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西平城主跟第五瀛有仇

    第五家的护卫队是三小姐第五云栖带过来的。

    第五云栖长的很漂亮,但是有些艳俗,缺少一丝灵动,气质跟第五瀛很相似,浑身阴鸷。

    此时,她走在第五瀛身侧,阴腔怪调的:“竟然能让大哥束手无策,实属罕见啊?”

    第五瀛阴鸷的瞥了她一眼,“区区一个金銮殿,岂能让我束手无策?若非皇甫家和诸葛家不参与,早就把金銮殿给端了!”

    第五云栖撇了撇嘴。

    这句话的意思,还不是他一个人没法解决掉金銮殿吗?

    连元尊都解决不掉的金銮殿,如果她解决掉的话,那岂不是很有面子吗?

    她压下想法,叹谓:“若是七千万两,能把金銮殿清除,第五家的威严将更上一层楼,先恭喜大哥了。”

    正说着,第五瀛脚步骤然顿住。

    他一停下,所有人都停下了。

    两米外,金銮殿。

    门口两侧雕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金龙。

    庄重而威严。

    四个猎手站在明灯下,目光锐利,像是夜里的狼。

    平静如常,没有半点被困幻境的模样!

    众人:“……”

    所有的气势汹汹都变成了傻眼!

    第五云栖柳眉挑起,故意的问:“大哥,你不是说金銮殿被困在幻境了吗?怎么感觉,没什么变化啊?”

    第五瀛阴沉着脸,看向姜淮他们:“怎么回事?”

    没等姜淮说话,其他几人就自作聪明:“幻境幻境,这些肯定都是假的啊!这说明幻灵圣尊的幻境都做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了!”

    是吗?

    幻境不是针对走进幻境当中的人吗?

    难道说,幻灵圣尊的幻境已经登峰造极到了迷惑幻境外的人?

    要不然,实在是解释不通啊!

    总不能,因为他跟第五瀛有过节,故意没设幻境吧?

    以幻灵圣尊的地位,实在没必要因为第五瀛而毁坏了自己的名声。

    众人脑补出原因,才放了心。

    第五云栖眼底升起幸灾乐祸的笑。

    七千万两要是打了水漂,他这几乎接下家主之位的继承人,脸可就被打烂了!

    第五瀛暗暗磨牙,心里自然不安,骂道:“死老头,他最好是设幻境了,要不然,本少下绝杀令!”

    众人无言。

    第五家这几年地位高于其他三龙,已经飘了。

    以幻灵圣尊的地位,想要拉拢他的人不少,若是西亚那边的势力干涉的话,灭掉一个第五家,换到幻灵圣尊的帮助,那绝对是乐意之至的!

    绝杀令,搞不好就是自杀令了。

    可偏偏第五瀛是元尊高手,没人会在这个节骨眼杵他难看!

    第五云栖单手负背,满是信心的:“就算没有设下幻境,以我们第五家的护卫队,也不惧怕他们分毫!”

    众人都没吱声。

    第五云栖的自信来自于第五家快五百人的护卫。

    且她没有经历过金銮殿的猎杀,不知道金銮殿的恐怖之处,自然也就毫不畏惧!

    在场女子颇少,钟佳人算是能说得上话的,她抿起唇,柔声开口:“第五小姐有所不知,金銮殿的猎手阴险狡诈,不论是独孤护卫的猎杀游戏,还是血洗参与猎杀游戏的人,他们可以说……惨无人道。”

    第五云栖斜眼睨着她,“巧了,我第五云栖也不是善男信女!”她转眼,看向第五瀛:“大哥若是不敢去的话,小妹一个人去便是!”

    第五瀛面露讽刺,明显瞧不起她:“对付金銮殿是我们男人的事,用不着你一个女的指手画脚,少丢我们第五家的人!”

    半分颜面也没给第五云栖。

    表面上的平静被撕碎了。

    第五云栖指甲下入掌心,面上染笑:“这次是父亲派我来的,大哥这是不给父亲面子了?”

    第五瀛面色阴冷,没有说话。

    众人看的一头雾水。

    这不是在商量对付金銮殿吗?

    怎么这俩兄妹还要干起来的样子?

    姜淮眼神闪烁,趁着这个时机,悄悄地退出人群,顺着墙角,成功的绕到了金銮殿的后门。

    第五瀛灭掉金銮殿,他也得不到好处,不如和稀泥呢!

    首先,他得确定金銮殿的人究竟有没有被困在幻境里,到后门就用力敲门。

    由于白天幻灵圣尊的到访,今夜很特殊,门后都站在猎手,做迎战的准备。

    听见敲门声,曹铁趴在门缝,往外面看。

    孙端攥着武器,压着声:“来了吗?”

    曹铁愣愣地摇头:“就一个人。”

    兄弟们对视一眼。

    草,一个人也敢来金銮殿?

    不打他一顿,都对不起他!

    曹铁把门打开,招了招手。

    姜淮没多想,就靠近:“我是来通风……”

    ‘报信’两个字还没说出来。

    曹铁就把他拽进去了,紧跟着就是一顿暴打!

    让你丫的瞧不起们金銮殿!

    揍的连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一群人打是打爽了。

    孙端眨了眨眼,“刚刚他说什么……通风?”

    曹铁颠了颠脚:“嘶……通风……通风……报信?”

    孙端:“……”

    曹铁:“……”

    几人皆是一静。

    卧靠!

    两人赶紧把打的鼻青眼肿的姜淮拖起来,就往大殿里跑去。

    这一夜,是一点也不安静。

    空气一阵扭曲,空间被撕破,传来巨大的动静。

    灼华为首的各大城主和统领,就这么来到了恐龙城。

    在场修为最高第五瀛敏锐地察觉到了,冷厉道:“突然来了很多元皇,速去查看,怎么回事!”

    众人神色一变。

    他们能察觉到空气波动,却无法察觉对方的修为等级,以及人数!

    听见第五瀛的话,不免有些慌。

    万一有人黄雀在后,如何是好?

    第五瀛虽然自负,却不是莽夫,“先按兵不动,待查到来人是谁,再做打算!”

    他立在原地,却没有离开的打算。

    众人心里清楚,他是打算连夜搞清楚那些元皇来意。

    灼华进城,倒是目标明确,直接打听第五瀛的位置。

    以这段时间恐龙城的局面,第五瀛住在哪里,可谓人尽皆知。

    不等他们去福运客栈,就听到了第五瀛带领队伍去金銮殿的消息。

    南江城主兴致勃勃:“所以,咱们这是直接进攻金銮殿了吗?”

    “进攻金銮殿不是不可,但是心里膈应第五瀛!”

    “进攻什么进攻!“”

    陈鳌不耐烦的打断他们。

    他才不信主公让灼华来这里是为了为难金銮殿,以她明确的目标,说她是来为难第五瀛的还差不多。

    等等!

    陈鳌错愕的抬头。

    西平城主跟第五瀛有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