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地下城的环境

    苏九抄着双手,挺不解的:“还给你们?你是谁?”

    慕聆凤气急败坏:“我才是慕聆——”

    “闭嘴!”

    赤洵厉声打断她。

    曹护院也吓得冲过来,将慕聆凤护在身后。

    他朝着苏九,毕恭毕敬的弯腰:“少主息怒,千万不要与不懂事的随从计较!”

    在某些事上,曹护院挺阴险的。

    但是不可否认,他是个聪明人。

    在这个陌生又毫无保障的地方,拥有金卡未必就安全。

    慕聆凤看不清局势。

    虽然被曹护院拦着,还是一脸敌对的盯着苏九。

    反观赤洵就很识相,颔首:“小洵子得到少主庇佑,实属大恩!一定不离不弃!”

    苏九挑了挑眉。

    没想到自己随口调戏的名字,倒成了他顺理成章抱大腿的理由了。

    祁绍嘁了一声,“要不要脸啊,我们没把你们供出去,你们就该谢天谢地了,现在还想跟在我们后面?”

    赤洵讪笑,“三位大恩难以言谢,我只是想报恩。”

    祁绍撇嘴:“我看你这年纪没多大,心眼怎么这么多?还报恩,怕不是想让我们一直当你们的替死鬼吧?”

    赤洵只是笑着,并不反驳。

    大家都是聪明人,眼前这种局势,大家抱团才是正确的选择。

    然而,他还有一个猪队友。

    “害怕当替死鬼就把金卡还给我,我们分道扬镳!”

    慕聆凤被刚才房子里的场景吓坏了,满脑子都是有金卡就安全了。

    赤洵的淡定从容,差点在慕聆凤这番话下,碎成渣。

    青木山庄庄主,怎么会生出这么没脑子的女儿?

    曹护院也是一脸无语。

    但他是青木山庄的人,只能耐着性子把慕聆凤拉到一边,给她说明利弊。

    苏九好整以暇的看着赤洵,“如果我拒绝带着你们一起呢?”

    赤洵眉心微微一跳,正色道:“少主,我希望您不要因为一个人的过失就随意的做决定。”

    “你的话我非常赞同。”苏九轻轻地点头,随后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可是我从没有想过带你们,不存在因为一个人做决定。”

    赤洵面容一滞,“如果你不带我们……那……”

    苏九从容的问:“怎么?要去揭穿我们吗?”

    戏谑的眼神,看穿了所有。

    赤洵顿时无言。

    不告发是等死,告发等于找死!

    两条路都是死。

    慕聆凤白着脸回来了,低着头:“三位公子……我错了,我……给你们赔礼道歉!”

    态度恭敬了不少,骨子里还在高人一等的傲慢。

    赤洵挠眉,无奈的,“他们决定不跟我们一起了。”

    慕聆凤顿时变脸,“不行!他们拿着我们的金卡怎么可以……他们要是不带我们,我就去揭穿他们的身份!”

    赤洵:“……”

    昂头,长叹。

    曹护院尴尬的拉了慕聆凤一下,“别胡说!”

    他往前一步,恳求的看着苏九,“少主,我知道我之前的作为是小人行径,但是恳请您带着我们吧,假如有人要来抢您的金卡,我曹沛一定誓死保护您!”

    苏九下巴微抬,似是考虑状,略作点头,“你要这么说,倒也不是不可以。”

    “九哥……”

    祁绍刚要说话,就被谢忱拽住了,“九哥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祁绍磨了磨牙,“我想到这孙子诓我们,想置我们于死地,心里就冒火。”

    谢忱笑了笑,“九哥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祁绍想都没想,“记仇!呃……”

    所以,让他们三个跟着,可能才是他们厄运的开始?

    这么一想,心里瞬间就舒坦了不少。

    苏九的松口,让赤洵稍显不安,“少主您这是改变主意了?”

    少年姝丽的脸庞,染着笑容:“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有人想冲锋陷阵,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可以利用的人,不利用白不利用。

    这个观点,赤洵也是赞同的,但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想不到哪里不妥。

    慕聆凤再次变脸,“你们放心,曹护院是我家最好的护院,青木山庄的事很多都是他出面摆平的,一定可以让你们好好利用的!”

    “……”

    曹护院想吐槽。

    不会说话,能不能把嘴巴闭上?

    苏九听见她的话,心里却在分析别的事:“八大山庄其他人,认识你们吗?”

    曹护院和赤洵一听就懂了。

    这是担心遇到八大山庄的其他人。

    赤洵沉吟道:“继承人十六岁便可以处理山庄事宜,但是去年紫霄山庄少主和蓝天山庄少主私下相聚结果无故失踪了。父亲觉得这件事诡异,就一直没让我出面处理过山庄的事。直到这次去绿岭山庄。”

    他叹了一口气,也是无奈:“除了慕聆凤和绿岭山庄的人之外,我可以确定没有人见过我。”

    曹护院连忙补充道:“我家少……小凤也是这样!”

    为防万一。

    他转过身,严肃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慕聆凤少主身边丫鬟小凤!”

    慕聆凤千百个不愿意,跟死想比,只能妥协。

    “我可以当他的丫鬟,可是……他毕竟是个男的……要是穿帮怎么办?”

    赤洵看了看慕聆凤,又看了看少年那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庞,直白的:“我倒是觉得他比慕聆凤更像慕聆凤!”

    “你!”

    慕聆凤咬着下唇,气得跺脚。

    她仍然是那个任性的少庄主,可惜现在没人惯着她了。

    曹护院面色认真的:“事情都说明白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几人的目光都盯着苏九。

    此刻她俨然成了主心骨。

    苏九轻轻敲着折扇,朝着街道前方一指,“看看环境。”

    几人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个T字路口。

    T字正中间有一个道门,中断了这条路。

    门边守着几个黑衣人,像是地下城的管理者。

    这里的灯光特别暗。

    T字道路的两边的阴影下,蹲着不少衣衫褴褛的人,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那扇门。

    察觉到有人过来,他们下意识的看过去。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们看见一个白衣少年,不染尘埃的立在那。

    干净到有些刺眼了。

    他的存在,仿佛在提醒他们活的狼狈,像是蜷缩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和蟑螂。

    嫉妒、愤怒、恶毒的眼神。

    想要那一抹白色生吞活剥!

    慕聆凤缩着肩膀,靠近赤洵,哽咽的:“他们在看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