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等于公布了一个屁

    在她畏惧的那一刻,也清楚的明白了。

    只有那个强大的男人不会畏惧她,甚至能捕捉到她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灼华轻笑了一声,“真是羡慕主公。”

    苏九拎着染血的长鞭,走近:“羡慕他有个把吗?”

    灼华脸一红,“胡说什么呢!”

    真是不懂,她明明是个女的,这种话怎么随口就来了?

    苏九脸不红心不跳,淡定的抬手,“看完好戏,就赶紧来把尸体给处理了。”

    语毕,拿出补气丹吃了几颗。

    杀人不费事,但是费元气。

    吃完又把手里丹药瓶,顺手递给了灼华:“补补吧。”

    灼华张嘴先拒绝,又闭上了。

    她的确费了不少元气,得补补!

    金銮殿里的猎手们看了一场免费的表演。

    祁绍站在台阶上,一直等到苏九走过来,才屁颠颠的过去:“九哥,你那个月亮的招式叫什么啊?”

    他任务重,受到全体猎手的委托来询问呢。

    苏九手搭在他肩膀,吊儿郎当的挑挑眉:“归魂破天,帅吧?我家墨墨取得。”

    祁绍眼睛一亮,“冥大就是冥大!屌!”

    苏九拍了他脑袋他一下:“行了,还不去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欸嘿嘿……”

    祁绍笑的谄媚,屁颠颠的跑下台阶,牛轰轰的:“问到了,叫归魂破天!屌不屌?”

    “屌——!”

    集体猎手们扬声高喊。

    气氛融洽的不行。

    如果不是有满地尸体的话。

    酒城众人:“……”

    屠魔堂众人:“……”

    总觉得该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双方人马都被苏九刚才杀人的画面刺激的不轻。

    尤其是大堂主和二堂主,两人指尖冰凉,满脑袋都是他们刁难苏九成为继承人,而在暗中使得绊子。

    人家现在这个成就,他们哪有脸说话?

    最终,还是陈鳌起了个头:“呵呵……苏尊主,我是酒城的统领陈鳌,您的事主公一直都是安排属下来办的!”

    卧槽?

    统领和城主们纷纷见鬼的表情。

    妈的,这孙子居然早就知情了!

    怪不得看见苏九是女的,他一点也不惊讶呢!

    苏九看了陈鳌一眼,“陈统领辛苦了。”

    挺客气的。

    见状,南江城主眼珠一转:“属下乃是南江城主,见过苏尊主!”

    苏九抱着胳膊,眼尾轻挑:“我这个人啊,挺记仇的。”

    呃……

    南江城主没听懂。

    苏九微微一笑:“我这张小白脸,你可看清楚了?”

    ——“就是那个小白脸啊?卧槽,我要去看看长的什么样子,连西平城主都敢勾引!”

    “……”

    南江城主石化了,并且咔哒一下,碎成了渣。

    其余人见状,纷纷吐了一口气。

    幸亏他们没有乱说话!

    就在这时,大门里传来要喝声:“老大,你们怎么来了?”

    五堂主他们在门后看戏的看了老半天了,这才发现大堂主和二堂主站在一边。

    三人快步走出来。

    四堂主一扫之前的性格,笑眯眯得问:“你们是不是也来投靠咱们尊主的?”

    大堂主:“……”

    二堂主:“……”

    这要不是刚围观了一场屠杀,他们能一拳头敲烂他狗头!

    两人很郁闷。

    以苏九这记仇的心性,哪能这么轻易就收下他们!

    两人尴尬的朝着苏九笑了笑。

    跟之前完全为了家主而来不同,现在是谄媚当中夹杂着崇拜!

    苏九冷着脸,不想搭理他们。

    倒不是因为他们以前的刁难,而是因为白濯那个装死的老头!

    她转过身,朝着墙头的方向,冷声:“还不滚下来,把你家的人带走?”

    麟霄揉了揉鼻尖,大方的从墙头跳下来了。

    “……”

    屠魔堂全体呆滞脸。

    谁他妈能想到自家少主居然一直爬墙头看戏呢?

    麟霄一摆手,“害,什么我家人,咱们都是一家人!”

    苏九冷着脸,懒得理他。

    拎起半死不活的第五瀛,转身走进金銮殿。

    灼华眼神一闪,跟了上去。

    众人目送她们,方才发现皇甫云阙他们在门边站着。

    众人目瞪口呆:“……”

    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皇甫家和诸葛家的人会在金銮殿?

    皇甫云阙脸皮厚,招了招手,“呵呵呵,都进来吧。”

    他转身往里走,还挺熟的。

    众人持续懵逼。

    四堂主热情高涨的:“老大,老二,走啊,带你们去看看金銮殿,阔气啊!”

    大堂主:“……”

    二堂主:“……”

    你他妈看不出我们俩想打你吗?

    五堂主抿唇,忍住不笑。

    在老大和老二跟前,老四就属于不会变通,直来直去,简称:欠揍!

    眼见屠魔堂的人进去,陈鳌也招呼道:“都进去啊,只是咱们主公未婚妻的地盘,你们都不用怕!大胆的往里走,这是未来主母呢!”

    说完,一撩长袍,兴冲冲的进去。

    酒城众人:“……”

    日了狗,都比被狗日了的感觉好!

    *

    金銮殿外面被多次清洗,血腥味依然持续了很久。

    至于各大势力围攻金銮殿失败这件事,很快就扩散开了。

    而金銮殿尊主苏九,来自神武大陆,神兽继承人的身份,也如愿被扩散开。

    但是,苏九万万没想到,自己公布的女子身份,等于公布了一个屁!

    由于各大势力离开之后,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下,一致认为这是污点!

    于是,默契的隐瞒了这个污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再说苏九拎着第五瀛回金銮殿之后。

    灼华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苏九直接把人带回后庭住处,将第五瀛扔在走廊下,自己坐在门槛上。

    “说吧。”

    挺平淡的两个字。

    灼华立在走廊下,以为她是问自己的。

    却见,苏九抬脚,踩在第五瀛的手指上,面无表情的碾压。

    “啊——”

    半死不活的第五瀛发出一声惨叫。

    苏九抓住他的头发,拎起:“信不信我把你手脚砍断,做成人彘?”

    第五瀛瞳孔一缩,“不……不要……你你到底想叫我说什么……”

    咔嚓!

    清脆的响声。

    第五瀛左臂应声而断,当即疼得差点打滚。

    “要不,还是用刀砍吧?省事。”

    苏九红唇掀起,笑的有多么潋滟,手段就有多么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