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割了

    此话一出,全场毛骨悚然。

    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一个人把另一个从鬼门关救回来,就是为了扒他皮的话!

    那他们肯定能一嘴巴子把他扇到他姥姥家去,再附加一句:去你妈的,把谁当傻逼呢?

    可是现在……

    众人暗暗地擦冷汗。

    无比同情第五怀雄。

    你说你得罪谁不行?

    你得罪一个的魔鬼!

    围观群众都这心态了,身为当事人的第五怀雄能好到哪里去?

    他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冰窖,止不住的发抖:“不要杀我……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命令……与我无关……”

    恐惧的眼泪冲洗伤口,疼痛加倍。

    他蹬着双脚,吃力的往后蜷缩。

    苏九都不用挪脚,归魂剑锐利地穿过他的脚踝,将他钉在地上。

    惨叫声不绝于耳。

    众人头皮发麻。

    就在这时,谢忱带着猎手们,从不远处回来了,抬着不少尸体。

    谢忱颔首:“还有三个活的。”

    苏九挺惊讶,“看来我的剑法不到家,居然还有活的。”她指腹摩挲,思忖道:“不如来玩一道选择题吧。三条命,换你身上的皮。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用他们的命换你的皮。那么,我饶他们不死!”

    拔出归魂剑,往后退了两步。

    猎手们将三个活口松开,推到前面去。

    三个活口,都是第五家的血脉,年纪在十二岁左右,但是各个神情阴鸷,得到了第五怀雄的真传。

    被推到前面,看见第五怀雄的惨状之后,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一向喜欢看他人痛苦为乐的第五怀雄,心跳如雷,抬起满是血迹的脸:“……你真的愿意放过我?”

    苏九摊手:“我向来遵守承诺。”

    三个活口脸色微微一变。

    看向第五怀雄的眼神,阴鸷中多了几分恶毒。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他们的父亲有多自私!

    他们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忽地冲上去。

    “你已经老了,你去死吧!”

    “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活着!”

    “去死吧!”

    三个活口身上也有伤口,但是扑过去,掐住第五怀雄的脖子,毫不弱势。

    第五怀雄五脏俱损,但好歹是元尊等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他被掐的翻白眼,用尽体内仅剩的元气,要将压自己的三个畜生心脉震碎。

    与此同时。

    其中一个拔出匕首,迅速的在他丹田捅了两刀。

    噗嗤!噗嗤!

    嘭——

    两道交错的声音。

    三个儿子被他震碎心脉,当场死亡,

    “啊!”

    第五怀雄吃痛的低吼,双手捂住腹部,丹田已破,鲜血狂涌不止。

    当即休克,晕死过去。

    但是有苏九在,丝毫不用担心这个。

    她平静的抬手,将一颗止血弹进他嘴里,另一只手夹着几根细针,毫不客气的朝着第五怀雄的痛穴了射了过去。

    第五怀雄胸膛收缩,再度醒过来。

    入眼,还是少年那张浅笑盈盈的脸,熟悉的温柔:“我向来遵守约定,说不扒你的皮,就不扒你的皮。”

    噗嗤——

    一刀子落下,将他的耳朵割掉了。

    鲜血肆意流淌。

    第五怀雄已经奄奄一息,喊不出声了,但是那双微缩的眼睛,仿佛在嘶吼“你明明答应放过我的!”

    苏九拎着归魂剑,冰冷的剑尖落在他另一只耳边,贴心的:“我是答应不扒你的皮,可我没说不割你的肉。”

    笑容骤然浮现在唇角,邪恶的要命。

    归魂剑已经毫不客气的割下他另一只耳朵。

    苏九面无表情的将剑搁在他嘴上,声音轻而缓慢:“不管你背后的人是谁,有多强大,我都会一点点的揪出来,独孤家,第五家,只是起点。老子就一条命,陪他玩到底!”

    噗嗤!

    长剑从他嘴里穿过,钉在地上。

    第五怀雄眼底的恐惧还未散开,就这么断了气。

    嘀嗒、

    一滴露水顺着袖口滑落,悄悄地潜入泥土里,消失无踪。

    天色早已大亮。

    温暖的阳光升起,驱逐了众人后背的冷意。

    没人知道第五怀雄因何得罪了苏九,竟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

    梼杌心知肚明,小声道:“两位老哥,我现在能走了吧?”

    他不吱声还好!

    混沌和穷奇见大家注意力都不在这,尤其是主人的牛逼老大没空搭理他们。

    此时不干他,更待何时?

    两个手脚利落,配合默契。

    等到苏九过来的时候——

    梼杌拧起来的尾巴被绕在身体上,光溜溜的脑袋扎着几根穷奇身上的硬毛,两只前腿扎着混沌从他嘴里拔出来的两根獠牙,身上虎色的皮肤,都淤血了!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苏九抿唇:“我来的不是时候?”

    混沌:“您来的正是时候!”

    穷奇:“您想问啥,尽管问!”

    两个双眼冒星星,感觉萌萌哒。

    梼杌:“……”

    刚刚打我的那两条恶狗呢?

    苏九抱着胳膊,冷睨着梼杌,“千叶神医,你可知道?”

    谢忱站在旁边,剑眉紧皱,锐利地盯着梼杌。

    梼杌瞥了谢忱一眼,冷哼了一声:“我跟老大说话,哪有跟班过来偷听的?”

    啪!

    混沌上去就是一嘴巴子,把他的脸都打歪了。

    “说谁跟班呢?信不信我把你小牙也给撬了?”

    梼杌被打得眼冒金星,嘴倔的很:“我就说你主人是跟班,跟班……tui!”

    啪!

    混沌又给了他一嘴巴子,“你敢再……”

    谢忱打断了他,盯着梼杌:“你究竟知不知道千叶神医在哪?”

    比起千叶神医的下落,他根本不在意一个称呼。

    梼杌见混沌被无视,天生的恶劣性格,让他乐忠于挑事,“堂堂凶兽居然被人类……”

    “凶兽有小弟弟吗?”

    少年突兀的询问。

    混沌和穷奇一愣,不太确定她在问什么!

    但是鉴于对她的了解,好像又确定她问的就是那个!

    尽管有第五怀雄的前车之鉴,梼杌也没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有危险,且骄傲的:“他们俩有没有我不知道,凶兽乃是世家罪恶所汇集的,我喜欢完整的身躯……我是雄赳赳……”

    苏九面无表情的看向混沌:“割了。”

    谢忱:“……”

    混沌:“……”

    穷奇:“……”

    下身一凉。

    梼杌舌头一僵,气昂昂卡在了嗓子眼:“这这……这不可能开玩笑啊!”

    混沌和穷奇也不废话。

    开始扒梼杌的尾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