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护‘弟’狂魔

    最终,皇甫权和诸葛博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将天龙城和神龙城给防御起来了。

    紧张的气氛在天龙城和神龙城蔓延开。

    皇甫云阙靠着椅子,叹了口气:“说实话,我都有点想让苏九打过来了,起码可以见见她。”

    诸葛红姝扭头,满脸纯真:“你想见她就去找她嘛。”

    皇甫云阙瞥了她一眼,发自灵魂的问:“你以前想见小月的时候,有没有找她?”

    诸葛红姝脸色一变,低下头,“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皇甫云阙对她们俩的事还真是不太清楚。

    诸葛红姝绞着手指,叹了口气,“总之,我跟她不会在一起的。”

    她不会给同一个人伤害她两次的机会。

    皇甫云阙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个答案,首先表面了自己的立场:“其实,你们如果真走那条路,我肯定支持你们,但是……世俗总是将与他们相悖的东西视为异类的,你们会很辛苦。”

    诸葛红姝轻笑了一声:“皇甫哥哥你真的想多了,我跟葬月姐姐……”

    “说我什么呢?”

    皇甫葬月端着一盘糕点,递给诸葛红姝,语气温柔:“你最爱吃的。”

    诸葛红姝看着糕点,眼底染上了一丝怒意。

    她抬起头,眼睛很红:“你拿朗月楼的招牌点心给我吃,什么意思?”

    皇甫葬月愣了愣,“这跟朗月楼没关系吧?你喜欢吃……”

    “那跟谁有关系?你的悦雯吗?还是哪些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莺莺燕燕?”

    诸葛红姝言辞犀利,眼泪却掉了下来。

    皇甫葬月有些慌了:“你别哭啊,什么莺莺燕燕的,我没有,我……”

    诸葛红姝不想听她解释,倏地起身,“皇甫哥哥我先走了。”

    说走就走。

    皇甫葬月愣在原地,而后扭头,恶狠狠地:“皇甫云阙!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说!”皇甫云阙摇头,奇怪的:“你在朗月楼的莺莺燕燕挺多的倒是有耳闻,但是……悦雯是谁啊?都值得红姝记得这么清楚?”

    “与你无关!”

    皇甫葬月瞪了他一眼,气得甩袖离开。

    再说离开的诸葛红姝,刚刚到家,就看见家里来了客人。

    诸葛博正在客客气气的招待对方。

    诸葛红姝不认识来客,便想避开,回房间。

    谁知,诸葛博朝他招了招手,“红姝,你过来一下!”

    诸葛红姝好奇的走进去,“爹。”

    诸葛博起身,介绍道:“这位是苏九的大哥赫连聿。”

    赫连聿起身,补充道:“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诸葛红姝微微一愣。

    没听说苏九有大哥啊?

    她微笑着颔首:“你好,我是诸葛红姝。”

    赫连聿温和的点头:“诸葛红姝,玄武龟的血脉继承人。”

    诸葛红姝挺聪明的,下意识地看了父亲一眼。

    诸葛博的表情很严肃,他抬了抬手,“坐,坐下聊。”

    三人坐下。

    诸葛博看向赫连聿,神色认真的:“赫连公子之前所说,当真吗?”

    赫连聿淡淡点头,“我妹、咳!我弟调查到的确切消息,第五家上位之前,四龙家族曾经有个司马家有玄武蛇的血脉继承人,因此招来的灭门之灾。血脉继承人也被那股神秘势力抓了。”

    他来皇甫家是受苏九所托,将关于神兽这些事告知对方。

    防范于未然,总比蒙在鼓里强。

    诸葛红姝狐疑地:“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有一股神秘力量在猎杀神兽血脉继承人?”

    赫连聿重重的点头,“我弟是青龙血脉继承人,也是受害人之一。就我们知道的,神武大陆的白虎血脉继承人遭遇重创,整个家族也覆灭了,算算时间的话,大概跟司马家灭门差不多。”

    诸葛博听得心里发寒:“这么说,诸葛家得到神兽并非喜事,还可能是灾难了?你这……哈哈……”

    干笑里掩藏着一丝恐慌。

    四龙家族自成立起,家族中便各有记载,司马家,确实陨落的古怪!

    他清了清嗓子,试探道:“是苏九让你来诓我们的吧?因为我们有神兽,他不敢攻进神龙城?”

    语气里带着一丝侥幸。

    赫连聿何等聪明,自然看穿了,他无奈地:“我弟都不把拥有凶兽的第五家放在眼里,更何况你们只拥有半个玄武。难不成她的神龙是摆设?”

    诸葛博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因为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是真的!

    诸葛红姝轻咬红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所以,苏九来南幽大陆是为了对付那股神秘势力,解救所有的神兽血脉继承人?”

    赫连聿笑了,“你觉得我弟弟是那种救死扶伤,善良到拯救无辜人的程度吗?”

    诸葛红姝没做他想的道:“她是!面冷心善,当初在幽灵谷就是她救得我!”

    赫连聿有些诧异,还是直白的道:“那只能说明我弟挺喜欢你的。”

    “呃……”

    诸葛红姝脸色瞬间涨红。

    诸葛博倏地扭头,惊愕的,“苏九喜欢你?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我不同意!”

    三连问之后,表态。

    诸葛红姝尴尬的脚趾抠地:“爹!你胡说什么呢?不是那个意思!”

    诸葛博吹胡子瞪眼,“不管什么意思,如果他们所说为实,你本身就很危险了,而苏九这个人的存在就必然会引出更大的危险!双重危险之下,你还活不活了?”

    诸葛红姝抿唇不语,低着头绞着手指,心情很复杂。

    赫连聿深知其中危险,但可不喜欢别人把自己的妹妹当成危险物。

    他冷着脸,语气有些凉:“我弟弟的安危就不劳诸葛家主费心了!既然话已带到,在下也不便久留,告辞了!”

    语毕,起身。

    “呃……还是要多谢赫连公子将此事告知!我送你出去!”诸葛博面露尴尬,刚刚太着急说秃噜嘴了,忘记人家大哥还在这呢!

    赫·护弟狂魔·连聿抬手,语气温和:“诸葛家主请留步,我弟作为诸葛小姐的朋友将此事告知,并无他意,且以我弟弟的身份及能力,喜欢之人,必定是人中龙凤。诸葛家主不必担忧。”

    绵绵的话里带着刺。

    诸葛博嘴角微微一抽,偏偏还不能小气的反驳。

    他干笑着:“呵呵……这是自然的,赫连公子请慢走。”

    赫连聿离开前,大大方方的递给诸葛红姝一个友好的笑,仿佛在说“我针对的是你爹,与你无关。”

    是非分明。

    诸葛红姝:“……”

    此时此刻她可以确定,他真是苏九的亲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