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你们俩是在打情骂俏吗?

    兄弟们乖乖地闭嘴了。

    第五家的众人却吓懵了。

    金銮殿不会真的要把他们赶尽杀绝吧?

    第五云栖后脊发凉,偏偏身体被威压笼罩,动弹不得。

    她白着脸,颤声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是第五瀛犯的错,你杀了他便是,我们绝不过问!”

    第五瀛身为第五家掌权人,优先替家族考虑是基本,所以才会求死。

    但是第五云栖要他死,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两眼猩红,狰狞的扭头:“第五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个贱人做主,我就算要死,也会先送你上路!”

    第五云栖神色阴冷:“你一个死,好过我们全部陪葬!”

    自己愿意和别人胁迫,那是两码事。

    第五瀛目光阴森,“从你出生开始就是我身边的一条狗,你死了有谁在乎?”

    第五云栖脸色难看至极,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害了第五家,还有脸说这种话?如果父亲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给第五家招来横祸,你以为你还能当第五家的掌权人吗!”

    “我杀了你这个贱人!”

    第五瀛被戳中痛处,抬手就想去杀了她。

    愤怒让他忘了,自己还在别人脚下踩着。

    右肩本就重伤,左边再失去承重。

    嘭!

    左脸朝下,狠狠地砸在地上。

    地上本就被他劈开一道缝隙,此刻刚好砸在夹缝中。

    碎石割破了脸庞,鲜血直流。

    第五瀛浑身抽搐,整个头都在疼,

    苏九的脚还在他肩膀上,一脸无辜的表情,“你要起来,也不说一声,搞成这样,我很过意不去啊。”

    众人语塞。

    身为元尊的敏锐度,能发现不了脚下的人要动?

    而且从第五瀛左脸砸在地上的冲击力来看,分明是被人用力踩下去的!

    第五云栖脸上血色尽褪,垂下的手微微发抖。

    第五家的护卫皆是冷汗直冒,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少年的温柔地询问声:“美人,你想要第五家吗?”

    灼华柳眉微皱,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苏九手抵着下巴,轻慢的道:“如果你喜欢,我把第五家送给你?”

    “……”

    灼华没吱声。

    心里的小鹿,差点没撞死掉!

    她明明是个女人,偏偏这么让人动心!

    可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她都抢不过主公!

    气人!

    见她不语,南江城主连忙道:“西平城主,你傻了啊?尊主要送你第五家啊,我的天哪!”

    灼华瞪了他一眼,看向苏九的眼神多了几分哀怨,故意的:“第五家有什么好要的,我如今是西平城主,主公亲封的!”

    这话说的几分炫耀,但是更多的是酸味。

    陈鳌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苏九不在意,且道:“好吧,我把那个云栖留给你处置吧。”

    灼华脸一黑,特别来气:“我跟你第五家的关系,关你什么事啊?”她瞪着眼睛,越说越气:“还有,你叫什么云栖,你跟她很熟吗?你怎么不叫我灼华?”

    苏九一脸茫然,没懂她为何突然发飙,还顺口答了句:“我觉得你长的好看。”

    灼华气得胸脯上下起伏,“我长的有你好看吗?我不喜欢你叫我美人,我喜欢你叫我灼华!”

    后面的声音带着低吼。

    反正就是女人闹别扭的模样。

    众人:“……”

    你们俩是在打情骂俏吗?

    苏九仿若无人的回了句,“哦,那我以后叫你灼华。”

    灼华气得胸疼,两只头疼。

    转身,朝着南江城主手臂锤了一拳头,撒气。

    南江城主:“??”

    陈鳌拍了拍他肩膀,“没事儿,豆沙拳而已,担待点,毕竟刚知道尊主是女人。”

    南江城主怒瞪他:“你以为她是普通女人吗?那是铁砂拳,老子胳膊都快没知觉了……算了,老子好男不跟女斗!”

    别看他挺恼的,但又挺宠的。

    第五云栖在旁边看的心生嫉妒,指甲陷入掌心,毫不自知。

    为什么在第五家的时候,她掌管第五家的护卫?

    为什么她离开第五家,又那么幸运的遇到了酒城城主栽培?

    还不是因为她那张脸,是个男人都睡,现在连女人都要了!

    嫉妒,让她已经没有了理智。

    她咬着牙,阴笑:“我还真以为你想脱离第五家,原来是另有算盘,该不会金銮殿成立,都是那个女人用来讨好你的花招吧?”

    灼华倏地扭头,声音冷厉:“不要用你肮脏的想法来想别人,因为没有人比你更肮脏!”

    第五云栖瞳孔一缩,“我跟你果然没有办法共存!”

    忽地,身上一轻,威压解除了。

    “灼华美人,你猜,是我先杀了第五家的护卫们,还说你先杀了第五云栖?”苏九将手中长鞭,往前一甩。

    灼华红唇轻抿,心里舒坦了很多。

    清了清嗓子:“咳!自然是我!”

    语毕,迅速出击。

    这一次,她带着百分百的杀意!

    苏九走下最有一阶台阶,朝着众人道:“技能不长眼,再不闪开,等会死了,别怪老子。”

    酒城及屠魔堂众人,纷纷往两边散开。

    灼华反应很快,当即跃身而起,带着第五云栖,去了房顶对战。

    金銮殿外面,五百多的护卫,各种站姿都有,皆被威压压住。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会在毫无反击之力的情况下被杀之际,身上威压骤然松开了。

    苏九握着剑柄,笑容中带着几分嗜血,声音很轻缓:“来吧。”

    杀完这些人,刚好巩固体内元尊的力量。

    完美。

    并不知道她想法的护卫们,为了活下去,拿出了毕生所学。

    天色已亮。

    女子身上白色男装血迹斑斑,鲜明的脸庞,漂亮的不像话。

    手持长鞭,上起下落,手腕丝带飘扬。

    看似柔软的不像话,却泛着寒光,锋利的割断护卫的喉咙。

    鲜血肆意的洒落,惨叫声不绝于耳。

    第一抹朝阳升起,正是一抹鲜血挥洒。

    血雾在空中透着太阳的温润光泽,美的令人惊叹。

    灼华一剑刺穿第五云栖的心脏,踩着她落地,正巧看见女子站在血雾下的画面。

    眼神一滞。

    那是一种既爱慕又畏惧的眼神。

    爱慕她美的让人心动,畏惧她狠的让人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