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遇险

    为防万一,赫连聿已经提前混进城里,等待接应。

    黎明快来之前,霍锋和秦楚便带着队伍,往踩好的点赶去。

    当他们赶到地方的时候,天边黑色覆盖了淡淡的浅光。

    由于魔龙城的地势比较独特,周围有高山树丛围挡,光线还非常灰暗。

    他们在这连续蹲了十多天,可以确定这个时间的护卫比较松懈。

    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他们所选的位置是一处斜坡,斜坡上来之后,绕过两户人家,就是第五家!

    这么自信,大概是觉得没人敢来魔龙城搞事吧!

    大部队总结在一起,足足有一千多人。

    沿着轮回河行动,完全避开了第五家护卫巡视地点。

    跟计划性差无几,一行人顺利通过斜坡,来到了魔龙城。

    赫连聿与他们会合之后,颇为警惕:“按照计划进行,没有把握的话,立刻撤退!”

    霍锋和秦楚重重的点头。

    两人都不是鲁莽之辈,断然没有明知是死还要去死的道理!

    “保重!”

    “保重!”

    “保重!”

    三人握拳,便带着护卫隐匿在灰暗的夜色里。

    三人带着三队,绕过两户人家之后,随即分开。

    三个方向,按照之前勘查的方向,攻入第五家。

    大概是真的没有人想到,居然有人胆大包天到来魔龙城攻打第五家!再加上第五家最精英的几队护卫都拨去了恐龙城对付金銮殿!

    以至于这一波被打的猝不及防。

    护卫们慌张成一团。

    霍锋和秦楚两个都是六阶元皇,打起架来,异常凶猛。

    相较于他们俩,赫连聿的修为略低了一点。

    但是他聪明,一个聪明人,修为不算太低,就没有吃亏的道理!

    他带着自家护卫,默契十足,用己方的长处巧妙的取胜!

    如果说第五家护卫起初是慌乱的,那么经过一番打斗之后,很快就稳住了。

    但是第五家的护卫毕竟不是全部养在家里,而他们面对的是一千来人的队伍。

    再稳,也架不住敌人多!

    有人大喊:“快,快去请护卫队——”

    噗嗤!

    一剑已经割断他的喉咙。

    霍锋,秦楚,赫连聿三面夹攻,从外往里面扫荡,完全不给人报信的机会。

    护卫也好,家仆也好,一个没放过。

    天色已经大亮。

    一行人杀着杀着,就发现不对劲了。

    他们已经从外往里杀进来了,并未看见第五家的内室与血脉,更是没有看见第五家守城的家主第五怀雄!

    此时三方已经聚首。

    霍锋抹了一把脸,“他奶奶的,不对劲!”

    秦楚眼底透着寒光,没好气的:“用得着你说,我瞎?”

    赫连聿有些头疼。

    早就知道没那么顺利,但是还是想赌一把!

    这下完了,把自己赌进去了。

    他微微摇头:“害,希望我妹不知道我这么蠢,又这么菜。”

    两个的大白眼,狠狠地砸在他脸上。

    霍锋:“都他娘的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你妹!”

    秦楚:“那喜欢你妹,怎么不见你把你妹妹拴在裤腰带上?”

    赫连聿:“我倒是想,她不干啊。”

    霍锋:“变态!”

    秦楚:“死变态!”

    赫连聿:“你们这是嫉妒!”

    “哈哈哈……”

    一道阴森诡异的笑声,紧跟着发出叹谓:“年轻人,果然是不知者无畏,都在各个时候了,还有心情拌嘴!但真是不知死活啊!”

    三人倏地抬头。

    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穿着灰色长袍,满脸阴鸷的神情,骑着一个长的奇奇怪怪,虎皮黄的坐骑。

    霍锋倏地拧眉:“你是……第五怀雄?”

    第五怀雄手抚着梼杌的脑袋,目光阴冷:“尔等蝼蚁,岂敢称呼本座之名?”

    歘——

    寒光一闪而过,直奔霍锋的心脏。

    霍锋双目微睁,像是被慑了魂一般,无法动弹。

    “小心!”

    赫连聿一把将他推开。

    嗤——

    咔嚓!

    先后两道声响。

    寒光贯穿赫连聿手掌,而后击中地面砖块,碎成渣!

    “赫连兄……”

    霍锋看着他手掌的痕迹,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不是他动作快,穿过的就是自己心脏了!

    他热泪盈眶:“赫连兄……我……我以后就是你妹婿了!”

    秦楚也吓了一身冷汗。

    现场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三人的气势打仗,他们可不能慌!

    他压下情绪,打趣道:“早知道你恩将仇报,赫连兄肯定不救你!”

    “不但不救,我还补他两刀。”

    赫连聿随意的甩甩手,神色平静如常,仿佛伤口并不疼,

    后面的队伍们见状,忍俊不禁,半点也不紧张了。

    第五怀雄危险的眯起眼睛。

    倒是他看走眼了,难怪敢带人攻打魔龙城,脑子转的挺快。

    可惜,脑子再好,没有实力,也是死路一条。

    看着为首三人,他还有些可惜:“你们不是蠢人,却在干蠢事。本座可以饶你们不死,给你们一个投降的机会,以后为第五家所用,如何?”

    霍锋张嘴:“呸!老子不稀罕!”

    第五怀雄视线落在秦楚与赫连聿脸上,见他们也没有投降的意思,面色彻底冷了下去,“不知死活!”

    话音落地,狂风大作。

    强悍的力量将两边的房顶都掀飞了。

    赫连聿一边用剑抵挡杂物,一边扬声:“注意隐蔽,不要靠近房子!”

    众人倏地散开,也有人运转元气,往房顶掠去。

    赫连聿神色一变:“不要去房顶!”

    砰!

    房子被掀翻,房顶上的两人,一个被砸在了里面,一个架在墙壁缝隙。

    “赫连兄,带人往后撤!”

    秦楚说完,跃身而起,一剑劈开缝隙,将墙缝里的手下拽出来。

    正当他要退之际,一面墙的阴影压了下来。

    霍锋一脚踢翻走廊的柱子,抵在墙上,“快走!”

    秦楚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快速跟他一起撤离。

    后面是一片大空地。

    众人得以喘息。

    第五怀雄享受这种捕捉猎物的快感,已经更久没人敢挑衅他的威严了。

    他从梼杌身上跃下,脸上挂着阴冷的笑:“能死在本座手里,算是你们的造化了!”

    “这等无名之辈,岂有脏了主人手的道理?”

    梼杌拖着长长的尾巴,露出桀桀的笑声,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