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进入第五家

    第五怀雄下巴高抬,轻抚他的脑袋:“本座许久没有亲手给你打猎物享用了,你想先吃哪一个呢?”

    梼杌目光阴森的在他们脸上一一掠过,提议道:“主人可以当着他们三个人的面,先杀了这些手下,桀桀桀……”

    第五怀雄略微点头,欣赏的看着梼杌:“你与本座的想法,越来越相通了。”

    一人一兽不急不缓的,变态的要命。

    显然是想看着敌方精神一点点崩溃!

    队伍们果然开始不安了。

    刚刚那一场对战,不,那是单方面被虐!

    别说队伍了,就是霍锋额角也滑下一滴冷汗,“兄弟们,怎么办?”

    秦楚沉着脸,暗暗地打探周围环境:“没退路,凉拌。“

    霍锋:“……”

    赫连聿叹息:“倒也不是没退路,我们还能打,打赢了就能活。”

    霍锋:“……”

    秦楚:“……”

    问题是打不赢啊!

    两人扶额。

    赫连聿内心挺平静的。

    在他选择来南幽大陆闯荡开始,就避免不了死这个问题。

    只要在他死之前,尽了最大的努力,便是无悔。

    眼下胜败未定,他会拼尽全力,争取活着!

    他拔出长剑,微微侧目,露出完美的侧脸轮廓,“本场对战没有退路,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大家打生死战!他生,我们便死!他死,我们便生!”

    刚劲有力的声音,成功给泄气的队伍又打了一口气。

    霍锋举手:“拼了!”

    “拼了——”

    震耳欲聋的喊声。

    气势高涨。

    意料之外的变化,让第五怀雄面色有些扭曲,率先把杀意笼罩在了赫连聿的脸上。

    身为一家之主,强大的气势,足以给人带来压迫感。

    只是赫连聿从小就是大家族长大的孩子,见识广,并没有被他的气势所压制。

    第五怀雄感觉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大,当即将威压施展出去。

    威压发出的刹那,霍锋和秦楚瞳孔猛地一缩。

    居然是元尊等级!

    两人连忙上前,想帮赫连聿挡住。

    这种等级的威压,他绝对承受不住!

    元尊等级,岂会将他们俩放在眼里,威压摁住他们俩的同时,径直的袭向赫连聿。

    轰隆一声!

    赫连聿双耳鸣叫,后脊像是压了一座重山,双腿止不住的发颤起来。

    “噗——”

    赫连聿喉间腥甜,喷出一口血。

    大概是见惯苏九装逼了,他也学了一两分,拇指拭去嘴角血迹,强忍着七忍着痛苦,浅笑:“不过如此!”

    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的众人,瞬间松了一口气。

    元尊等级不过如此!

    第五怀雄当然知道他在说谎,阴狠的在他身上又加了两成力道。

    赫连聿喉结滚动,死死地咬住牙,将血咽了回去。

    他就是不吭声!

    “我看你到底能撑多久!”

    第五怀雄像是跟他杠上了,故意一成一成威压往上增加。

    就在他折磨赫连聿之际——

    魔龙城正门,大摇大摆的进来一个大部队。

    这大部队奇怪的要命,一半元皇等级的高手,一半连元气都没有!

    这种大部队,压根不允许进入魔龙城!

    护城守卫刚上去,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人一脚踹飞了。

    “……”

    城内行人呆若木鸡。

    为首的是个少年,后面跟着两个年轻人,抬着一个架子,上面躺着一个人,盖着白布。

    这是抬着一具尸体吗?

    众人满心疑惑。

    只见,少年手持折扇,气质高贵,缓步走到一个姑娘的面前,礼貌的:“这位姑娘,请问第五家怎么走?”

    “就……就往前走,一直走,再左转,右转,绕过一条主街道,后面就是了……”姑娘脸颊绯红,心跳如雷。

    他从来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点儿也不像坏人,还特别有礼貌。

    少年唇像是涂了胭脂般殷红,朝着她微微一笑:“多谢!”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了。

    姑娘咬着手帕,目送他们离去,魂都丢了。

    行人后知后觉的发现盲点。

    “等等,他们刚刚问第五家?他们是冲着第五家来的?不会是第五瀛又杀了人吧?”

    “看样子有点像,尸体和这么长的队伍,不会来攻打第五家的吧?”

    “瞎说,多大的胆子敢攻打第五家……啊……”

    说话之人,尾音一抖。

    众人皆是一静。

    就这场面,还真不一定是干嘛的!

    “婆娘,收东西,回家,不摆摊了!”

    “走走看戏去,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别挤别挤……”

    队伍们有条不紊的在前走。

    行人混乱不堪的紧跟其后。

    来到第五家,比想象中的安静,也比想象中的好进。

    大门推开之后,就看见了里面七倒八歪的尸体,地上满是血迹。

    谢忱快步上前,指腹搭在尸体颈部,“还有余温,刚死没多久。”

    苏九啪的收起折扇,冷冷地往里走。

    第五瀛所说的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收获,要是他老子死了,线索就又断了!

    “主人,有个凶兽在这!”

    青龙在空间里,敏锐的昂起头。

    苏九步伐放慢,心底那一丝紧张因为这句话消失了。

    她浅淡的勾起唇,“所以,第五家除了第五瀛之外的依仗,是凶兽?”

    青龙不敢断定:“只感觉到了凶兽的波动,主人还是小心为上!”

    苏九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感觉到凶兽的存在的自然还有同为凶兽混沌和穷奇。

    两只先后给自家主人提了个醒。

    以至于谢忱和祁绍多了几分警惕。

    当他们一行人全部走进第五家之后,行人也发现了第五家的异样。

    “完了完了,第五家昨晚被人灭了!”

    “卧槽,这些人不会是里应外合,干掉了第五家吧?”

    “什么时候的事,昨晚也没听见动静啊?”

    众人一头雾水。

    总有胆大喜欢看热闹的,一溜烟的就跟进去了。

    胆小的则守在门外,四下张望,时不时发出一句第五家被灭的惊叹。

    若是细听,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

    可见,第五家的风评很差,差到本城的人都冷眼旁观。

    当一行人往后院走的时候,空气中发生一丝浅淡的波动。

    苏九眼底升起看到猎物的兴奋,又很好的掩饰住了。

    按耐住情绪,若无其事往猎物靠近。

    随着时间过去,双方距离拉近。

    第五怀雄用了八成的威压,都没让赫连聿弯下腰。

    察觉到有脚步靠近,他也失去了耐心:“我倒要看看你的脊梁骨究竟有多硬!”

    他甩手,将元尊的威压,发挥到了极致。

    这一招,奔着折断赫连聿后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