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准备攻打魔龙城

    此时,他正锁着眉头:“你们对第五家的成长史,知道多少?”

    两人翻了个白眼。

    “我们哪能知道第五家的成长史?”

    “反正我们有记忆以来,第五家就是四龙之一了!”

    赫连聿低头看着地图。

    大概是出于同为大家族的敏锐嗅觉,总觉得第五家不像是表面那样,只靠第五瀛。

    任何一个能久经不衰的家族,历代的家主,都不会是等闲之辈!

    但是,这又的确是攻入魔龙城的好时机。

    他沉默几秒,才用指尖点着地图:“就从这里攻入吧!”

    两人倏地起身。

    “黎明之际一起攻入魔龙城!”

    “是!(是!)”

    众人齐声,气势汹汹。

    这些队伍由三方势力逐渐而成。

    蓄着短须的男人叫霍锋,曾经是魔龙城的一股势力,后来因为得罪第五瀛,死里逃生,活着就是为了报仇。

    狐狸脸的男人叫秦楚,是一股闲散的势力,曾经在一虫辉煌过,想要闯入四龙之际,被狠狠地碾压,迅速的坠落了。

    至于赫连聿,离开神武大陆,赫连家给了他足够的帮助。

    他带领的护卫,与摸爬滚打的势力不同,明显夹杂着那种正规护卫队的气质。

    对此,霍锋和秦楚不止一次好奇他的身份。

    赫连聿口风很紧,除了知道他姓名年龄,还有一个妹妹之外,身份没有透露过分毫。

    两人怎么撬,都撬不开他的嘴!

    霍锋叹了口气,开启了亘古不变的话题:“你长的这么好看,你妹妹肯定很漂亮吧?”

    秦楚拔了一根枯草,咬在嘴里,“老霍,你就别问了,瞧他护妹狂魔,等会把你一刀劈了!”

    霍锋撇了撇嘴,“我又没说瞎话,我长的又不丑,胡子一刮,多的是美人送上门,可惜,我都不动心!我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这么优秀,不能便宜别的女人!”

    “呕——”

    秦楚毫不客气的朝着旁边作呕。

    赫连聿坐的笔直,生来便尊贵的气质,是环境无法改变的。

    他将地图折起来,眼尾余光轻扫:“我提醒你们一句,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我妹妹眼里容不下沙子,嘴给你们割了,我也管不着。”

    霍锋一听就来劲了,拍着大腿:“哎哟,这么泼辣,感觉跟我天生一对!”

    “懒得理你!”

    赫连聿起身,掸了掸衣角的枯草,“我去勘察一下。”

    秦楚拍拍屁股起身,“走,跟你一起去。老霍,守家!”

    霍锋摆了摆手,“去去去。”

    两人转身离去。

    *

    魔龙城。

    消息传递的并没有那么快。

    至少受伤离开的各大势力,没敢明目长大的传消息。

    主要是丢人!

    那么多人围攻金銮殿,灰溜溜的败退不假,主帅第五瀛,以及第五家的所有人都没能回来,天大的讽刺啊!

    哪怕是为了不被第五家人嫉恨,他们也不敢提前发出消息,全部都窝在家里装死。

    以至于,第五家压根没收到任何消息。

    但是如同赫连聿所言,能成为一家之主的人,岂是等闲之辈?

    一夜过去。

    若是攻下金銮殿,第五瀛不可能半点消息都没给。

    现在是非但没有收到胜败的消息,甚至连他们死活都不知道。

    空荡的书房,只有第五怀雄坐在桌前。

    阴鸷的脸色跟第五瀛如出一辙,他眯着眼睛,叹息:“我这心里很不踏实……”

    “大少何等厉害,区区金銮殿,不足为惧!”

    低哑的嗓音,从桌角类似雕塑品的东西传出。

    那玩意皮色像老虎却无毛的犬类,脸有点像人,腿有点像老虎,嘴巴长着獠牙,尾巴很长,顺着桌沿,拖在地上。

    “呵呵……”第五怀雄抚了抚它光滑的脑袋,眼底透着阴气,“就是这个区区的金銮殿,却敢独霸八卦城,改为恐龙城。”

    闻言,那玩意不屑的冷嗤:“主人若是这般担心,梼杌便亲自走一遭,将一座城都给毁掉!”

    第五怀雄哈哈大笑,“有你这句话,本座就放心了。不过如你所说,区区金銮殿,瀛儿若是解决不了,如何能担当第五家的家主呢?若是他担当不了,本座又为何要担心呢?重新培养一个便是。”

    他眼里的笑意,很快化为阴森。

    梼杌脑袋在他手心蹭了蹭,很满意第五怀雄的反应。

    天尊当真是有眼光,才能把他交给这么一个从里到外都坏的人类手里。

    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干坏事!

    *

    金銮殿,练武场。

    气氛不是一般的怪异。

    酒城的人以及屠魔堂的人站的笔直。

    苏九站在正前方,祁绍和谢忱在她身边。

    苏九对酒城人态度好一点,对于屠魔堂那两位,就余光都不给。

    强烈的落差,两人差点老泪纵横。

    早知今日,他们竖棋求她胜任屠魔堂总堂主之位!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们只能继续被冷着。

    最令他们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

    因为他们看见老三单手负背,颇有管理者的姿态,跟他们俩宣布了自己的身份。

    然后,正大光明的骑在他们俩头上拉屎撒尿!

    三堂主掩唇轻咳:“咳咳!咱们尊主最新决策,今晚启程,明天攻入魔龙城!”

    金銮殿猎手们齐声:“得令!(得令!)”

    震耳欲聋的响声。

    酒城的人以及屠魔堂的人一片死寂。

    他们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三堂主大概是太了解大堂主跟二堂主了,又确定了一遍:“今晚启程,明天攻入魔龙城!”

    众人瞠目结舌。

    耳边不由得响起苏九那句——“利息,就算你第五家全体。如何?”

    所以,从始至终,她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啪!

    陈鳌两手一拍,“不愧是酒城未来的主母!我陈鳌第一个打头阵!”

    南江城主:“……”

    虽然昨晚见识过了苏九的厉害,但是这道理就跟他们攻打妖龙城是一样的啊。

    没有内应,怎么打?

    大堂主和二堂主对视一眼。

    虽然他们也觉得不好打,但是……

    二堂主绷紧后背,“屠魔堂弟子,供尊主差遣!”

    大堂主跟着补充:“若是尊主不嫌弃的话,屠魔堂一干弟子,愿意加入金銮殿!”

    二堂主:“……”

    技高一筹,漂亮!

    三堂主:“……”

    四堂主:“……”

    五堂主:“……”

    低头,忍住不笑。

    这俩在屠魔堂一向说一不二的主,今天也变成孙子啦。

    苏九眼梢抽了抽,瞪了麟霄一眼,“一个比一个油腻!”

    麟霄不懂啥意思:“怎么会油腻?到现在都没吃饭呢。”

    苏九:“……”头疼。

    *

    是夜。

    夜色如墨。

    轮回河边,人影松动。

    众人整装,等待时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