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我是你爹!

    苏九无言。

    赫连聿笑眯眯得回来,然后递给她一个空间袋,“这一万晶石矿里面挑出来的上等晶石。”

    苏九没接:“不用,我……”

    “拿着!”

    赫连聿将空间袋塞到她手里,“如果不是你过来,我们已经全军覆没了,这些晶石是你应得的。”

    霍锋和秦楚快步走过来。

    霍锋:“妹妹,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就是一点晶石而已,晶石矿还有很多呢!”

    秦楚:“这些晶石元气纯正,对你还是有帮助的,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苏九没再拒绝。

    赤色玄石忽然闪了闪。

    苏九轻轻摁了一下,里面传来男人低哑的嗓音,“十万晶石够吗?不够的话再让陈鳌他们给你挖。”

    十万晶石?

    霍锋:“……”

    秦楚:“……”

    目瞪口呆。

    一万对比十万。

    有什么心理负担?不好意思?

    有没有地洞,让我们钻一下?

    苏九凝了一道通音符,语气平淡:“我哥刚给我一万,暂时用不了那么多。”

    我哥。

    真好听!

    赫连聿笑的嘴巴差点咧到后脑勺。

    正美滋滋的时候,传来了墨无溟阴沉的声音,“你哥?哪个畜生?不是说了让你不要跟拈花惹草吗?”

    赫连聿笑容僵在了嘴角,示意苏九凝通音符,回了句,“我是你爹!”

    苏九:“……”

    默默地松开通音符。

    他们俩的事,她不参与。

    西亚。

    泾川森林,

    带刺的荆棘,灌木,参天大树。

    狂暴的雨水,冲洗着地面的青苔。

    一群三两分散,正在寻找东西。

    脚下黏稠的泥泞与青苔亲吻,湿滑的有些站不稳。

    若非是体内元气高深,这种恶劣的天气与环境,根本寸步难行!

    方统领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有没有看到痕迹啊?”

    石城主摇头,四下张望,“你看见主公朝哪个方向去了吗?不会有危险吧?”

    方统领翻了个白眼,“担心主公,还不如担心咱们自己,你说着青颜公子跟战少,怎么会突然出事呢?”

    石城主使劲甩了甩头上的水,“别瞎胡说,又没有证据确定他们俩真的出事了,再说了,青颜公子是去找战少的,说不定跟咱们一样,在胡乱找人呢。”

    方统领:“有道理,咱们继续找吧。”

    两人继续往前走。

    阴影悄然靠近,仿佛与雨水融合。

    往前走的方统领和石城主完全没有察觉到。

    就见阴影范围逐渐变大,大到要将他们俩人覆盖。

    说时迟那时快!

    噗嗤——

    紫阳剑横着扫过!

    鲜血喷射。

    方统领和石城主被喷了一声,吓的连忙转身。

    哗啦!

    雨水形成的墙,轰然而落。

    扑通!扑通!

    两道落地声。

    两个人被拦腰斩断,尸体滚落,十分血腥。

    方统领和石城主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对方想杀他们,得手基本是一招致命!

    两人冷汗直冒,扑通跪地。

    “多谢主公救命之恩!(多谢主公救命之恩!)”

    墨无溟负手而立,淡淡的元气浮光,将他与雨水阻隔,身上不染一丝尘埃。

    指尖一挑,收回紫阳剑,表情很冷。

    他不知道水里藏着人,才会一剑砍下去!

    若是知道的话,必然会留活口的,询问一番。

    彼时,赤色玄石闪了闪。

    墨无溟脸上冷硬的表情,柔了那么一分,但是想到苏九嘴里的哥,又变得更加冷硬了。

    哼,肯定是来给本王说好话的!

    本王不听不听不听!

    心里这么想着,口嫌体直的摁了玄石,甚至准备好了“本王原谅你了”这句台词。

    谁知,迎面就是四个字:“我是你爹!”

    “……”

    墨无溟嘴里的话愣是咽回去了。

    方统领:“……”

    石城主:“……”

    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就在这时,其他人闻声,匆匆赶过来。

    看见地上的尸体,纷纷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主公没事吧?”

    “主公没事,我跟石城主差点丧命!”

    方统领擦了擦脸,已经不知道是冷汗还是雨水了。

    石城主把刚发生事简要的说了遍,让大家注意安全。

    众人听得有些后背发凉。

    对于未知的事,尤其是牵扯到突然失踪的诡异事件,总是让人感到害怕的!

    歘——

    雨水掠动,发出迅速的动静。

    迎面被丢过来一个包裹,挺长的。

    “大家小心!暗器!”

    墨无溟眼睛一眯,落在包裹露出来的衣角,眼神一凌:“别动!”

    大家因为之前的事,紧张的要命。

    听见暗器,已经拎剑,直接远程攻击了!

    墨无溟甩袖一挥,强悍的力量,直接将他们的远程攻击挡开。

    身形一闪,迅速的接住了长方形的包裹。

    众人被元气震得往后一仰,跌落在地上。

    根本来不及顾自己,连忙起身:“主公小……”

    ‘心’字卡在嗓子眼。

    墨无溟揭开了包裹上的布,露出的是青颜苍白的脸,睁着眼睛,咧着嘴,“呜呜呜……冥大……我差点就死了……呜呜……幸亏你机智……”

    他哭得不行。

    众人懵逼了。

    草!

    谁这么恶毒!

    居然想让他们亲手杀了青颜公子!

    墨无溟半蹲在地上,怀里靠着痛哭流涕的青颜。

    他垂着眼睑,漆黑的瞳眸逐渐被热烈的红色覆盖,寒冽如冰森冷感下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邪恶气息的疯狂。

    “撤退!”

    两个字,寒气四溢。

    他将青颜抱起,迅速的离开了泾川森林。

    众人胆战心惊的跟在他后面离开。

    全程没人敢说话。

    青颜受了内伤,没有生命危险。

    他哭了一路,不是哭自己,而是担心战流云。

    “我都这样被抓住了,二战会不会已经出事了……呜呜……”

    他越想越哭的厉害。

    “闭嘴!”

    墨无溟心里很烦躁。

    他就是担心他们出事,才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谁知,还是慢了一步,就是前后脚!

    “呜呜……你凶我,你居然凶我……呜呜九爷呢?我要九爷给我报仇……呜呜……”青颜仗着自己受伤,在怀里嚷嚷起来。

    墨无溟脸一黑,反正已经给他吃了丹药。

    干脆往地上一扔。

    啪叽!

    青颜摔得仰面朝天,疼得龇牙咧嘴,“我的尾巴骨……断了……啊……”

    “……”

    墨无溟冷着脸,迈脚从他身上跨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