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小贱人骂谁?

    对战打响,也有没动弹的。

    比如慕聆凤,缩在角落里:“曹护院,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曹护院闭了闭眼,只觉得心累:“你真的不打算去尝试一下吗?”

    尝试不依靠元气,简单的剑法来反击。

    慕聆凤瞠目结舌,“他们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疯子,我怎么能……”

    曹护院一阵无言。

    他看向冲进人群的赤洵,动作对比其他人没有那么凶猛,却也在努力发挥自己除去元气以后的武力。

    曹护院顿时更加失望了。

    “那你一个人好好保重自己!”

    他略带着几分怒意,提剑冲向了人群。

    如此突然的打在一起,完全在霍锅的意料之外,偏离了他一开始的设想。

    他不想在西门来之前成为炮灰,本来算在买水果上面做些文章,先跟他们打嘴仗,磨磨他们士气!

    他认为他们不敢直接跟南门撕破脸!

    谁他妈知道这群人是个疯子?

    不按常理出牌就算了,赶着趟的要打架,张嘴就是要他们的命!

    幸好左护法提前给他们安插了几个武者,一时之间倒也没有输得很惨。

    只是……

    霍锅恨恨地瞪着之前跟自己打嘴仗的小白脸。

    他没想到对方嘴巴够损,打起架来也这么带种!

    出刀收割人命,那股满是戾气与杀意的气势,比他在幽灵谷遇到的还要强上几分!

    “你们,去收拾那两个小子!”

    霍锅一抬手,指的就是最能打的祁绍和谢忱。

    当下,几个武者就围了过去。

    霍锅也趁人群混乱,绕到了后面,啐了一口:“妈的,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小贱人有何能耐!”

    他气急了,完全忘监管者的提醒。

    以至于先前提醒他、此时守在门边的监管者急的摇头。

    这种愚蠢的挑衅行为,就他妈是找死!

    苏九靠着墙,懒洋洋地问:“小贱人骂谁的?”

    霍锅咬牙切齿的强调:“慕聆凤,你这个小贱人!”

    慕聆凤脑袋扎疼,恶狠狠地看向苏九。

    却见。

    苏九眉头轻蹙,“太粗俗了,你怎么能骂人呢?”

    语气挺气愤的,眼里分明带着笑。

    慕聆凤险些气晕过去。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

    霍锅在气头上,那是什么难听的话都骂的出来,各种和谐词语,飙到飞起。

    最关键的是每句,指名道姓的喊慕聆凤。

    “够啦!你闭嘴!”

    慕聆凤发疯的尖叫起来。

    苏九歪着头,眸中笑意加深:“我的小婢女都替我打抱不平了呢。”

    慕聆凤恨不得一头撞死,她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屈辱!可是她不想死,她才十七岁,大好年华,还没有活够!

    短暂的沉默。

    她又闭嘴不言了。

    霍锅攥着剑柄,面露阴狠,“你现在跪地求饶,我兴许能够饶了你!”

    坏人通常死于话多。

    苏九还是很赞同的,要不然他也不能在这逼逼半天了。

    “你想怎么死呢?”

    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眼底却压着一丝暴戾。

    霍锅残忍一笑:“哈哈……我不是马腊堂更不是关东柱,今天让你见识见识,幽灵谷的猎手,究竟有多狠?”

    苏九轻轻“哦?”了一声,似乎挺好奇的。

    就在这个节骨眼,前方忽然传来吼声。

    “冲啊——”

    “干掉慕聆凤——”

    一群人朝着这里压近,西门的队伍来了!

    实际上他们早就来了,只是偷偷藏在转角暗处偷看。

    茂才比霍锅的心机要深,想叫他打头阵,看见情况是在不受控制了,他们才出来。

    既节省体力又能当及时雨!

    霍锅并未察觉,且仰天大笑:“哈哈哈哈……西门的人来,我看你今天怎么死……不,我决定不杀你了……”

    施舍的话,却透着秽念的信息。

    苏九目视前方,平淡的看着对方加。

    非但没有半分着急的神态,甚至牵起了红唇,“真好,可以……一次解决。”

    她缓缓地笑开,却给人一种很变态的感觉。

    至少适应暗色的霍锅见状,背后无端升起一股凉意,他嘴硬道:“痴人说梦话,等会,我一定要看你在我身下……哼!”

    他长剑一抖,朝着那一抹白衣刺了过去。

    苏九没有躲避,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霍锅微微一怔,长剑已经快要刺到她身上,心里却有些不安。

    刺啦——

    忽然传来刺耳的响声。

    匕首抵着长剑,划出难听的声音,迸发出丝丝火花。

    草!

    霍锅骂了一声,反手甩剑。

    匕首抵着他的剑,如果对方速度不够快,必然会被伤到。

    然而,疼痛快一步来袭。

    噗嗤!

    匕首挑起,皮肉割破的声音。

    一道很细的口子留在霍锅右手掌,鲜血滴落在地上。

    “真好听呐……”

    苏九低哑的嗓音,透着一种餍足,“我最喜欢听刀子割破血肉的声音了,你猜猜,我能在你身上割几刀?”

    霍锅头皮一麻,忽然有种被恶魔盯上的恐惧感。

    他使劲甩头,压下这种见鬼的感觉,怒骂:“臭娘们,老子宰了你!”

    “呵呵呵……”

    苏九又笑了,声音特别邪恶。

    大约是适应了暗色,霍锅清楚地看见了,那张完美的面目轮廓在笑,笑的那般令人毛骨悚然!

    转瞬,一双如毒蛇的眼神,落在他脸上,对方快速跑了起来。

    没有元气的地方,她速度快的出奇!

    霍锅心底一咯噔,难道慕聆凤真的是武者?这是他们的猜测,但是西亚的人都证实过,慕聆凤只是元者啊!

    会不会……她根本不是慕聆凤?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来,耳边传来了邪恶的提醒:“走神,会要命的哦。”

    霍锅倏地扭头,手中长剑横扫出去。

    嗤——

    很细微的疼痛。

    比线还细的伤口出现在霍锅的脸上,鲜血溢了出来。

    大概是霍锅觉得自己这张络腮胡脸挺好看的,顿时面目狰狞起来:“你敢伤我的脸?我要你的狗命,啊——”

    他发疯一般,想要利用武者的力道,给对方沉重的一击。

    苏九没有正面接,反倒误给霍锅传递了消息——她不是武者,他是慕聆凤!

    并不知道这些的苏九,只是想玩的更尽兴一点。

    可惜,有人不识趣,偏偏参合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