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像是想玩一盘更大的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弱弱的往后退。

    有人弱弱的开口:“我们只想让您当老大,不想死啊……”

    苏九眼梢一斜,费解的:“我何时说要你们的命了?”

    “在这个地方没了金卡,就等于没了命啊……”

    “我何时问你们要金卡了?”

    “……”

    画面突然停滞。

    气氛稍显尴尬。

    众人互相看了看,面露不解。

    曹护院一头雾水的凑过去,“少主,你有什么打算吗?”

    苏九拔出折扇,哗的一下打开,轻轻扇了两下,才慢吞吞地回:“我需要统计一下,队伍有多少人,多少张金卡,才能确定抢金卡的目标。”

    “什么?”

    曹护院懵逼了。

    赤洵也一脸错愕。

    在他的印象当中,眼前这少年绝非善类。

    但他的那种善与恶,就在那摆着,丝毫不避讳人。

    比如,他说要打你,那就是要打你!

    根本不屑于下三滥的手段。

    所以,他说要替这些人抢金卡,那便是真要帮他们抢金卡!

    祁绍:“九哥,这是走的哪步棋啊?”

    谢忱:“大概是任性挑事的棋……”

    祁绍:“……”无言以对。

    彼时。

    角落里的人群已经傻眼了。

    之前他们拥护的老大,是靠着给他们带来的“食物”稳固的。

    至于他们抢到的金卡都给了几个比较能打的人……

    所以,他们不敢相信,突然出现一个残忍的疯子,要给他们抢金卡!

    他们的眼神从怀疑、探究到迷茫。

    少年白衣染血立在那,仿佛是黎明的一道曙光。

    那般的刺眼,那般的炙热,那般的撩动人心。

    有人鼓起勇气问:“你,你真的要帮我们抢……金卡吗?”

    苏九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子,朝着谢忱道:“统计人数和金卡,让他们好好整理一下。”

    谢忱:“……”

    他仿佛看见了这层未来的水深火热的画面了。

    曹护院连忙上前,“我来我来!您歇着!”

    谢忱没搭理他,只是上前完成苏九交给他的事。

    祁绍憋着气,跟在他身后。

    人群全部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

    他们排成队,站了一大片。

    一眼望去。

    脏、乱、臭。

    三个字足以概括。

    曹护院留在原地,默默地站到赤洵和慕聆凤的身边,“不用担心,照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还是挺安全的。”

    赤洵没吱声。

    安不安全他不知道。

    直觉告诉他,这少年不像是为了自己安全才当老大的,反倒像是想玩一盘更大的?

    ……希望是自己猜错了吧。

    慕聆凤声音有些发抖:“曹护院,这个少年到底什么来头……手段这么残忍……”

    曹护院心情复杂的摇了摇头。

    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连这一点都不知道,他怎么能……怎么敢让他当替死鬼?

    然而,他内心深处,又那么有一点点庆幸。

    要不是找了他当替死鬼,他们三个被抓也是毫无疑问。

    来到这里,金卡不保是肯定的,这条命只怕也没了!

    所以,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呢?

    “大人,就是他们几个!”

    突兀的喊声传来。

    众人倏地扭头。

    一个男人带着地下城的监管者走了过来。

    他似乎还没发现异样,透过人群,看向那一抹白色:“大人,那个白衣为首的几个人,今天刚来的,马腊堂已经抢了他们的金卡,他们现在已经是筹码了!”

    众人:“……”

    安静如斯。

    两个监管者颇感奇怪的往前走。

    人群缓缓地往两边退开。

    地上的尸体与血迹,就这么映入眼帘。

    两个监管者对视一眼。

    心里明白估计是马腊堂被反杀了。

    这种情况在地下城很常见。

    但是新人刚来就反杀老人,杀的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大,那就罕见了!

    两个监管者非常明白地下城的规矩,拖着马腊堂的尸体就走。

    “等一下。”

    清冷的嗓音响起。

    两个监管者回头。

    少年手执折扇,血迹在他白衣上晕染开,犹如一朵朵妖娆的花朵。

    鲜明的五官,精致的眉眼,漂亮的与这个阴暗的环境,格格不入。

    两个监管者如是想着,却见对方走了过来,且淡淡的:“按照地下城的规则,我有权处理尸体吧?”

    尸体,不能当筹码,那便是食物。

    两个监管者自然懂。

    只不过以往的新人,根本不敢碰那玩意,心里那关都要克服很久!

    所以两人本想把尸体拖走,去别的区域捞好处!

    毕竟这里不仅有男人,也有需要依附男人活着的女人。

    一点点食物,就能让她们臣服的趴在裤裆下。

    两个监管者面色难看的把尸体放下了。

    像这种憋屈的事,他们还是第一次经历,但是又不得不放手!

    因为地下城的监管者,如果不遵守规则,下场会比这些人很惨!

    “虽然地下城没有规定不准杀人,但是人死多了,你们哪来的筹码?怎么去第二层?”

    “以后不要再闹出人命了。”

    两人离开之前,看了苏九一眼。

    显然是记仇了。

    苏九嘴角勾起一抹恶劣地笑。

    这才哪跟哪啊,记仇也太早了。

    原地,那个通知监管者的男人,看着地上的尸体,整个人的脑瓜子都在嗡嗡叫。

    旁边有人好心提醒,“这个少年是咱们的新老大了,他在统计金卡和人数,说是要给我们都搞到金卡呢!”

    男人看着地上尸体,逐渐红了眼眶。

    他发疯一般,掐住提醒他的人:“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啊——”

    旁边的人吓得往后退。

    祁绍快步上前,一把攥住男人手腕,轻轻地往旁边一扭。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疼得五官扭曲。

    祁绍眯着眼睛:“清醒了吗?”

    男人疼得冒冷汗,吓得直点头:“清醒了清醒了……”

    祁绍松手之际,侧身,手肘往外一顶。

    男人猛地倒退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祁绍冷冷地警告:“现在老大是我九哥,再吵吵,不介意再多一具尸体!”

    谢忱扬眉,给他比了一个拇指。

    祁绍余光偷瞄苏九,特别害羞的求夸奖表情!

    苏九闭眼。

    老子看不见。

    祁绍:“……”

    终究是错付了!

    这边热闹的换老大。

    殊不知马腊堂被人干掉的消息,已经在这一层传开了。

    在一层有分别有东、南、西、北四个门,可以进入第二层。

    又以马腊堂,茂才,霍锅、关东柱四个老大,各守一方。

    他们专门堵去二层的人,一堵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