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要你命的人!

    叮——

    突然一声响。

    赫连聿脚下的七角星盘骤然发出亮光。

    暗淡三个角,瞬间点亮两个。

    四阶元皇腾地一下变成六阶元皇!

    霍锋:“卧槽!元皇等级连升两阶?”

    秦楚:“天才,你是天才啊!”

    两人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声音贼大。

    众人冷眼看着他们。

    大堂主:“大惊小怪什么?”

    二堂主:“能不能安静一点?”

    我们还看过元尊连跳两阶呢?

    有什么了不起的?

    霍锋:“……”

    秦楚:“……”

    弱小、可怜、又无助。

    赫连聿喘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因为等级冲洗好多了,只有手上的贯穿伤隐隐刺痛。

    他没说话,赶紧看向苏九的方向。

    此时,第五怀雄转过身子,右额到下颚处,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鲜血肆意流淌,浸湿了他的领口,极为血腥!

    他眼皮跳动,啐了一口淌进嘴里的鲜血,“小杂种,你使用暗器!”

    他算准了一切,就是没算到他除了折扇和剑之外,就连抹额也能伤人!

    苏九弹了一下抹额尾端,挺无辜的:“第五家主老眼昏花连蚕丝抹额与暗器都分不清了?”

    第五怀雄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额间的蚕丝抹额,“九幽血蚕丝,可隐藏强光,巩固封印,亦可杀人于无形!你是从东陵大陆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九眼神一暗,笑容不达眼底:“第五家主很有见识,连东陵大陆都知道!”

    东陵大陆,身上有封印,不会那么巧吧?

    第五怀雄压下狐疑,冷冷地道:“各个大陆本座都去过,只是没想到一个指甲盖大的大陆,居然能出一个元尊,真是稀奇!”

    苏九淡淡挑眉,“这就稀奇了?我让你知道一件更稀奇的事,比如……”她顿了一下,眼底满是戾气,“杀了你这个元尊!”

    身形随着声音落地,而迅速掠起。

    第五怀雄心里杀意更甚,甩动长剑,划出一道利落的技能,快速闪身。

    经过刚才的对招,得知对方近身战一绝,诡异的身姿,能在最后一秒扭转。

    所以,他只能远攻技能取胜!

    一个将近身战练到极致的修炼者,注定了是一个失败者!

    第五怀雄忍着脸上的疼痛,抱着百分百信心,将技能发挥到极致。

    空地很大,两人至于半空中,速度极快。

    下面的人,只能看元气划过的痕迹,来判断双方的技能。

    时间一点点过去。

    第五怀雄的信心也在逐渐被消减,因为他骇然的发现对方,似乎在刻意复制自己的技能。

    半个时辰的对战,对于两个元尊来讲,远远超过了分胜负的时间!

    有那么一瞬间,第五怀雄感觉自己陷入了被人戏耍的陷阱当中。

    越是挣扎,陷得越深,无法挣脱。

    他开始有些慌了,在神识里喊梼杌。

    而彼时,梼杌并没有比他好多少,正被混沌和穷奇摁在地上狂揍。

    不管他说啥他都挨揍,因为他们主人的牛逼老大根本不想听!

    都是他在瞎比比,他们才会被丢出空间——以那么丢人的姿势!

    梼杌刚开始被打蒙了,后面反击。

    反击的结果,那就是被揍的更狠!

    两个凶兽对付他一个,可想而知。

    梼杌一边挨揍,一边警告:“咱们都是不死之身,风水轮流转,哎哟……你们给老子等着……啊……等我跟饕餮联合,一定会来找你们报仇的……”

    混沌和穷奇忽地顿住。

    梼杌得以空隙,但还是被他们俩骑着,恨恨地:“哼,道害怕了吧?还不放开我!”

    混孙扭头看向穷奇:“你受点委屈,把他给啃了吧?”

    穷奇酷似老虎外貌,呆萌的点点头:“我从哪里开始吃?”

    梼杌双目微睁:“你们疯了吧!就算你们吃了我,我也不会死的!”

    混沌点头,挺认真的:“穷奇你听见了吗?把他嚼碎了,在肚子里搅合搅合,再吐出来。”

    穷奇嘴角微抽,还是很配合:“那行吧,你摁住了,我开吃了。”

    混沌六只脚,把他按得死死的,“先吃尾巴,碍事!”

    穷奇:“好!”

    梼杌吓得闭眼,尖叫:“主人……主人救命啊——啊啊——”

    这个猪队友,在神识里求救。

    半空中对战的第五怀雄耳膜差点贯穿,身形跟着一抖。

    刺啦——

    苏九一剑割破他的手臂,跟着一甩头。

    锋利的抹额尾端,狠狠地割开他左肩!

    噗嗤,一股鲜血喷出!

    第五怀雄脸色骤变,将长剑甩出去,便要掐诀反击。

    “啊啊!不要吃我……主人救命啊……啊——”

    梼杌再次低吼。

    第五怀雄耳朵疼得脑袋一甩,活像抽风了一样。

    噗嗤!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他的脖颈。

    伤口很浅,但是很疼。

    第五怀雄终于意识到了,对方真的在故意耍他!

    他关闭神识,擦着脖颈血迹,目光狰狞,“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苏九抖了抖长剑:长剑往前一指。

    冰冷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第五怀雄眼梢狂跳,开始有些怯场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人把近身战练到极致,技能也能精湛到随心所欲!

    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弱点!

    他吐了一口气,语气放缓:“如果阁下是因为犬子无知冒犯了金銮殿的话,本座愿意将犬子交给阁下处置!”

    听这话的语气,想要讲和了。

    一直隐藏在人后的灼华浑身一震,显然没想到第五怀雄会说这种话!

    苏九抬眼轻抬,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很抱歉,我这个人信守承诺,答应过留他半条命,用你们第五家来抵。”

    不再废话。

    她竖起归魂剑,在前方随意的甩了两下。

    完全陌生的招式!

    祁绍眼睛一亮,“是斩月鬼变,你们可要看好啦!”

    猎手们听见这话,立马瞪大双眼,生怕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南江城主叹息:“当主公的爱人真好,亲手教绝技!”

    陈鳌手搭在他肩头:“你这辈子没戏了,咱们主公不喜欢男人,哈哈哈……”

    灼华柳眉微皱,发现了盲点,“可是我记得主公的斩月鬼变前面没有那两个动作吧?”

    祁绍抓住谢忱胳膊,身体往后一仰,特得意:“这个斩月鬼变,是我家九哥改良的!厉害吧?”

    众人:“……”

    你得意什么?又不是你改良的!

    他们说话声音丝毫没有压低。

    第五怀雄心里本来就拉响了警铃,现在更是响起了惊雷:“等一下,如果是为了东陵大陆的事,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