气得牙根疼。

    恨不得回到把她带回来的时候,狠狠抽自己一顿。

    造的什么孽,带回来个什么玩意!

    他不再迟疑的挥手,“还不快抓起……”

    苏九轻声打断了他:“左护法,我真无恶意,我就是想去三层看看,你就通融一下吧?看在我帮你杀了冤枉您的瘪三份上?”

    什么什么?

    她二层还没去,就想去三层呢?

    左护法脑袋像是长了两颗瘤子,疼得不像话:“你刚刚才杀了那么多人,你怎么会以为……”

    等等……

    怎么又被她带着走了!

    左护法恼羞成怒的瞪着她,然后递给手下一个眼神让他们速速动手。

    哼,你惯会动嘴皮子,我不跟你说话,行了吧?

    苏九忽然觉得这个左护法有点可爱,所以多了几分耐心:“左护法大人,我们到底哪里违反规定了呢?地下城不就是随意打杀,互相抢夺的吗?”

    啊这……

    左护法被问住了。

    严格来讲,就算这是大型的屠杀,可地下城也没有明令禁止过,甚至提倡。

    所以,她没错。

    众人也像是猛地反应过来,杂七杂八喊了起来。

    “我们以前就是这么抢筹码的!”

    “就是,我都来这很久了,一直都是这样的!”

    “把我们当魔兽一样关在这里,吃人肉饮人血,现在却嫌弃我们杀戮?这不是你们养成的吗?”

    左护法眉头皱了起来。

    地下城一开始抓人进来,那些人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消停,各种团结逃跑都经历过,只是被地下城的黑暗,逐渐磨平了棱角。

    眼前这些人的反应,无疑跟最初来的那些人是一样的。

    这可不是好兆头!

    左护法从来觉得这么头疼过。

    以对方现在的团结程度,就算把他们关进店铺里也不可能会自相残杀!

    且慕聆凤有活物生存的本体空间,她有吃的,她不但有吃的,还能保证其他人吃饱!

    左护法闭了闭眼,想骂脏话。

    就在这时,那顶着姝丽容貌的人儿朝着他笑了笑:“左护法大人,我们刚刚抢了不少金卡,每个人十张的话,够去二层了吧?”

    谢忱从混沌那拿来收集的金卡,统统扔在了地上。

    西门和南门有紧两百人,每个人身上一个金卡也近两百张金卡!

    何况以西门和南门的强势,他们每个人身上都不止一张金卡!

    加上北门与东门的人原本拥有的金卡,绝对是够去二层的。

    但是这样一来,一层除了那些散队,基本上就空了!

    左护法会怎么会答应?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眸,恨恨的磨了磨牙:“慕聆凤,你故意跟我回地下城,直取北门马腊堂的命,一举成为北门老大!而后又将东门关东柱给干掉了!短短的十天,你杀了一层两个老大。又过了两天,你便又杀了西门和南门的老大……你好啊,你真是厉害极了!”

    分明是咬牙切齿的语气。

    少年装扮的人儿偏偏朝着他谦虚的笑了笑:“多谢夸奖。”

    “……”

    左护法恨不得呕血。

    他从未见过这种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女人!

    深吸了两口气,以免自己被气晕,他咬牙:“金卡的规定是正常抢夺金卡的人,你不是!如此大面积的杀人,只留下一地的鲜血,尸体呢?你到底为了什么来地下城的?你利用这些人,不就是为了达到你不可见人的秘密吗?利用完之后呢?杀了他们?抛弃他们?”

    开始挑拨离间了。

    果然。

    众人面露异色,纷纷看向前方那一抹白色。

    就在左护法以为这句话会让众人对慕聆凤升起防备和警惕进而疏远她的时候——

    “老大,你有什么秘密,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是不是要找那个惊艳绝才的冥王陛下?”

    “唔……要怎么利用我们啊?老大尽管开口!”

    最后一个说话的还在啃苹果,咀嚼吞咽,特别真诚的眼神。

    偏偏其余人一个劲点头附和。

    左护法:“……”

    兄弟,你们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你们在地下城这种狼窝里生存了这么久,难道不应该跟她翻脸,指着她的鼻子,怒骂,再划清界限吗?

    情况一点都不受控制。

    他哪里晓得,对于吃了那么久生肉与血的众人来讲,苏九给他们带来的这些吃的,仿佛在提醒他们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那种久旱逢甘露的恩情!

    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左护法,见他唇瓣蠕动,半响才憋出一句,“你们……想造反?你们知不知道……”

    苏九直接打断了他:“只要左护法按照地下城的规定,我们就会安安稳稳的去二层,绝不会跟地下城作对!”当然,如果有人不识相找上门的话,那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了。

    左护法听懂了,眼底不由得流露出暗芒。

    二层的人基本上都是武者,手段也很残忍,赌局则更加疯狂,倒不如把让她去二层?

    简单来讲,他又想借刀杀人。

    沉默了片刻。

    左护法笑了,就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笑:“既然你非要去二层,那你们便去吧。”

    都是聪明人,苏九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递给谢忱一个眼神,让他们率先进二层入口。

    曹护院带着慕聆凤就进去了。

    赤洵没急着走,立在苏九身侧,等着。

    一下子进去一百多人!

    地下城前所未有过的事儿。

    监管者都懵逼了。

    不明白左护法为什么同意,而不是直接让武者把他们关起来!

    一地的金卡,还得他们收拾!

    皇甫云阙和诸葛红姝杀了两拨散队,金卡也是够得,跟在队伍后面走了。

    苏九抱着胳膊,瞥了眼旁边的赤洵,“你先进去。”

    赤洵迟疑的迈脚,走到了门边,回头看他,跟个小奶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