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心怀不轨的队伍

    聪明增加烦恼!

    苏九感叹着仰起头,岔开话题:“等会青颜会来接你们。”

    谢忱倏地扭头。

    面上红晕迅速消失,变得有些发白。

    “你一个人……”

    苏九闭上眼,语气慵懒:“你别以为跟着青颜未必就比跟着我轻松,青颜跟二战能一直追随墨无溟吃过的苦不会少,他带着你们俩还是绰绰有余的。”

    谢忱抿起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都……”

    苏九眼睛掀起一条缝,眼神挺冷:“一个月后分殿主会挑一些猎手来西亚,顺利的话狄子凡他们也会跟过来。到时你跟祁绍要是扛不起大梁,我的脸往哪摆?”

    这是下任务了!

    谢忱神色一正:“一定办到!”

    正说着,祁绍回来了,嘴里嘀咕着:“这也太干燥了吧?尿在地上都看不见湿。”

    苏九:“……”闭眼。

    谢忱:“……”低头。

    祁绍瞥了两人一眼,丝毫没觉得自己有问题,还挤到他们中间坐了下来。

    他扭头:“欸,九哥,咱们直接去泾川森林吗?”

    谢忱掩唇轻咳,将苏九刚刚所说传达。

    祁绍脸上笑容一垮,懂事的没有追问。

    他跟谢忱一样清楚自己的实力,去了多半只能拖后腿。

    少倾,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九哥你放心,我跟谢忱一定会好好努力,不,我要比他更努力,超过他!”

    谢忱挑眉:“嘴炮不费劲吧?”

    祁绍脸一黑:“我在跟九哥说话,又没跟你!”

    谢忱咂嘴,“倒也是,毕竟嘴炮在我这没用,我会用实力把你打得叫爹!”

    “淦!跪下叫爷爷!”

    祁绍炸毛,一把勒住的脖子,一只拳头抵着他的太阳穴,使劲摁。

    谢忱仰着头,半截身子躺在祁绍腿上,嘴里还在挑衅,“咳咳……儿砸儿砸……”

    祁绍气得哇哇直叫唤,从胳膊换成剪刀脚锁住他脖子,拧着他的胳膊:“给我叫爷爷……爷……啊啊——”

    声音骤变。

    谢忱一个猴子偷桃,扭转全局。

    苏九靠树而坐,右腿蜷起,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

    微仰着头,半含着眼,好整以暇的看戏。

    不远处的队伍静静地看着,脸上露出一种既羡慕又嫌弃的神态。

    羡慕那三个人无拘无束,嫌弃他们不知危险还在闹腾!

    终于,队伍里有三个领头的站起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万一他们把那些人引出来怎么办?”

    “保护好两位少庄主,我去警告他们一下!”

    “等等,曹护院,那三个细皮嫩肉的,看看能不能当少庄主替身。”

    “我知道!”

    曹护院离开,队伍围开始往中间缩紧。

    明显在保护中间的人。

    察觉到有步伐靠近。

    祁绍和谢忱停止了打闹。

    苏九闭眸,仿佛没听见。

    谢忱起身:“阁下……”

    曹护院面色沉沉的打断了他:“两位如此闹腾,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吗!”

    狠厉的声音。

    谢忱左右看了看,也自觉有点不合时宜,便圆滑的:“抱歉,我们初来乍到,多有失礼!”

    曹护院的语气,并没有因为谢忱的礼貌而好转半分,反而冷嗤道:“像你们这种年轻人,死在路上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祁绍哪是什么好性子?

    尤其是他们都道歉的情况下,当即起身:“你说什么!”

    谢忱一把拽住祁绍胳膊,面容带笑的:“阁下所言极是,我等无知!”

    西亚不比中东,万一得罪了惹不起的人,是给九哥惹麻烦!

    祁绍也是一转眼就明白了,便没吱声。

    见状,曹护院面露鄙夷:“你们不是无知,而是找死!西亚是什么地方?像你们这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贪新鲜来西亚不到十天就死无全尸了,赶紧滚回家吧!”

    谢忱敛起笑容,还是挺冷静:“多谢阁下的好言相劝!”

    曹护院掐着腰,却并没有离开打算。

    余光扫向树下闭眸的白衣少年,看见对方相貌之后,眼底掠过一丝欣喜的光。

    这简直是替他们少庄主打造的替身啊!

    曹护院压着兴奋,问:“这是你们三个里面的老大吧?”

    谢忱:“……”

    祁绍:“……”

    两人同时横移两步,仿佛在说“您请!别客气!”

    曹护院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你们俩还挺识相的……不过,老子可没有那个癖好!”他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同行。我们队伍可保你们平安,但是你们必须得听我们的话!”

    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愿意带着他们已是天大的施舍!

    祁绍:“……”

    谢忱:“……”

    手痒,特想揍人。

    见他们不语,曹护院倒是反应快,意识到白衣少年做主,便朝着他道:“我们青木山庄从来不会带拖油瓶,不过怜惜你们年纪小诸多危险,才提出此番建议,别不知好歹!”

    “……”

    没人回应。

    少年靠着树,闭着眼,呼吸平缓。

    如果不是他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的话,还真像是睡着了。

    曹护院面露不悦的弯下腰,眼神凶狠的警告:“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一样可以——”

    唰!

    少年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

    双眸幽深,蕴着浓浓地戾气。

    “滚。”

    单音字,很轻,却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寒。

    曹护院脸色微微泛白,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

    心里忽然有种密密麻麻地惧意,让他不敢再停留半分。

    “曹护院!曹护院?”

    “嗯?”

    曹护院倏地回神,方才发现自己回到了队伍里:“……”邪门!

    旁边人不明所以,“怎么了?一副撞鬼的样子?”

    曹护院压着内心的惊惧,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少年。

    少年靠着树,双眸紧闭,似乎根本没有动过。

    曹护院擦了一把冷汗,“老子恐怕真的撞邪了,你们少招惹那三个人,尤其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听见没?”

    他扭头,朝着同伴警告。

    同伴面露不解:“不是说看看他们能不能当少庄主的替身吗?最近西亚很多身份尊贵的都失踪了,咱们不能出差错啊!”

    “随便从队伍里找个跟两位少庄主身材差不多的凑合吧!”

    “护院都是皮糙肉厚的,能装的话不是早就装了吗?”

    “啊这……”

    曹护院噎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阴险的:“反正他们一直跟在后面,要是他们不跟便罢了。再跟的话,咱们到时候就一股烟的冲过去保护他们。只要我们装的好,就算他们全身张嘴,也解释不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