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挑衅

    苏九并非说笑,扬起长鞭,朝着霍锅的脸招呼过去。

    动作利落,完全不费劲。

    半点儿疲惫都没有!

    霍锅却吃力的躲闪不及,脸上中了鞭子,愣是被拉下来一块肉。

    他痛得尖叫:“啊!慕聆凤你这臭婊子!”

    慕聆凤:“……”

    她一定会报今日之耻!

    霍锅咒骂着,疯了一样往前冲。

    苏九发挥实力,岂会把他看在眼里。

    面无表情的来甩动长鞭,刀刃将对方衣服割破,一缕一缕的布条,露出的是血淋淋的肉。

    茂才骇然后退,终于意识到周围安静下来,变得有些奇怪了。

    不知何时,对战停下了,围在周围的人全都是北门的人!

    他朝着人群,高声喊了句:“赵琦——”

    “……”

    无人应答。

    有的是北门众人露出的嘲笑与鄙夷。

    不会吧?西门和南门的人加在一起,怎么也有一百多人,其中武者加在一起也有二十个以上!

    茂才越想越心凉,“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啪!啪!

    两声闷响,鞭子落下,已经不是那种割破血肉的声音了。

    茂才倏地扭头,瞳孔猛地一缩。

    霍锅趴在地上,啪啪抽打在他身上的鞭子,已经把他身上的肉拉成了肉泥。

    血腥又残忍!

    却见,罪魁祸首朝着他笑了笑,“放心,他还有一口气,我没打他下身,你们还是可以比的。”

    森冷的寒意,从脚底冒出来。

    茂才终于明白左护法的忌惮从哪里来了。

    心狠手辣,残忍暴戾,她会把地下城搅得天翻地覆!

    此时他自身难保,深陷于敌人腹部,只能明智的选择保命:“我……我说我说……不是我要来为难你的!”

    他扑通跪地。

    跟死相比,面子算得了什么?

    这是他在幽灵谷得到最好的收获。

    苏九半垂着眼睑,漫不经心的:“哦?”

    茂才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发抖:“是,是左护法……”

    知无不言,把左护法卖的干干净净!

    苏九平静地听完,慢吞吞地:“所以,左护法让你们来为难我,你们完全是被逼的?”轻笑了一声,眼神陡然冰冷:“你他妈把我当傻子?”

    鞭子甩起。

    猝不及防。

    噗嗤!

    从下巴往脸上,一道满是刀口的血痕。

    茂才双目圆睁,下巴骨当场断裂,鼻子也被割开了。

    惨的要命!

    很快,一只脚踩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碾了碾。

    那力道真他妈的重!

    茂才惨叫一声,骨头直接被踩碎了。

    “啊!”

    他痛得打滚,却又难以置信:“你,你不是慕聆凤……你的力道……”

    苏九轻轻甩着满是血迹的鞭子:“元者也是有力道的呀。”

    茂才蜷缩在地上,疼得快要昏厥,低吼着:“不可能……元者的力道再强,在没有元气的地方,也绝对不可能完全使得出来!你不是慕聆凤……你不是!”

    苏九不答,抬头:“告诉他,我是谁?”

    谢忱带节奏:“不管你是谁,都是北门老大!”

    众人高喊:“北门老大!(北门老大!)”

    震耳欲聋。

    苏九满意地低下头,“现在知道我是谁了?”

    这对茂才来讲,无疑是变相承认了他的猜测,他目眦尽裂:“你……到底是谁?”

    苏九没吱声。

    一甩长鞭,化为剑,剑尖挑起他的衣摆。

    “九哥!我来!”

    祁绍咻的一下穿过去。

    谢忱还不愿意他来呢,自己凑过去了,“腌臜之物,我来。”

    手起刀落。

    惨叫声连连。

    诸葛红姝目瞪口呆,忘记闭眼,就这么盯着。

    皇甫云阙眼梢抽了抽,伸手遮住她的眼睛:“非礼勿视!”

    诸葛红姝脸颊滚烫,羞红了脸。

    好丑!

    这个所谓的比较,着实让现场所有男人裤裆一阵凉风。

    苏九掀起眼皮,勾唇:“我最讨厌对女人嘴贱口嗨的,见一个阉一个。”

    她明明在笑,却无比渗人!

    众人:“……”

    软了。

    很长一段时间。

    他们只要想起这个笑容,就不能雄赳赳气昂昂了!

    守门位置。

    两个监管者早已吓得去喊人了,

    这种大规模的虐杀事件,自打地下城建成这一年多就从来没有过!

    得知茂才和霍锅接连出事,并且被阉了,左护法眉心狠狠一跳:“到底怎么回事?”

    监管者不敢隐瞒,把前后因果说了一遍。

    可惜他们没看见人群里的西门和南门的人怎么死的,倒是把茂才出卖左护法一事说了,不过也说了慕聆凤没信!

    左护法眉心紧皱,脸色愈发沉了:“召集地下城的所有的武者,跟我去一趟一层!”

    他赶过来的时候,苏九剑搭在茂才脖子上,余光往门边扫了一眼。

    “住手!”

    左护法喝道。

    苏九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

    嗤!嗤!

    一撇一捺。

    两剑,挑断两个人的喉咙。

    鲜血噗的喷出来。

    苏九收起剑,后知后觉的回头,一脸无辜的:“您刚刚说什么?”

    左护法:“……”

    如果他没看见她嘴角那一弯弧度,他就信了她邪了!

    压着怒意。

    左护法指着前面的人群,“南门和西门的人呢?你们干了什么!”

    苏九配合的看过去,还在装:“怎么啦?”

    左护法额角青筋直跳,指着脚下:“你为何要杀了他们?”

    听到这个,苏九似乎很来气得样子:“因为他们竟敢污蔑左护法大人!他说您让他们来对付我?您那么欣赏我,怎么可能?我不信!”

    左护法一口血卡在嗓子眼。

    被堵的死死地!

    他沉下脸,不能承认自己干的破事,便直截了当的:“你们破坏地下城的规矩,就要接受惩罚!”

    苏九回眸,挺不要脸的:“我们破坏什么规矩了?我帮您杀了这个愿望您的瘪三,您不奖励我去二层就算了,怎么还要罚我们?”

    左护法差点一句脏话飚出来,能不能要点脸?

    他扭头吼道:“把他们给我关进店铺里去!”

    一群黑衣人围了过来来。

    北门众人瞬间做出防备的姿态。

    苏九往旁边走了两步,抱着胳膊,笑眯眯得:“如果我们不进,您预备如何呢?”

    挑衅,这绝对是挑衅!

    黑衣人纷纷露出愤怒的表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