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这个吹牛逼的……

    由于玄武龟没法锁定神兽的具体位置,两人打算继续四下找找。

    此时,两人所在的位置是南门的T区尽头。

    只有两个监管者左右守在门边。

    正有两个人来到南门二层的入口,把金卡递过去,特兴奋:“十张金卡!”

    诸葛红姝:“他们怎么跟偷东西似的?”

    皇甫云阙:“可能是急着去二层吧。”

    两人还没搞懂地下势力的分布,并不知道这个机会对于他们俩有多么的珍贵!

    南门的人分明倾巢而出。

    他们俩人在闲散队伍的眼里,相当于发现了遗漏者。

    他们围过来,笑的不怀好意:“嘿嘿嘿……平常你们南门的人就眼高于顶,今天被我们逮住了吧?还留了一个小美人!”

    诸葛红姝顿时面露杀气,“你找死!”

    皇甫云阙不拦着她了,让她自由发挥。

    十多个散队,被打得半死,送进街道边的店铺里了。

    金卡也被搜走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诸葛红姝眯着眼睛,透过洞往里看,有些后怕:“他们不会互相……吃吧……”

    皇甫云阙直接把她拉走,“咱们也不稀罕金币,不用等!”

    诸葛红姝跟着他,从另一边的岔道去了西边。

    半道上遇到几个闲散小队,匆匆地跑着。

    皇甫云阙拉住一个人,想询问情况。

    男人防备盯着他:“干什么?”

    皇甫云阙礼貌的颔首:“你们这是去哪?我们从南门过来,好像都没人了?”

    闻言,男人看着一男一女,眼底快速掠过贪婪,像是看见了美好的筹码以及玩物。

    皇甫云阙眼神一沉,一把掐住对方脖颈,杀气腾腾:“你们要去哪?”

    男人喉咙被卡住,顿时气焰没了,怂包的喊道:“好汉饶命!我们……我们是要去北门……南门和西门联手要对付北门老大……我们是去看戏的……饶命饶命啊!”

    他只是一时贪便宜,哪想到提到了铁板!

    悔不当初啊。

    皇甫云阙没心思要他们的命,“所以,整个一层的人,都会去北门?”

    男人忙不迭的:“对对对……这种大型对战的场合,指不定能捡漏,金卡和筹码什么的……”

    皇甫云阙一把将他甩开,丢在了路边。

    拉着诸葛红姝的手腕,快速跟着大队人群往前走。

    两人混在人群中,除了衣裳干净了一点之外,那从容的姿态,并不像是新人。

    是以,散队人员只是看了看。

    *

    北门。

    霍锅先到的,并没有直接发难,而是拿起水果,左右看了看。

    比并非他一个,而是他所有的手下。

    这分明就是来者不善!

    可他们还未发难,也挑不出错。

    北门众人心里十分不安。

    祁绍则是收到了苏九的真传,不出错,那老子就给你找错呗。

    他高抬下巴,像某些店铺里踩地捧高的员工,刻薄的:“水果是吃的东西,摸坏了,你买的起吗?”

    北门众人:“……”

    划重点,学起来。

    霍锅瞥了他一眼,颠了颠手里梨子,“货比三家,我当然要看清楚才能买了,万一有瑕疵呢?”

    比嘴遁,那祁绍可不含糊,笑眯眯得:“那你也有三家来比啊,咱们是独一份!吃一次少一次,指不定哪天就挂掉了!”

    霍锅脸上的笑,差点没挂住。

    他没想到北门的人这么嚣张,他们还没开始挑事,对方就先挑事!

    霍锅身边的手下,当即骂道:“他妈的!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老大说话?”

    祁绍咂嘴,“哟呵,你老大不是人啊?那对不起了,我们这没有狗。”

    干你娘嘞。

    拐着弯的骂霍锅是狗。

    霍锅的脸色难看至极,将凑过来的手下推开,强忍着怒意:“我今天是来买水果的,可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你们北门到底还想不想做生意了?”

    祁绍斜着眼梢,笑:“我们北门只跟人做生意。”

    再次内涵他是狗!

    南门一众人脸都黑了。

    手下气得骂道:“你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我们老大可是从幽灵谷出来的狠角色,等会定要将你扒皮抽筋!”

    听见幽灵谷三个字,一直垂着眼皮,思索游戏的苏九,眼神亮了一下。

    啪哒。

    一个响指。

    她抬起头,用一种非常惊喜的语气说:“直接点杀了完事,然后我带着你们直接闯去三层就行了。”

    赤洵“噗地”一声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大哥!这就是你想了半天的主意?

    北门众人:“……”

    不愧是我们老大,就是嚣张!/抱拳

    南门众人:“……”

    哪来的疯批?

    他们虽然没有意识到苏九这话的真实性,却留意到了她这个人。

    她一开口,北门的人都安静了。

    霍锅眯着眼睛,看向暗处一抹白影:“你是……慕聆凤?”

    慕聆凤头皮一麻,往后缩了缩。

    那种下意识以为叫自己的感觉,渗的她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曹护院瞥了她一眼,失望的摇了摇头。

    终究是太迟了吗?

    苏九抱着胳膊,靠着墙,牛头不对马嘴的:“就玩抢人头吧,洗髓丹……算了,你们可以随便挑了一个,只要我有。”

    祁绍和谢忱秒懂。

    这是恐龙城猎手的事给她提醒了!

    霍锅没听懂,虚伪一笑,岔开话题:“听说北门老大连杀东门北门两个老大,威风得很,如今一见,也不过是我缩头乌龟,不敢见人啊。”

    他悄悄后退一步,紧记监管者的话。

    千万不能跟慕聆凤站的太近,否则会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他倒不是好怕,只是以防万一,对方使诈。

    然而,他等了半天,对方完全没有走过来的打算,隐隐约约的给人一种她在看跳梁小丑的感觉!

    霍锅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小贱人,给旁边的手下说:“我们是来买东西的,先算账吧?”

    南门的人各自调好水果,把付金币的金卡递过去。

    童俊他们愣了愣,就要接金卡。

    啪!

    祁绍一巴掌落在他后脑勺:“四不四傻?抢人头啊!”

    童俊懵逼脸。

    啥玩意啊?

    尹力和向潮同款懵逼脸。

    没反应过来。

    谢忱适时开口,“抢人头,谁杀的人多,基本上会得到九哥一颗丹药,可以是洗髓丹,当然,如果觉得洗髓丹没有用,可以随便在九哥现有的丹药里挑别的。”

    卧槽??

    全场都在文明用语。

    单单一颗洗髓丹就很牛逼了,怎么听他的意思,洗髓丹像是烂大街似的?

    北门的人在激动。

    南门的人在无语。

    这他妈在吹什么五彩斑斓的牛逼啊?

    另一边。

    监管者派来的武者,藏在了人群里暗暗行动。

    早早地就守在道口,留意过往的散队里的女人。

    “真他妈的难找,到底藏哪去了?”

    “要不是北门的慕聆凤搞事,更难找!安心等着吧!”

    “哎哟,后面好热闹,好像是慕聆凤说话了?我好想去看看啊……”

    “行了行了,留意点,别让那女人给跑了!”

    几人骂骂咧咧,继续说定人群里的女人。

    临近北门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诸葛红姝遇见了他们。

    女的,新人,长的漂亮。

    眼前这女子虽然没有描述的那般美的惊心动魄,却也是别有一番味道的标准小美人了,最重要她是个新人!

    一般标准就是:一层的新人的衣服都特别光鲜亮丽!

    诸葛红姝本来还想把玄武龟给唤出来,直接把他们几个给咬死。

    谁知,就听见对方说:“你就是苏九,苏小姐吧?”

    诸葛红姝:“……”

    皇甫云阙:“……”

    沉默之下掩藏着的是错愕与警惕。

    哪种情况才会让对方把诸葛红姝错认为苏九?

    两人相貌,体型,气质,没有一处相同!

    见两人不语,几个武者也不紧张:“这里说话不方便,您的朋友在三层,我们是来接您的。”

    态度谦卑恭敬。

    若非他们眼底一开始流露出来那种阴冷的话,或许两人就信了!

    诸葛红姝没否认,不动声色的:“谁要找我?”

    皇甫云阙目光深邃,垂下的手静静握成拳,跟苏九为敌人,便是他的敌人!

    别说,还挺痴情的/捂脸

    武者眼神闪了闪,“一个姓墨的公子,他正在三层等您。”

    两人眉心一跳。

    墨公子,酒城的墨无溟吗?

    不对!如果是那个男人,他不可能派人过来,而是亲自过来!

    诸葛红姝冷睨着他:“我不是苏九,你认错人了。”

    两人打算不予理会了。

    很明显。

    对方是跟苏九有仇,找机会修理她的!

    不过得知苏九在地下城,这是意外之喜。

    两人错身,准备越过他们。

    “站住!看你们往哪跑!”

    武者哪里肯让他们走,你不是苏九,怎么一开始不反驳呢?

    四五个武者直接把他们来围住了。

    诸葛红姝要是用玄武龟还是可以轻易解决的,但是前面人太多了,容易打草惊蛇,万一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两人直接拔剑。

    自从那次幽灵谷之后,两人就刻意的练过,虽然没有武者力气大,却也不是站着挨打。

    就在这时。

    “草!干他娘的——!”

    熟悉的骂声传出。

    有过一瞬间安静的北门就这么被点燃了!

    双方人马打在一起!

    人群紧跟着就朝着诸葛红姝他们挤了过来。

    于是,他们俩就看见了勇猛往前冲的祁绍:“……”

    祁绍没看见他们,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反手割断一人手腕,朝着对方心脏连续扎了三刀。

    狠辣,迅速,利落!

    鲜血喷了一脸,他却没有反应,攻向另一人。

    童俊和尹力嘴巴成了O形。

    我滴娘嘞!

    这个吹牛逼的……不不对,祁小爷居然是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