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你可真大发慈悲

    苏九面无表情的抬手,虚空拔出归魂剑,笑的很邪:“一百二十八刀。”

    第五瀛眼皮狂跳,紧握肩膀,满是戾气。

    由下至上,用力挑上去。

    “去死吧——”

    绷紧的脸庞,狰狞的吼声,无一不是在表现他此刻的疯狂。

    刺啦——

    剑气在台阶划出一道深深地痕迹。

    若是挑在苏九身上,必然劈成两半!

    苏九没有避开,竖起归魂剑。

    由上至下,劈下去。

    这是力量与力量的碰撞!

    剑气掀起狂风,气氛陡然紧张。

    祁绍俊脸紧皱:“突然好想尿尿……”

    谢忱侧目:“需要我帮你捏住吗?”

    祁绍斜眼,“信不信我尿你嘴里?”

    谢忱:“……”

    经过谢忱这么打岔,祁绍的紧张一扫而空。

    短暂的对话,双方僵持的力量,终于有人落了下风!

    砰——

    炸耳的闷响。

    由下至上的剑气,竟然破开了由上至下的剑气?

    祁绍和谢忱呼吸一滞。

    各大势力瞥见这个画面,纷纷激动地咧嘴大笑。

    第五少爷要赢了!

    然而,他们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第五瀛由下至上的剑气的确劈开了苏九由上至下的剑气,但是被第五瀛劈开的剑气,像是劈在了水面,水面一分为二之后,凶猛的把第五瀛的剑气吞噬了!

    连一点水花都没有!

    第五瀛双目微睁,有些吃惊。

    却听见,咔哒,一声清脆的响声。

    长剑倏地窜起,化为柔韧的长鞭。

    锐利地刀刃在剑身翻开,像极了带刺的蟒蛇,泛着淬毒的光。

    第五瀛反应极快,连忙闪身。

    但他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尽管苏九是刚进阶到二阶元尊,却依然比他高出了那么一点,

    啪!

    长鞭如约而至落在他右臂,绕了一圈。

    刀刃割破衣料,鲜血肉眼可见的浸湿了他右臂!

    第五瀛瞳孔微缩,脸庞逐渐狰狞起来,“你这个狗杂碎,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

    他左手拿剑一转,想要别开缠住手臂的鞭子。

    苏九却快他一步,将长鞭往旁边轻轻一甩。

    刺啦——

    刀刃顺着手臂旋转,伤口的肉往割的外翻白!

    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流淌。

    “啊——”

    第五瀛疼得脸色煞白,忙运转元气,封住了右臂的血脉。

    他眼神发红,怒火滔天的盯着苏九,整个人都在发抖。

    苏九随意地甩了甩鞭子,朝他笑了笑:“我的鞭子,少说也有一百多刀刃,就算你还清了本金和利息了。”

    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好似要这么放过第五瀛了。

    但是深知苏九脾性的祁绍和谢忱,隐约感觉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第五瀛站在原地,心里再愤怒,也不敢轻举妄动。

    画面就这么停滞了。

    两个元尊对战,快到其他人才刚刚对打。

    酒城众人及屠魔堂弟子正在拦截靠近金銮殿的人。

    大家都是元皇高手,还真是不能全部防住,以至于已经有人开始从其他地方进金銮殿了。

    麟霄悄悄趴在墙头,正愁着无聊,就看见几个护卫靠近了。

    他刚准备出手——

    嗡~

    空气忽然一僵。

    威压蜂拥而至,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绕过他,将墙外靠近的护卫,全部压制住。

    扑通、扑通、扑通……

    一个个就跟下饺子似的仰面朝天,摔在地上。

    麟霄:“……”我还是继续看戏吧。

    墙边一周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

    不等他们细究,就听见少年云淡风轻的声音:“不与金銮殿为敌的全部住手,今晚我包圆。”

    今晚我包圆。

    酒城的人和屠魔堂的人都没太听懂。

    然而,大面积的威压覆盖,像是渔网洒下,将所有人笼罩住。

    第五瀛面露阴狠,趁机出招!

    元气化为猛兽,张牙舞爪的冲出去。

    他不信对方能在释放大面积威压的情况下,还能快速的做出反击!

    他更不信一个刚从七阶元皇升级到二阶元尊的毛头小子,能够轻易的掌握元尊等级全部力量!

    可惜,他不知道,有些人生来就是强者,生而为战!

    换一句话说,即便苏九没有升级到二阶元尊,也是有办法弄死他的,之所以拖这么久,也不过是利用他升级罢了。

    苏九挑着眼尾,眼神冷酷:“我们的账还没算完呢。”

    她手中鞭子往上一甩,划出一道半圆。

    锋利的元气,覆在每一个刀刃上。

    长鞭甩出之际,青芒乍现,像是横着甩出去的月亮。

    巨大的风波在月亮周身衍起。

    哗——

    风波带着刺,将猛兽击的溃散,冲向后方的第五瀛。

    嘶啦——

    长而缓慢的声音。

    第五瀛身上衣服被撕碎,月光带着刀刃,元气贯穿他周身。

    强光,一闪而过。

    当啷一声。

    第五瀛手中长剑掉落。

    “……”

    万籁俱寂。

    众人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第五瀛扑通跪地,双手撑在地面,艰难的喘息。

    黏稠的血液,随着他喘息,从下唇滴落在地面。

    显然是受了重伤!

    那一瞬间,前来讨伐金銮殿的众人,后脊发凉,手里的武器,统统滑落。

    叮叮当当,各种碰撞的声音。

    苏九眼尾余光扫向众人,挺礼貌的:“都别急着投降,账还没算完呢。”她边说边走下台阶,“第五瀛,你差点要了二战一条命。本金我就大发慈悲,算你半条命吧?”

    半条命?

    众人紧张的吞口水。

    感觉他没这么好说话!

    之前二十八刀,就割了人家一百多刀,现在可是一条命呢!

    像是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想,就见少年站在最后一阶台阶,抬起脚,踩在第五瀛右肩:“利息,就算你第五家全体。如何?”

    温柔而轻慢的询问。

    呵——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条命,让人用整个家族陪葬,你可真是大发慈悲?

    酒城各大统领们愣住了。

    二战这个称呼他们并不陌生,能喊这个称呼的,必然是战流云亲近之人。

    他们知道苏九是主公心上人,却不知道对方竟然与战流云认识,甚至到了为他报仇地步!

    第五瀛浑身都是伤口,五脏六腑也受到了重创,他既愤怒又恐惧,“什么二战……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杀人何其之多,哪里记得杀了谁?

    苏九踩着他肩膀,半弯着腰,手肘随意的搭在膝盖上,轻轻点头:“看来,墨墨捅的四刀,一点也没让你长记性啊?”

    轻慢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