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九爷出大事了!

    青颜气得在地上蹬脚:“你偏心眼,当初二战受伤,你还把人给捅了,我都受伤了,你也不管我……”

    墨无溟脚步顿住,微微侧目,声音冰冷:“到底怎么回事?”

    青颜揉了揉眼睛,心里还是后怕的!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也严肃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我带着一队人,进入泾川森林不久,就被人从后面被摁住了,然后身体一麻,就没知觉了。”

    墨无溟长眉皱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轻轻一摁。

    “没有毒药的痕迹,不是中毒。”

    “反正就是眼前一黑,我估计对方是个元尊,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毫无反手之力呢?”青颜判断的说道。

    墨无溟不语,转身看向后面还在下雨的泾川森林。

    泾川森林,一年四季下雨,就没有停过。

    墨无溟拧眉:“二战为何来泾川森林?”

    青颜皱着脸,“他说有什么人失踪了,对他很重要,然后带着他的左膀右臂,撇下我,就溜了!”

    说到左膀右臂,撇下我,那是相当的咬牙切齿了。

    墨无溟斜了他一眼,挺疑惑的:“这么阴阳怪气的,怕不是喜欢二战吧?”

    青颜翻了个白眼,因为太无语,说出来的话,也比较没脑子,张嘴就是:“你以为我是你啊?连自己喜欢公的还是母的都分不清?我可是大好男儿,喜欢胸大的美……美人……”

    说到最后,已经感觉到了杀气。

    青颜僵硬的扭头,“呵呵……冥大……”

    砰!

    迎接他的是一脚踹在屁股上。

    结结实实。

    青颜猝不及防,脸朝下,拱进旁边的泥沟里。

    “……”

    全世界都安静了。

    众人低着头,全当没看见。

    反正青颜公子嘴贱挨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早就习惯了。

    青颜爬上来已经变成了泥猴。

    他摸了一把脸,两只眼睛眨啊眨,头发还在滴泥水。

    “……”

    众人抿着唇,努力控制表情。

    战少都出事了,他们不能笑!

    可是……憋得好痛苦/捂嘴。

    青颜拎着湿重的袖口,满脸抑郁的瞪了他们一眼。

    墨无溟凝视着泾川森林的方向,眼光深邃,透着浓浓地探究。

    他轻轻拂袖,撕开空间,余光一扫:“等本王踹你?”

    “我自己来!”

    青颜咧嘴,屁颠颠过去。

    其他人则是自己撕破空间。

    在速度上,他们要慢一点。

    墨无溟坐在前厅,手边放着一杯热茶,浑身散发着冷气。

    他没说话,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让人打心底感到颤栗!

    地上跪着不少人,有认识墨无溟的也有不是认识的。

    他们跪在地上,压根不敢抬头。

    一直以来他们都知道,战流云和青颜公子都不是真正的主子,但并未见过这个幕后的真主子!

    眼下战流云失踪,青颜公子被对方救回来,他们就觉得他是来算账的!

    越想越害怕。

    众人低着头,脑袋都快抵着地面了。

    青颜脱下身上的外袍,扭头提醒:“这是咱们酒城的冥王!”

    “参见主公!”

    众人这下是真的把脑袋抵着地面了。

    青颜一头雾水。

    他习惯了墨无溟的气场,自然体会不了其他人的心惊胆战。

    墨无溟没有刻意的摆架子,天生就是王者气势,令人心生畏惧。

    “把战流云调查的失踪事件,原原本本的说一遍。”

    低哑而冷酷的嗓音。

    众人下意识浑身一哆嗦。

    跪在前面的,颤颤巍巍的拿出一叠信,“主公,这些都是之前战少让我们调查的……”

    青颜擦了擦手上的泥水,接过信,一边递给墨无溟,一边嘀咕:“之前我要看,还不给我看……跟个宝似的!”

    拿信的男人低着头,没敢吱声。

    众人撕破空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跪了一地人。

    方统领和石城主左右看了看。

    也不明白什么情况,以为是主公发火了。

    一个个的挺主动的,走到后面,挨个跪好。

    青颜抬眼:“??”

    黑人问号脸。

    这都啥习惯啊?

    墨无溟打开信,快速的扫过内容,越看眉头锁得越紧。

    青颜也不害臊,就在前厅,把身上脏衣服给换了。

    用桌上的茶水,简单的洗了洗脸,往墨无溟身边靠:“怎么样了?”

    墨无溟已经迅速的看完了十封信,抽出其中一封。

    “所有失踪的人身份非富即贵,这个不是。”

    他将信,丢在了把信拿出来的男人面前。

    男人低着头,面色一白,眼圈有些红。

    他没想到不在西亚的人,竟然会如此了解西亚的局势!

    墨无溟冷冷地看着他,在等一个解释。

    男人双手撑在地上,手指关节有些泛白。

    终于还是承受不住良心的谴责,有些崩溃的哭了出来,“是我对不起战少……呜呜……我妹妹因为误入泾川森林失踪了,我一直调查这件事……我出于私心……战少知道之后,才会带着两位亲信以身犯险的……呜呜……我真不知道这件事这么严重……”

    青颜的脸色难看至极,一把揪住他领口,“你不知道严重?你不知道严重你害怕什么?还不是害怕你妹妹死了?要是二战出事,你就弄死你!”

    人心都是偏的,谁都是护短。

    男人嚎啕大哭,磕着头:“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战少……”

    青颜气得甩开他。

    他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他同情不起来。

    墨无溟更是如此,他向来比别人冷血,不知道什么叫同情。

    他面无表情地:“砍了。”

    方统领倏地起身,把他拖走了。

    “……”

    一片寂静。

    众人趴在地上,更是不敢出声了。

    虽说对方利用职务之便,让战少误入泾川森林,但是罪不至死吧?

    正想着,却听见男人冰冷无情的开口:“发布寻人启事,寻找战流云!”

    众人微微一愣。

    就这啊?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墨无溟已经起身走了。

    青颜心里有些古怪,感觉墨无溟不对劲,他赶紧跟上去。

    “冥大,你别冲动啊!”

    墨无溟没搭理他,回房之后,慢条斯理的换一身白色衣服,打扮的斯斯文文,而后撕破空间走了。

    青颜想追追不上。

    别说他现在有内伤,就是没内伤也追不上!

    “坏了坏了……”

    他捏住玄石,赶紧拿出玄石,凝了一个通音符,“九爷,出大事了,冥大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